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全职高手/叶王】昨日之阱 - 10

今天看到完结的曙光了吗?【没有】

本次推荐BGM:AGA《Wonderful U》 我也就单曲循环了三百多遍吧

传送门: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


细雨溟蒙中,两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各自撑一把伞,并肩站在墓园里。

叶秋蹲下去,将花束端端正正摆放在叶祯的墓碑前,望着上面的名字出神,过了好一会儿才站起身,跺了跺麻木的双腿,没敢太用力,像是怕惊动墓主人似的。

他九岁时被叶祯送出国去,还是会回来过年,每次住上一周,偶尔也有整个暑假都呆在家中的时候。叶修离家后,叶秋也还是照旧回来探望父亲,一度本家的干事以叶宏为首提议让叶秋成为继承人,都被叶祯一口否决了。

“杰希哥,你猜我在想什么?”

王杰希摇头。在他进入叶家的头两年里,与叶秋的感情是最好的,后来这孩子常年在外,依旧礼数周到,逢年过节不能回家,也知道发邮件来问候,他甚至还保留着叶秋从重洋之外专程寄给自己的明信片,字迹工整清秀,与那个乖张不羁的哥哥截然不同。

造物神奇,即便是同卵双胞胎,有着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眉眼,他们看上去也很不相同。叶秋换了一只手打伞,腾出左手从西装上衣内侧的口袋里取出一张相片。

“我想啊,幸亏过年的时候我挤出时间回来了……”

他声音渐渐发颤,拿着照片的手不住颤抖,泪水一滴滴落在照片上,那是半年前他回家时与父亲的合影。

王杰希静静地站着,雨伞的边缘挡住了叶秋的脸,压抑的抽泣也被雨声困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王杰希才从口袋里拿出一条新手帕递过去。

“谢谢,”叶秋接过来,把脸擦干净,声音很快恢复镇定,“我硬是要求回来看父亲一眼,给你添麻烦了吧?”

王杰希也不否认,只是说:“眼下这个局势,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最好不要露面。”

“我知道……看一眼就走。”

王杰希点点头,又静了一会儿,才问道:“学校那边如何了?”

“明年毕业,打算去一个实验室做博士后,有机会的话就留下来。”

“那你可就是咱们家第一个博士了,日后说不定还能当教授呢,老爷在天之灵也会高兴的。”

叶秋“嗯”了一声,把照片收回怀中,跟着王杰希往墓地大门慢慢地走去。

“凶手抓到了吗?”

“只抓到了杀手,幕后主使还在调查之中,等有了定论我会告诉你。”

“一点线索也没有吗?”他问出口,不见王杰希回答,立刻就明白过来,“啊,对不起,我不该多问的。”

王杰希从前面回过头,雨伞仰起来,露出半张不甚清晰的脸:“小秋,这些事不是我不肯告诉你,但是你知道的越少就越安全,这也是老爷的愿望,希望你能理解。”

叶秋“嗯”了一声,摸摸鼻子,过了一会儿才说:“其实那个时候,你突然联系我,我想了一整夜……如果哥哥没有音讯,我该怎么办?”

“结果呢?”王杰希问,却好像已经知道了答案,没等他回答就摇起头来,并不赞同他这样的想法。

叶秋苦笑起来:“看来我是真的不够可靠啊。爸爸也曾经说过,万一他出了什么事,这个家就交给你。”

“戏言而已。”

“那是因为你相信哥哥一定会回来。”

叶秋略微抬高了音量,声音如笔直的箭追向王杰希的脊背。他的音色像被雨水清洗过一般干净而透明,与叶修的嗓音质感又有微妙的不同。

“爸爸在他身边安了人,他在H城的举动一直在你们的掌握之中。你了解他更胜于他了解你。你知道他或早或晚一定会回到这个家,因为他就是那样的人,无论眼前的山有多险,无论摔倒多少次,他都一定会翻过去——这或许就是他与我不同的地方。”

“小秋……”

王杰希顿住脚步看过去,但叶秋的脸从伞下露出来,眼眶发红,神色却是清明的。

“是你传消息给我哥的吧?”

