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全职高手/叶王】昨日之阱 - 8

交通法规定上肢运动不正常的人士不可以驾驶机动车,所以我们只好……开手扶拖拉机!!!

传送门: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


这声枪响终于将邱非引导至这条黑黢黢的断头巷。王杰希愣了一会儿,在叶修摇摇欲坠的边缘伸出手去揽住他,把他未受伤的左手架在自己肩上。

邱非看上去有些紧张,身上几处擦伤都无大碍,只是因奔跑而喘着气。

“已经没事了,”王杰希对他说,语气接近于安抚,“伤在肩膀,不致命,我们回家再说。”

邱非点点头,上前去想要替换王杰希,被叶修摆手拒绝。

“都解决了?”叶修因枪伤而皱起眉,额上渗出细密的汗水,声音轻微地发颤——但他靠在王杰希身上,从巷子里一步步走出来。

“是,”邱非顿了顿,“对不起,我来迟了。”

“不迟不早,刚刚好。”叶修笑笑,暧昧地朝王杰希眨眨眼,后者仿佛心无旁骛地扶着他往前走。

叶修吊着唐昊的手下在这附近兜了个圈子,这里距离他们停车的地方并不远。王杰希把人扶上车,自己坐进驾驶座,刚要开口嘱咐,就见邱非已经熟练地做起了应急处理。

“佣兵营还学这个?”叶修越疼越是笑,忍不住想逗这孩子玩。

可惜邱非只答了一声“是”,就再不说话了。

王杰希发动汽车,一路风驰电掣开回位于郊区的别墅。

他没有请私人医生,和邱非一道处理了伤口。那一枪角度把握得很好,运气也不错,子弹擦着骨头贯穿了肌肉组织,清创缝合之后只要好好养着,不至于留下什么麻烦。

但伤疤无可避免。他看着叶修裸露的上半身,心想这只是一个开始,从今往后这具年轻的身体将会被黑暗中的巨兽慢慢啃食,由皮及骨,血肉淋漓。如若足够坚韧,灵魂得以幸存,就让巨兽化做自己的身躯活下去。

他都知道,因为这一切,他都完完整整地走过一遭。


“我就这么好看?”

王杰希突然醒觉。叶修正坐在床边盯着自己笑,伤口缝合包扎完毕,也打过了破伤风针,邱非留下了输液注射器,被叶修遣了出去,而王杰希意识到自己刚才罕见地出了神。

“在想什么?”叶修朝他招招左手,他就顺从地走过去帮他脱掉碍事的衣服。

“在想你真是一点都不像你父亲。”王杰希恢复了冷淡的语气,三两下把人扒得精光,翻出柔软的睡裤替他换上,又给裸露的上半身搭上一条薄毯子。

叶修理所当然地被他照顾着,右手稍有动作肩膀就疼得钻心,一边抽着冷气一边还要说:“老头子不是不愿意冒险——他是没有冒险的必要。我不一样,不把水搅浑,就只能坐以待毙。”

王杰希拿起吊瓶挂在架子上,接上注射器,在他的右手背上拍拍打打,随口道:“你是打算让邱非把今天的事告诉陶轩,然后守株待兔,引蛇出洞?”

“蛇会来的,因为他必须比其他人更谨慎。”针头刺破叶修的皮肤,他松开握着的拳头,趁着王杰希弯腰的时候近距离打量这张专注的脸,“你只要管住家里这几张嘴就好。”

王杰希用医用胶布固定好注射器,直起身去调节点滴的速度,冷笑道:“你就不怕我出卖你?”

叶修用能动的左手捉住他的腕子,指腹在他掌心轻轻揉捏,刻意压低了声音,用气声咬着字句:“如果你有那个意愿,我不胜荣幸。只是切记把我吃干抹净挫骨扬灰,再请几个高人来开坛设法,免得我夜夜入你梦中纠缠不清,将你敲骨吸髓一并拉到无间地狱里去同生共死。”

王杰希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一副无动于衷的冷淡神情,只是眼底藏着几分戏弄的笑,末了俯身下去赠他一个不轻不重的吻。

“看来地狱与此处也没有什么不同。”

叶修心满意足:“我就当这是句情话。”他拍拍王杰希的手背,“你去休息吧,如果半夜麻药过了,我会喊得整栋房子都听到。”

王杰希耸肩,给他留下一盏伸手就能摸到的床头灯,拉开门背对着他摆摆手走了出去。

叶修躺下,看着灯光投映在墙上的橘黄色光圈。这一晚发生了太多事,他总算迈出了反击的第一步,久违的行使暴力的快感潮水般涨满他的心脏,现在又冷漠地退去,只有肩上隐隐作痛的枪伤像一条捕获猎物的毒蛇牢牢地将他缠住,毒液一直流淌到灵魂深处。

吊瓶里的药水像沙漏一般流逝着,他回味着王杰希最后那句话,或许这就是他们在这个世界里的生存方式,但如果他能抓住王杰希缥缈的心思,那么这个地狱也不算太糟。


在十七岁以前,叶修从未对王杰希有过什么不寻常的想法。他们在同一屋檐下生活得太久,彼此好像亲人,甚至对叶修来说,比父亲更加亲近。可他从不把王杰希当长辈——只不过年长几岁罢了,没有什么大不了,更何况王杰希向来对他有求必应,在少年人的原始本性里,他或许是把对方看做自己的所有物,理所当然地索取一切。

但他逐渐感到某种不满足,尽管王杰希所做一切一如既往无可指摘。那种隐约的焦躁像沙漠的夜幕下悄悄啃噬肢体的蚁虫,畏惧哪怕最微小的光亮,栖身于黑暗中一点点地骚扰他、侵蚀他。他开始怀疑自己因为某些无关的缘故迁怒于亲近之人,为此对王杰希抱有微妙的歉意。然而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这份焦躁并没有缓解分毫,反而愈演愈烈,直到那一天王杰希开着越野车撞破了废弃仓库的大门,他终于在突入的灯光中看清了自己心底盘桓的邪灵。

