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全职高手/叶王】昨日之阱 - 7

我不管我就是要做坏事!【青蛙乱舞.gif

传送门: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


就在两天前,叶氏所有的“龙泰”酒店内,发生了一起命案。

王杰希做生意很聪明。像龙泰这样高级的酒店,并不直接从事非法的行业,但如果有人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来做些见不得人的事,就能够在这里找到机会。知秋会给这些人提供场所,从中收取高额的租赁费用,只要不直接参与其中,一旦出了什么事,酒店一方可以轻易脱身。

这次的事,是一名便衣警察追踪凶案线索摸到了龙泰酒店,小警察不清楚这里的底细,直接闯进客房拿人,结果误打误撞遇到一个小帮会在这里谈生意。帮会的人误以为便衣是对头派来的杀手,当即就开了枪,害得小警察无辜送命。

出了这样的事,警局方面自然是要来调查的。照理说这件事与酒店方面关系不大,但警方介入时来势汹汹,与新上任经验不足的经理肖云起了口角,知秋会的人反应过激亮了枪,结果被警方统统押去拘留了。

王杰希在龙泰酒店走了一遭,摸清情况,就往第三分局去。一行三人到了警局门口,叶修瞧瞧邱非,少年人的紧张都明明白白写在脸上,索性就叫他在警局外面等着,自己陪着王杰希去提人。

知秋会的人有合法持枪许可,酒店监控也没有拍到袭警的证据,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把人保释出来并不难。本城警界高层收受黑帮贿赂也不是一两日了,底下的人自然知道不该轻易和知秋会对着干,这次的事如果不是碰巧遇到第三分局有名的“刺头”,倒也不至于动劳王杰希亲自走这一趟。


韩文清见着王杰希,只抬了抬眼皮,就从桌上抓了张表格推过去。

“老规矩走程序,保释放人。”

叶修在一旁扫了一眼名牌。韩文清这人在整个城市里都小有名气,为人硬气耿介从不收受贿赂,与黑道一向水火不容。名牌上写着“第三分局凶案组组长”,想来那个被杀的年轻警察该是他手下的人。

王杰希与韩文清是“老熟人”了,韩文清瞧不惯他们这些衣冠楚楚做着“合法”生意的黑道中人,也不愿意和他多话。但叶修于他是新面孔,理所当然就多瞧了两眼。

叶修索性走上前去伸出右手:“韩警官,久仰了。”

韩文清生着一张挺板正的脸,偏偏眼神凶恶,右侧眉骨上有一道显眼的伤疤截断了眉毛,如果不是坐在这警局办公室里,只怕比叶修和王杰希更像黑道。

“这位是?”

“是我们家少爷。”正在低头填表的王杰希替他答道。

韩文清哼了一声,反复打量叶修,像是要从他的眉眼间找出几分与叶祯的相似之处来。

王杰希抬起头对叶修说:“韩警官是老爷那个案子的负责人。”

他在人前一向称叶祯为“老爷”,叶修理所当然就是“少爷”,礼数周全滴水不漏。

韩文清勉为其难地朝叶修点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既然这么巧,”王杰希填好了表,站直身体,“案子有什么进展,韩警官不妨也给我们说说。”

叶祯当众被杀,虽然众人心知肚明这是黑帮之间的争斗,但警局还是立了案。如果换作旁人,也不会真去追查凶手,唯独韩文清眼里最是揉不得沙子。在他看来,尽管黑道五大家族作恶多端,可凶案就是凶案,该查还是得查,他就算再怎么瞧叶氏不顺眼,眼下叶修也只是被害人家属而已。

他皱了皱眉,虽然不情愿,但还是说道:“我们抓到了开枪的人,是个职业杀手,受雇于人,嘴巴硬得很,我审过了,没什么用。像他这样的‘枪’我见得多了,对雇主根本一无所知,如果找不到幕后的主使,不过就是个弃子。”

说着他拿手里的铅笔在桌面上敲了敲。

“你们要是了解到相关情况,请在第一时间联系警方,不要私下解决引起更多事端。”

最后这一句说得颇为生硬,想来也知道这不可能。

叶修等了一会儿,见他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便追问道:“可以让我见见那个枪手吗?他受雇于哪一个‘杀手公司’,之前接收到什么样的委托,这些你们问出来没有?”

韩文清冷冷瞥了他一眼。

“恕难从命。无可奉告。”说完就站起身,朝王杰希抬了抬下巴,“跟我走。”

王杰希留给叶修一个警告的眼神,跟着韩文清去保释龙泰酒店的人了。叶修站在重案组的办公室里也不太得劲,抓住旁边跑腿的小警员问了洗手间在哪里,就溜达着走过去,进了最里面的隔间。

出来洗手时,有个警员就在他旁边。他想了想,刚才进去时,这个人好像就在这里了吧?

