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全职高手/叶王】昨日之阱 - 4

各位考生加油哦~(好孩子是不会在考前刷lo的!)

传送门: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


叶修坐在城里最好的法式餐厅的大堂里。这是个离乐池很近的座位,又挨着落地窗,从这里能看到半个城市的暮景,与周围的桌子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如果不是动用了家族的关系,恐怕很难在短时间内订到这个位子。

为了这次会面,他难得地梳洗打扮,穿着高级正装,出门前打理了头发。王杰希帮他系领带时他轻描淡写地说,今晚你就不用去了,那时候对方眼中掠过的惊讶让他一直回味到现在。

只是接吻根本不够。

但他依然选择让王杰希回避,并且用反监听设备检查了全身。王杰希投过来的意味深长的眼神让他的灵魂兴奋得战栗。好戏开幕了,他想,你可不要令我失望。

在距离约定时间还有两分钟时,伴随着高跟鞋清脆的响声,一袭黑色裙装留着短发的年轻女士出现在他面前。

“唐小姐。”叶修彬彬有礼地站起身,替唐柔拉开座椅,自己随后入座。

唐柔抿着嘴静静地打量他。精致的妆容使她看上去比实际年纪更成熟些,红唇在餐厅的灯光下显得更加稳重,也更加危险。她拿着一只价格不菲的手包,尺寸刚好放进一支小巧的德林杰手枪、一支补妆用的口红和一面化妆镜。

叶修不动声色地扫视过这一切。

“没想到是在这种场合下再会啊。”唐柔微笑道。

“是啊,好久不见。”叶修点点头,“难为你能答应我这样无理的要求,大小姐难得不带保镖不带助手出门吧?”

唐柔把包放在膝盖上,“我能保护好自己,何况还有你呢,”她抬手把碎发弯到耳后,露出精巧简洁的耳钉,“毕业这么多年,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详细地说说吧。”


叶修在法餐厅与唐家千金会面时,王杰希正在本家陪叶宏喝茶纳凉。雨季里难得晴朗的夜晚,又正是满月,庭院里凉风习习,确是清爽。

“这阵子阿修还安分吗?”中年人小口啜着毛峰,慢吞吞地问。

王杰希用碗盖撇开茶叶沫,低头吹了吹,淡淡答道:“心里大概不安分吧。”

叶宏凉凉地笑了两声。

“他离家太久了啊。我在他这个年纪,已经是大哥的军师了。……也怪大哥,没有从小历练,如今回来……唉!”

王杰希只是喝茶,并不接话。茶是好茶,叶宏泡茶的器具和手法也讲究,雾气结顶,回味悠长,在潮湿的季节里品味最为甘冽。

叶宏的视线不着痕迹地落在他脸上,“可你不同。大哥留你在身边当个小小的秘书,实在是屈才了。当年我便同他提起过,但他说秘书用惯了离不开,迟迟不肯给你委派其他职位,现在……”

他话说一半,眼风收敛,一副闲适派头兀自饮茶,好似方才不过随口闲谈。

王杰希肃然道:“承您美意,不胜惶恐。”

“哎——要我说呢,你比叶明叶锦他们,也不差什么。你要是愿意来当我的顾问,再过些年……你想自立门户,咱们也好商量。”

他语气轻巧,语意却重。这话如果传到他那些亲信的耳朵里,还不知要引起多大风波。

但王杰希摇了摇头:“眼下大家长的位子空着,谁都不敢去碰。此时我不管为谁工作,难免引起其他人的不满,倒不如继续留在叶修身边——这对您也有好处,不是吗?”

叶宏眉峰一敛,盯着他瞧了片刻。

“也好,总得有个人照应阿修,可别让他捅了篓子。”


王杰希回到别墅时,女佣告诉他叶修正在后院里赏月。他愣了一下又笑起来,从冰箱里拿出两罐啤酒就往后院走去。

叶祯早年买下这处宅院,房子虽然不算大,院子却很宽敞,或许是为了让两个孩子有足够的活动空间。王杰希来到这个家的时候,院子里的秋千就已经在那里了。两兄弟过了热衷于荡秋千的年纪,也还是时常会来这里消磨时光。

叶修这时就坐在秋千上抽烟。他还穿着晚上去赴约的西装,领带扯松了挂在脖子上,原本用发胶固定起来的头发,被他随手抓乱了,软软地贴在额前。秋千架上攀爬的葡萄藤从夜色中垂下几枝,圆月和路灯透过那些郁郁葱葱的叶子在他脸上投下斑驳的影。王杰希从后门走出来时,叶修抬起头看了一眼,王杰希从花影间隐约看到了笑意。

王杰希不疾不徐地走到秋千架前,把其中一罐啤酒递过去。

“喝么?”

叶修虽然接过来,却皱起眉头:“你知道,我酒量很差。”

“多少锻炼一下吧。”王杰希在秋千的另一端坐下。秋千受力不稳,轻微地晃,但谁也没去跟它较劲,就这么任由它摇晃了一阵,终于稳定下来。

王杰希拉开自己这一罐,灌了一口,甚是清爽。

“怎么突然跑到这里……和唐小姐的会面不顺利吗?”