王杰希一怔。

“我听说他突然出现在葬礼上,两手空空地回到家。想必本家那几位也是吓了一跳吧,谁能想到是你在背后的推手呢?他们恐怕都认为,你是最不希望他回来的人。”

说到这里他笑了笑,脸上仿佛写着“无辜”二字,反而让王杰希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小秋……你这种地方,倒是和他一模一样。”

叶秋连忙摆手:“不要乱说,我有女朋友了。”

王杰希失笑,却并没有辩解的意思:“那么,为什么连他都不敢确定的事,你身在国外却知道得一清二楚呢?”

“当然是因为我比那个混账哥哥更了解你——”叶秋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想想又觉得不太准确,“我哥他啊,眼里只看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反而容易忽略了更重要的事。”

两人此时已经走到墓园的门口,杏色的奥斯汀月季爬满了拱门,在细雨中绽放出洗汰过的没药香气。叶秋凑近一朵花仔细嗅了嗅,只觉得香气既甜且沉,在这潮湿的天气里直要钻进人的骨髓里去。

“我哥他还是老样子吗?”

“你指什么?”

“固执,不听劝,永远都只会用自己的方式解决问题,你以为他浪子回头,其实他只是一路横冲直撞绕了地球一圈又重新回到这里而已。”

王杰希低头笑笑:“你这不是知道得很清楚么。”

“对你……也和以前一样吗?”

话里有话,王杰希听出来了,于是笑容渐渐敛去。叶秋在这种地方过于敏锐了,他想,这和叶修是完全不同的,也正是最令人头痛的地方。

“我哥那人,第一眼瞧见什么东西,就总是记着最初的模样,可是这世道会变。”

“所以你是想说,我变了。”

年轻人隔着雨雾从伞下看过来。王杰希心想这一家子都是什么人呐,如果以他们为对手,真是一辈子都不会无聊。

“其实去年爸爸在年夜饭桌上说的话,不是开玩笑的吧?”叶秋垂下眼,盯着自己鞋尖上的泥点子,“如果哥哥不能继承知秋会,你会取而代之。”

王杰希静了一会儿。雨滴仿佛要从土地中翻出什么东西来似的,空气中弥散着月季与泥土混杂的气息,好像那些将放未放的花朵尚未见过阳光便已落进泥水里。

“假如我有那样的野心,叶氏本家就是横在我面前的最大阻碍。”他抬手从拱门的月季藤上折下一截带着短枝的花朵,随手插在西装上衣胸前的口袋里,“你说的没错,如果叶修做不到,那么就由我来,无论是来自叶氏还是知秋会之外威胁,我都不会心存侥幸。只有最凶悍最精明的野兽才能统领兽群,而站在我们这个位置,谁都没有退路。”

他看到叶秋眼里闪过一抹异色,于是缓了口气继续说下去。

“你觉得我变了,而他还是过去的样子。你怕我在他软弱之时弃他不顾,甚至利用他背叛他吞噬他——你的担心合情合理,可你不该小看你哥哥。”

叶秋突然睁大眼睛。

“虽然他顽固执着,横冲直撞不计后果,眼里永远只容得下自己在乎的东西,总是难以割舍回忆……但他绝不会停滞不前。”

王杰希终于坦然笑了起来。

“在这条路上,除了他之外,没有人能与我一起走下去。”


叶修靠在床边,耳机里的对话渐渐走向琐碎,他望着对面墙壁上的挂钟出神。

时间在分秒间回溯,他想起自己刚回到这个家时,在父亲的办公室里,王杰希用那支古董六响子抵着自己的心口,说如果你没有觉悟,就立刻离开这里。他想起王杰希说,此间与地狱并无不同。

他想起自己在H城的最后一个早晨,坐在餐桌边就着面包果酱打开当天的报纸,从里面掉出一份黑白讣告。

他想起自己初到H城与当地的小混混起了冲突,一场拳脚之后他仰面躺在肮脏逼仄的小巷里,被打肿的眼睛几乎睁不开,心想如果就这样死在这座陌生城市里也算死得其所。这时他的视线里飘进一个模糊的人影,带着熟悉的温度握住他向前探寻的手。他在失去意识的边缘茫然念着一个名字,然后在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简朴却干净的屋子里,床头放着一只牛皮纸信封——里面装着H城一所私立大学的录取通知、一捆现金和一份房屋租赁合同。