对方恰好抬起头,从镜子里看向他。是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戴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

叶修笑了,擦干手直起腰来,仿佛漫不经心地说:“林警官,哪儿能抽烟啊,您给指个道呗?”


就在两年前,林敬言还是N城某黑帮的卧底,化名唐三打,在帮会里混着一个不上不下的差事。那时候他不戴眼镜,细长的丹凤眼看上去更危险些,又瘦又高长手长脚,可打起架来凶狠得不要命。

“看来黑道和警察,也就差这么一副眼镜嘛。”

叶修和他并肩站在警局后门外铁栏杆边,正对着一条脏兮兮的小巷,除了偶尔有平民小孩子疯跑而过,几乎没有正经的行人。两人各自叼着香烟,用同一只打火机点起来,叶修背靠着栏杆,他正面撑着,中间隔着半米远。

“你就别挖苦人了,唉——我本来都快戒了。”

叶修笑着吐出一口烟:“戒几回了?”

林敬言想了想,“第八回吧。”

“何处高就?”

“档案室,是真清闲。有时候想起那几年在呼啸的日子,还觉得骨头缝里发痒。”

叶修在他背上捶了一拳:“醒醒啊老林,你一卧底,都洗干净重新开始了,瞎伤感什么。你家小朋友知道了还不气死?”

林敬言点头笑笑,感慨万千挤出一句:“多承你照顾他。”

“不敢当,我也就是捎带手。方锐现在过挺好的,你抽空见一面吧,别老躲着,还能躲一辈子么。”

林敬言只是苦笑。

叶修弹弹烟灰:“哎,扯远了。你找我是有事吧,赶紧说,耽搁久了不安全。”

“是,”林敬言把半截香烟丢地上踩熄了,烟头踢到路上去,“你家老爷子那事儿,我碰巧看了审讯记录,专程来给你提个醒儿。”

叶修直起身来,把方才那点戏谑都收了,等着他往下说。

“老韩他们抓住的那个凶手,隶属‘暗门’。这伙人做事很干净,也足够小心,警方一直抓不到什么把柄,得靠你们自己去查。”

他顿了顿,像后悔丢了那半支烟似的,把刚才拿烟的手指凑到鼻子底下深吸了一口。

“还有,虽然实际动手是在被害人下车后、走进建筑物之前,但其实他们提前掌握了你父亲的行动路线,在沿线都安排了人手,只是那些人没有找到狙击的机会,所以才轮到最后这个人近距离开枪抹杀目标。所以说……”

林敬言停下来,眼神往叶修那边瞟。后者面无表情地把烟抽到最后一口,随手丢到台阶下面。

“叶家有内鬼。”

林敬言颔首,不再多说,拍了拍叶修的肩膀,转身要走的时候,看见一个穿西装的男人站在警局后门口。

一直望着门边的叶修,就这么盯着门口的王杰希。

林敬言像是明白了点什么,推门走进去。王杰希侧身给他让开道,随后走出去站在叶修身边。

“事情都办完了?”叶修双手插在口袋里,隔着衣服按住腰间格洛克的枪柄。

王杰希没有答话。

叶修长吐一口气,顺着台阶走到小巷里。


接连几天,叶修都跟着王杰希处理家族事务。叶祯在世时,叶家的产业大部分进行了名义上的合法化,尽管还做着灰色地带的生意,也常用些不正当的手段,但至少在日常运作上日趋平稳。因此代替他打理这些事情的王杰希,在很多时候更像是一个商人或者律师。

那天林敬言透露的消息,叶修没有再同王杰希讲起。他相信王杰希已经开始着手调查,假以时日就会有所收获,但那太慢了,就算他有耐心,他们藏身于黑暗中的敌人也不会那么好心。

这件事得按照他自己的节奏来。

傍晚时从赌场出来,叶修看了看时间,提议干脆在城里吃晚饭。王杰希挑了一家口碑上佳的牛排,距离停车场有一小段距离,用餐后就顺便走走消食。

离开餐厅二百米,一直默不作声跟在他们身后的邱非,开始频频回头。

叶修也在这时顿住脚步,朝身后看了一眼。

“几个人?”他问邱非。

少年目光炯然,答得毫不迟疑:“四个。”

“能解决吗?”