叶修耸了耸肩,姑且还是把啤酒打开了,“还好,但是这种事不可能一蹴而就,要重新获得唐氏的支持,我还需要一些准备。”

王杰希嗯了一声,在心里暗自揣摩这个回答的分量。

“我说,王老师,”叶修把啤酒罐举起来贴着额头,抬眼看着秋千架边缘探出的半轮月亮,“当年这棵葡萄藤是你种的吧?种下去的时候小苗才那么一丁点儿,我还对你抱怨说,这得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吃到葡萄啊。”

经他这么一说,王杰希也想起来,那时候叶秋每天都来给葡萄苗浇水,而叶修总是不屑地站在远处。

“所以,你吃过吗?”叶修从眼角看过来。

王杰希淡淡道:“这棵葡萄没人打理,肥力跟不上,叶子虽然长得茂盛,但果子又小又涩,根本不能吃。”

“是么。”叶修的目光微微一闪,终于开始小口喝起啤酒。他的酒量的确不好,喝到一半就把头靠在秋千的吊绳上,说话也变得慢吞吞的。

“如果从现在开始好好施肥……今年夏天我能吃到它结的果子么?”

王杰希捏着空掉的罐子,没有答话。

“呵……”叶修突然笑起来,从秋千上传来一阵颤动,“已经晚了,是吧?……不过没关系,我还可以等,明年,后年,三年,五年……然后总有一天……”

话音渐渐停了。王杰希扭头看过去,发现他已经倚着吊绳闭上眼,几乎睡过去了。

真是不争气。王杰希在心里叹气,顺手把他手里快要拿不稳的半罐啤酒接过来喝了,随后把人从秋千上架起来,叫了女佣来帮忙,连拖带拽才把人搬到楼上的卧室里。

叶修倒在床上就一副如鱼得水的样子翻了个身。王杰希无奈,遣走佣人把门关好,从鞋子开始一件一件地替他脱下来。

脱到只剩衬衫的时候,王杰希跪在他身上一颗颗解开扣子。年轻人的肉体如大理石雕塑一般,散发着天真的未经磨难的性感,王杰希解到最后一颗扣子,手指微微一顿,忽地被人揪住衣领,整个人向前倾去。

叶修口中残留着香烟和啤酒混在一起的微苦味道,舌尖像老友一般彼此问候,随后那只拽着他的手无力地滑到一边。

在王杰希开口之前,叶修笑着辩解道:“真不是装睡,我没力气了,现在是回光返照。”说着又挑衅般地舔了舔嘴唇,“你随时都可以要了我的命。”

“你的命不值钱。”王杰希擦擦嘴角,想要从他身上挪开。

但叶修屈起膝盖,用大腿前侧在王杰希胯下蹭了蹭。

“今晚做的话,就得辛苦你自己动了。”

王杰希也不着恼,右手伸进他两腿之间,在靠后的地方轻轻按下去:“不用那么麻烦,我不介意你用这里试试。”

但他知道叶修是真的支撑不住了,那双原本就懒慢的眼睛,这会儿几乎睁不开,呼吸一次比一次绵长。

尽管如此,叶修依然望着他。

“你有心事,”他摸摸叶修的脸颊,干燥而微微发烫,“出什么事了?”

这让叶修终于闭上了双眼,那些挽留的姿态也随之收回,年轻人倦怠地舒展肢体,所渴求的仅仅是一夜安眠。

他于是下了床,关了灯,在准备关门时听见黑暗中传来一句梦呓般的声音。

“你要等我,王杰希。”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

时间已经不早了,但他还是拨通了刘小别的号码。电话“嘟”了几声被接起来,刘小别声音有些紧张。

“先生,您有事?”

“说了不要叫我先生,”王杰希顿了顿,“之前让你在唐家安插人手,没什么问题吧?”

“是、是的——”

“从现在开始密切监视唐家的资金动向,特别是新城马场的那个项目,有任何动作,立刻告诉我。”

电话那头传来杂物的声响,似乎刘小别正在翻找纸笔做记录。

“另外,挑几个机灵点的人盯着叶修,最好是生面孔,不用跟得太紧,我只需要知道他每天去了哪里见了什么人,别让他觉察,明白了?”

“明白!”


三天后,王杰希接到刘小别的电话。

“您让我们留意的那个马场项目,原本资金有半数不到位,唐氏一直没有动静,但是今天突然决定要对外寻找合资方,各个家族都接到了消息。”

王杰希并不感到意外。

“本家那边什么反应?”

“二当家把消息扣下了,看样子是不打算参与。”

“那么,其他家族呢?”

“大部分还在观望,只有一家出手了……”

王杰希左眼皮一跳,下意识地换了一只手拿着手机。

“说。”

“是陶家。”


TBC


【下一章】


我没踩刹车啊!我根本就没打算酒驾!!!

评论(27)
热度(340)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