搏斗过后一片茫然的大脑,全负荷运转的心脏,满身的伤痛,连同多日来的焦躁不安——所有这些都在突然之间平静下来。他坐在车上,视线因后脑挨了一下而有些模糊,王杰希用关切的语气询问他是否能支撑到医院,而他什么都听不清楚。

在他给这份平静找到一个恰当的名字之前,身体已经先于头脑行动起来。

他吻了王杰希。

在那个充满占有与对抗的吻中他确认了自己的爱情。


回忆令叶修做了个好梦,但随着麻醉针药效退去,不动声色侵袭而来的疼痛撕开那份宁静让他一身冷汗地惊醒。台灯还亮着,床头放着一杯凉开水,他用完好的左手端起来一饮而尽。

现下是半夜两点,距离上一针麻醉刚好三小时。他咬牙坐起来,背靠在床头。吊瓶已经快要见底,他索性自己拔了注射器,忍着疼痛思考是不是该叫醒王杰希,让他给自己再来一针利多卡因。

就在这时房门开了,他所想之人站在门口,有些惊讶地看过来。

“我想你的麻醉和点滴差不多都……是痛醒的吗?”

王杰希走到床边,眉眼间带着惺忪的倦怠,情绪松懈下来便流露出久违的关心。他看到叶修苍白的脸色和汗湿的头发,叹了口气把手掌贴在发烫的额头上。

“发烧了。”

他的声音和手掌一样温和而沁凉,此刻对叶修而言无异于甘泉。伤员行使了理所应当的特权,捉住那只想要抽回去的手,把左侧的脸颊贴上去。

王杰希无动于衷:“你需要镇痛和消炎药。”

但叶修盯着他的眼睛,瞳仁在泛黄的灯光下映出温润的琥珀色。

他说,我需要你。

王杰希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在床边坐下,手还被抓着,有轻柔的吻落在掌心。

“你想要我做什么?”这几乎是他面对伤患所能做出的最大让步了。叶修毫无疑问知道他的软肋,在这种时候示弱永远是让王杰希束手无策的战术,他自己当然也清楚这一点,然而软肋之所以成为软肋,就是因为他根本无计可施。

但叶修深谙循序渐进的道理,从诸多话题中挑拣了最平淡的一个:“你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王杰希挑了挑眉:“你不是都调查过了?”

“能查到的都是无关紧要的,”叶修把左手放下,依然扣着他的手指,“我以为你会离开这个家。”

王杰希忍不住笑了。从他第一次见到叶修直至现在,这个问题不知被问了多少遍。你为什么而来,为什么不离开,为什么要做这些非你所愿之事,究竟是什么把你束缚在这里。

他想叶修或许隐约地渴望某个答案,用这个答案将他们紧紧地绑在一起。

可那不是真的。

至少,那不是全部。

“那你又为什么回来?当年明明信誓旦旦说要和叶氏划清界线,再不踏进这个家门。”王杰希用另一只手轻拢着叶修微潮的发丝,并不等待他回答,“你知道,像我们这样的人,起初或许期待过别的人生,被不可抗力推着走到了现在的地方,可如果让你再活一次,也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这便是你自己的路了。”

他顿了顿。

“你只需要知道,我从没有后悔过。往后你无论做什么,也都不要后悔。”


叶修静静地望着他,将细微的情绪都藏在昏黄光线背后深沉的暗影里。他抚摸着王杰希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心想此人何等狡诈,避重就轻的本事炉火纯青,哪怕已经过去整整七年,自己在他面前依然是个好哄骗的孩子。

“可我是真的嫉妒。”叶修稍微用了点力,把人往自己身前拉。王杰希穿着光滑的开襟真丝睡衣,扣子松松垮垮地挂着,他凭着记忆摸到对方的右肩,隔着衣料用拇指轻轻按下去。“让你拥有这样觉悟的人,不是我。”

王杰希眨眨眼,那困惑不像是装出来的:“你在说什么?”

“我说,我嫉妒,”叶修凑到他肩上,用鼻尖轻轻蹭着,“那个在你身上留下这些痕迹,雕刻你的灵魂,将你揉捏成如今这个形状的人,我嫉妒他。”

他轻而易举地解开王杰希的领子,把领口拉到肩膀以下,露出一块经年的旧伤疤。

那也是一道贯穿伤,如今疤痕淡去留下不平整的浅色皮肉,依稀可见缝合的痕迹。

“我听说这是你替老头子挨的枪。”

他半仰起头看着王杰希,灯光下琥珀色的眼睛像某种危险的肉食动物,悄无声息地接近,用柔顺的姿态百般纠缠,只为在最后做出必杀的一击。

王杰希眼看着自己的一颗心在短暂的寂静中缓缓沉入无尽的深海。

“你是故意——”

叶修猛然咬上猎物,唇齿并用,要将那块带着疤痕的血肉撕咬开似的,在他肩上吮出一块鲜红的血斑。

“脱掉,”他松开口,冷冷地注视着王杰希微微泛红的眼,“让我看看你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秘密。”


【带伤驾驶小朋友们不要学:7e5d47faly1fgu2o08hhaj20c81m276h.jpg


TBC


【下一章】


写完了发现这一章信息量巨少,这俩人腻歪个没完,小心天国的叶老爹托梦哦!

如有医学相关bug请指正,毕竟我和帮我查资料的亲友都是朴素的理科生233333

关爱割腿肉人群,人人有责!

评论(55)
热度(344)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