这话其实不必问。少年摸了摸自己藏在夹克里的柯尔特三角精英,这是佣兵们常用的装备,他熟悉这支枪就像熟悉自己的手指。

叶修点头:“去吧,小心点。”

少年人一转身,豹子一般消失在街巷的阴影里。

王杰希把伯莱塔放在外套口袋里握着,侧过身去听远处的动静——但什么都没有。

他警觉地看向叶修。

一枚红色的激光点,不知何时悄然落在叶修肩头。

“小心!”王杰希伸手去推,但叶修动作比他更快,整个人纵身撞上来,直接将他撞倒在地上。

他就地一滚,只听耳边一声枪响,竟是叶修先朝斜上方开了枪。

“他们的目标是我。”

叶修丢下这一句,拔腿在夜色中狂奔。


“该死!狙击手!你是白痴吗?!别管叶修了,给我解决掉王杰希!”

唐昊狠狠摔掉望远镜,带着手下从隐蔽处追出去,一边跑一边拿出枪,朝着耳麦里喊道:“缠住那个佣兵小子,无论如何不能让他脱身!”

耳机里声音乱糟糟的,显然正和邱非纠缠,分身乏术。唐昊气得把耳麦也给扯下来丢掉,自己追向叶修逃脱的方向。

他确信叶修跑不掉的。对方单枪匹马,听说还是个任性离开家族多年的废材少爷,如果不是大小姐下令要抓活口,他早就乱枪打死了。

入夜后的巷子里少有行人,奔跑的脚步声根本无法掩饰。他一路追着叶修拐过几个路口,对方的速度明显慢下来,他已经看到那仓皇逃窜的背影。跑在身边的人直接开了枪,子弹在叶修脚下的影子里炸开,他闪身躲到路边垃圾桶后面,开枪反击。

枪声在身侧砰砰作响,唐昊不得不寻找掩体躲避,默数对方弹匣内的剩余,可就在他避让的片刻,对方仿佛算准了时机,毫不迟疑地从垃圾桶背后冲出来,一边开枪一边倒退着闪进阴影里。

唐昊没想到对方如此难缠,头脑一热就不管不顾地跟了上去。


格洛克21手枪能容纳十七发子弹,但叶修从不打完最后一发。在他还不到训练场上的固定靶那么高的时候,王杰希就告诫他,永远不要在你的敌人面前打空弹匣。

在打掉十五枪后,他一边奔跑一边垂下手,半空的弹匣咔哒一声落在地上,他从怀里摸出新的填装进去。追兵锲而不舍,从后方以及右侧包抄过来。他一边移动一边打爆了路灯,将自己隐没于暗处,听声辩位朝着右边的巷子口开枪。有人惨叫着倒下,他在心里数着:第一个。

他贴着肮脏的墙壁挪动步子,身后的追兵中跑得最快的那一个最先冲入黑暗中。他盯着那人的轮廓,在他打开军用手电筒之前冲出去,一记肘击将其打翻在地,把掉落的手枪一脚踢开,弯腰拾起手电筒。

第二个。

他背靠着墙角喘气,感觉到心脏已经适应了节奏。

过去的二十五年里,他与人搏命的情形屈指可数。尽管他从十一岁起就跟着王杰希学习枪械和搏斗,可是在十七岁之前他唯一一次暴力行为也不过是在欺凌女同学的小混混脸上揍了一拳。那一拳让他招惹上一群不识泰山的地痞,在他十七岁生日的第二天,埋伏在他放学的必经之路上。

他还清楚地记得,自己毫无防备地挨了一闷棍,醒来时被绑在一间废旧仓库里。那些面目模糊的甲乙丙丁轮番对他羞辱殴打,而他怀着异乎寻常的冷静在背后解开双手,将一口混着血丝的浓痰吐到距离自己最近的那张可憎的脸上。

自幼磨练的格斗技巧完全爆发出来,他赤手空拳冲进人群中。那一刻他来不及想,却已然顿悟,就像被豢养多年的幼狮终于遇到属于自己的猎物。

正如此刻,他的心脏剧烈跳动,血液几乎沸腾,可意识却出奇冷静。他耐心地与对手周旋,且战且退步步为营,将对方引入一条死胡同。

弹匣换到第四个,他吐了口气——这是最后一个了。他的对手至少还有三个人,或许还不包括藏匿在楼宇间的狙击手,但戏剧接近尾声的压迫感令他兴奋不已,幸好持枪的手没有发抖。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向他冲来。他左手反手握着军用手电筒,在极近的距离突然打开,过分明亮的光线晃住了对方的眼睛,他趁机朝脚下开枪,在男人的哀嚎声中用枪托狠狠地击在对方后脑。

但这样一来,他的位置完全暴露在另外两人的视野中。他看到其中一人猱身扑上,而另一个站在巷口处举枪瞄准。叶修低笑一声,全然不顾那支枪,与近处的人战成一团。对方的格斗技巧纯熟狠辣,绝非等闲之辈,不仅处处封堵他的拳路,还步步紧逼将他挤到角落。

