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故事外的故事

现在不太去计算自己写文有多久。中学时代每天从课间、午休、放学回家后挤出时间来偷偷手写原创小说,读者局限于一只手都数得过来的闺蜜,自娱自乐的感觉也很不错。本科时候被室友拉进同人,才知道有读者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有人等你更新,有人给你回帖,有人喜欢你的文,有人喊你“大大”、“太太”甚至“女神”……这都是令人膨胀的事情,让你觉得自己挺了不起。

我有一些文手朋友,这些年来渐渐从同人转向原创领域,或者从事一些非小说作品的创作,不管是深是浅,都是向文字工作者的领域迈出了步子。我祝福她们,诚心来说,也是羡慕的,但自己受限于专业背景和各种各样的人生规划,始终没有把写作当做主业的打算。之前有朋友给过我机会和邀请,我也百般婉拒了。有时候想想觉得可惜,但也没太后悔——如果后悔的话,任何时候去做都来得及。只是觉得自己在文字一道上,眼界阅历经验和天赋都浅薄得很,安心写写文,有人看没人看都这样了。

但在网络上写同人这几年,的确有几件事情是让我格外触动的,触动到想趁着自己还记得,好好写下来讲给别人听。


四年前刚进全职圈,出了第一个本子的时候,在那个CP几百号人的大群里,有一个陌生人突然跑来单敲我,劈头盖脸说了一通读后感。并不全是褒奖的话,但无论是优点还是不足都说得很到位,让人觉得这个读者非常厉害。

后来我和这个读者大大(此处敬称表示我对她的喜爱之情)成了线上线下的朋友,每年我去老家探亲,和她同城,还都要约上一顿饭。

这样的人不止她一个。

我曾和一位coser大大在异国他乡面基,她是我的读者,我是她的颜粉。美国东北冬天冷得要死人,我感冒躺在床上,她从网上买了止咳糖浆邮给我。我对邻近的城市有着难以言说的痛苦记忆,是她拉着我吃喝玩乐让我有走在城市街道上的勇气。春天还没到的时候,她带我去游乐场坐过山车,结果玩了两个项目就被冷风吹回了酒店里。

我曾和一个二次元的亲友,在暑假里环美旅行,坐在横跨东西的帝国建造者火车上,对着路上所有的一切大开脑洞。我曾和一个台湾的读者大大,相约在岁末的香港红磡,一起听歌神的演唱会一起在维港看焰火跨年。

这些时候我想幸亏我有写文,不然大概一辈子也不会有这样的经历。


我写琅琊榜的时候,曾经在微博上很随意地发了一句牢骚,说想要个日本代购,结果一个读者妹子主动来联系我。她说她去日本留学,箱子里带着我的同人本,跟着她漂洋过海,所以想要为这个本子的作者做点什么。

我因为出本找不到封面画手的时候,有一个粉了我多年的姑娘在Q上敲我,替我牵线搭桥。

我受过很多读者的帮助,收到过她们的馈赠的零食。某一次北京囧神展的前一天,我说我感冒只想喝热水,然后那一天就有姑娘带了热乎乎的矿泉水,抱在怀里送到我的摊位上。


再说到某一篇文,大约因为我是真情实感地写,收获了很多真情实感的读者。她们在评论和私信里和我分享她们相似的窝心故事,完结出本后的长评纷至沓来洋洋洒洒。我尽可能地给每一个长评的姑娘都寄去了跨国明信片,不知道除此之外还能如何表达我的谢意。我收到二次同人,兴奋得睡不着觉。我在B站上传了宣传手书,几个月后偶然去看,发现有好心人给我配了野生字幕,弹幕里一条条刷着文里的台词。

那时候我是真心实意地感动得想哭。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可以通过这种方式为那些素昧平生的人带来一些触动,哪怕只是一时一刻,曾经进驻她们心里,进入她们的生活,甚至为她们带去一些微小的、不被察觉的改变。我想这是比得到多少热度、卖出多少本子都更令我快乐的事。


因为这些事,因为这些人,我愿意去相信文字是有力量的。

虽然只是同人小说,虽然绝大多数时候是互相娱乐打发时间的东西,但想到我曾经,在另一些人的生命里留下鸿爪雪泥般的痕迹,就觉得这一切都有意义,想要继续下去。

为此所付出一些辛苦,体验一些痛苦,也都值得。


801 107 /  
评论(107)
热度(801)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