他想起自己离开这个家时,从门口远远看着王杰希卧室的窗,那里影影绰绰有一团轮廓,直到他提着少得可怜的行李转身离去,都始终安静地站在那里,仿佛会一直这样等他回还。

他用手掌捂住自己的眼眶。

他想,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你真是个大骗子。


叶秋回到龙泰酒店是接近中午的时候。他换下黑西装,看着裤脚和鞋子上的泥水,打电话叫了午餐和干洗服务。

推着餐车走进来的是一个清秀的年轻人,一张脸笑得格外真诚,丝毫没有服务行业那种公式化的态度。他将餐盘一一放在餐桌上,最后从餐车里拿出一只对讲机。

叶秋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

“哎呀哎呀,小少爷不要紧张,”服务生举起双手,对讲机也捏在手里,笑得人畜无害,“先听听是谁再说嘛!”

“废物点心你别欺负我弟,”对讲机是开着的,音色稍有变质,但叶秋绝不可能认不出来,“我弟可是良民,禁不住你这种流氓调戏。”

方锐哼了一声:“谁流氓?谁有你流氓!得,你们哥俩慢慢聊,小爷我先撤了,大白天的让人跑腿,还有没有良心了……”

他把对讲机放下,打了个哈欠,推着餐车走了。叶秋一把抓起对讲机坐在椅子上。

“哥?!”

对讲机那头的人笑了笑:“哎,别那么大声,我耳鸣。”

“你监视我?”

“我只是,哎,不方便和你见面,身边眼睛太多,只好这样将就一下啦。”

“你个混蛋——”

“秋啊,”叶修平静地打断他,“时间有限,抱怨的话留到下次吧。”

叶秋一下子安静下来。

“你这次是真不该回来的,多少人都盯着呢,就算人家不想对你怎样,也可能把你当成我,万一……唉,你也真会给王杰希添麻烦,不过这一点也很像我哈。”

叶秋忍着鼻酸回了一句:“什么叫像你,你才比我早出生几分钟啊。”

“听父亲说,足足差了一个小时呢,你从小就是慢性子嘛。”

叶秋仰起头瞪大眼睛,把迫近眼眶的眼泪生生逼回去。

“有些事现在我没办法对你说,但是希望你能相信我。下一次,下一次你再回来的时候,我会堂堂正正地去机场接你,和你一起去祭拜父亲。”

叶秋终于闭上眼。

“我能做到,你只要相信我。”


午后王杰希回到家中,邱非在客厅尽忠职守,问起叶修在做什么,他就指指屋子里。

叶修正在办公室里翻阅资料。王杰希带着一身雨水的潮气走进去,从胸口拈起那枝初放的杏色月季,放在叶修面前的桌子上。

“这是你父亲的馈赠。”

叶修抬起头来,凑近他的衣襟仔细嗅了嗅,被淋湿的没药香气还残存在他的黑色西装上。

“你去扫墓了?”

“是,”王杰希没有试图掩饰,“突然想去看看。”

“你该叫我一起去的,”叶修盯着他的眼,想要从中找出一点隐蔽的情绪。但王杰希如山峦般安静地回望他,一双眼古井无波,教人看不到底。他于是装作无谓地摇摇头,“下次吧,毕竟是我家老头子,哪有让你一个人去看望的道理。”

王杰希在他头上揉了一把,转身走出办公室。

叶修望着那挺拔的背影,过去在他脊背上看到的丛莽,此时渐渐舒展开枝条,探出几枝带刺的花蕾来。他低头嗅着那朵花,心想原来是自己一直弄错了,缠绕着那人骨骼的又怎会是荆棘呢?

“我说,老王——”

王杰希在门口停下,递来一个问询的眼神。叶修举起那枝月季,贴近唇边轻轻一吻。

“谢谢你的花。”


TBC


【下一章】




↑老王开花长这样↑

大卫·奥斯汀“沃勒顿老庄园”Wollerton Old Hall藤本月季,杏色大花可爬篱爬拱门,重度没药香,吸一口醉一天【然则我没养orz

扩展阅读:http://www.davidaustinroses.com/us/wollerton-old-hall-english-climbing-rose

总之大家云养一下老王吧2333333

评论(83)
热度(284)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