在肩膀触到墙壁的瞬间,叶修终于等到了最佳时机,猛地向侧面翻滚,同时连开三枪,射向那人斜后方。

“混蛋,打哪儿呢!”对手骂了一句,正要飞起一脚,却有一支冰冷的伯莱塔,鬼魅般抵上他的脊梁骨。

“停手。”

那人背后传来王杰希冷静的话音。而这时,巷口的枪手也捂着膝盖倒下去。

“我认得你——唐昊,唐氏本家的行动队长,年轻有为的‘清道夫’。”王杰希没有去看倒在地上的叶修,而是用枪顶着唐昊,将他撵出巷子。

“你——我明明派了人——”

王杰希挑起半边眉毛,嘴角弯起微妙的弧度:“这就是你小看我的代价。”


叶修坐在地上,手里还握着枪,弹匣尚余十发子弹。

他看着王杰希把那些人一个个拖到巷子外,枪声响了三次,王杰希最后一边收枪一边走回来时,在路灯昏黄的光下仿佛邪灵的影子,脚步极轻而路线笔直,直向他心底直刺过来。他嗬嗬笑出了声,把格洛克丢到一边,背靠着墙一点点站起身。

十七岁那年,这个邪灵驾车撞开了废弃仓库的大门,用拳头和枪口终结了那一场惨烈的争斗。他把浑身是血的少年从地上捞起来,丢上副驾驶座,倒车驶出仓库。那时少年也是嗬嗬地笑着,满嘴血腥的味道,心跳如擂鼓,在一盏盏驶过的路灯光线里,肆无忌惮地看着这个男人。

“没事吧?”三十六岁的王杰希站在他面前,微微弯下腰,检查他是否受了伤。但叶修捉住他的衣襟,盯着他那张比记忆中更加瘦削、更加成熟内敛的脸。在不为人知处发生的激战仅仅只是弄乱了他的发型。

叶修用手掌贴在他的胸口,心跳出卖了他的冷静。

“再好不过了。”

叶修用力吻了上去。


十七岁的叶修猛然揪住王杰希的衣领。正在开车的青年方向盘一滑,车子歪向人行道,仓皇间王杰希一脚刹车踩到底,惯性让两人东倒西歪,幸好最终安然停在路边。

夜路无人。就算有,叶修也不在乎。

他在王杰希愤怒发作前贴住那两片薄唇。

王杰希对偷袭毫无防备,牙关紧闭,僵硬地被吻着。叶修不得不捏住他的下巴,侧过头将舌头连同血腥味一同送进他口中。

年长的保护者很快反应过来,不由分说地把人狠狠推开。

但叶修笑得愈发无所顾忌。不久前在废弃仓库里的那场恶斗让他几乎丢掉性命,难以平复的心跳和血气在王杰希唇上终于有所皈依。少年人的叛逆与迷惘在这时幡然醒悟,他恨不能为这新发现高声欢呼。

于是他毫不气馁地再度吻上去。王杰希再一次推开,攥紧了拳头几乎想要出手,但叶修身上早已满是血污,或许还折断了肋骨。王杰希下不去手,叶修就有恃无恐地探身过来,膝盖跪在驾驶座边缘,左手撑着靠背,右手依然抓着王杰希。

王杰希推开了很多次,可是叶修始终固执地贴上来,直到彼此口中都已满是腥锈味道,呼吸也痴缠在一起。

不知多久之后,叶修整个人压在他身上,双手攥着他的前襟,脸贴在他的胸口,笑得欢欣鼓舞。

“老师,我想我喜欢你。”


【列车到站请抓稳扶好:7e5d47faly1fgook6gujtj20c80ktaax.jpg


“……真是个疯子。”王杰希低喘着摆脱他,提上裤子四下张望。邱非并没有赶来,或许他遇到的阻碍比预想中的麻烦。

“唐氏出动了他们最优秀最年轻的行动队长,”王杰希摘掉眼镜收进上衣口袋里,抬手把头发向后梳理,“虽然凶险,但你已经达到目的了。”

叶修望着他,眼角弯弯一笑,把地上的格洛克捡起来。

“还没有。”

他把枪换到左手,迅速而无征兆地,对准自己的右肩开了一枪。

王杰希瞪大眼睛。

叶修踉跄退后一步,垂着右手,左手艰难地把格洛克收起,竟仍从嘴角挤出一点笑意。

“现在是了。”


TBC


【下一章】


糖糕宝宝没领便当!!!(但愿有人关心他23333333

小叶真是病不清(突然兴奋.jpg

评论(77)
热度(339)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