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全职高手/叶王】昨日之阱 - 11

垂死病中惊坐起,不知自己在写啥。

传送门: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


偶尔叶修会想,王杰希这个人,是不是也有过少不更事无所忧虑的时候,因未曾经历过风雨,也就无需绸缪,对世事抱有一种天真的信仰,肆意舒展自己的手脚,随心所欲成长为任何形状。

他就是在这样的年纪爱上一个早已学会忍耐与伪装的人。每每他拉着王杰希在暗处接吻,从没有被拒绝;说些挑逗的话表明心意,王杰希也都圆滑地回应;他甚至用尽无赖手段,在王杰希掌心里纾解欲望,这样的任性也都被满足。他有理由对自己说王杰希当然是喜欢的,或许起初无关情欲,但只要仰赖于这份好意,只要牢牢地缠住他,自己想要的迟早都会得到手。

但他看不到那副淡然面孔下的矛盾抉择,一味地相信,正如他也看不到自己父亲一直以来的苦心,只是一味地否定。

那一天并不是特别的某一天。叶祯在本家老宅处理家族事务,王杰希留在家中整理一些琐碎的工作。叶修跷了半天学,中午过后就早早回到家中,在书房门口撞见他走出来,原本只是点头打个招呼,却在擦肩而过时闻到一股不寻常的味道。

“喂——”叶修伸手把人拉住。王杰希一脸莫名其妙,随口就唠叨一句:“都说了不要喂来喂去的,太不礼貌。”

叶修皱起眉,与他面对面站着。在这个年纪他身量尚未长成,比王杰希矮了半个头,鼻尖往前凑凑,就挨到一截线条分明的侧颈。

“你喷了香水?谁送的?”叶修不满地嘟囔。他熟悉王杰希身上衣物柔顺剂的味道,透明如没有形体的灵魂,偶尔染上父亲的雪茄味已经是他忍耐的极限。他甚至不愿去想象这份味道或许来自别的什么人,竟然亲密到在颈子上留下气味的程度。

王杰希的表情有些不自在,往后撤了一步避让开,念了句“别闹”,就想绕开他往客厅走。但这样的反常行为仅仅是让叶修更加焦躁。他从背后把人拦腰抱住,又蹭上去嗅嗅。不得不说香水的品味不错,清淡干净的果木系男香,与王杰希是般配的,甚至似曾相识。

“这是怎么回事?”他就近在脖子上咬了一口,留下两排潮湿的牙印子,“老师故意瞒着我啊。”

“你不要胡思乱想。”王杰希掰开他的手挣脱出来,不耐烦地继续往前走,而这时叶修终于想起了这份嗅觉记忆的来源。

“是上上周我提过的那个?”他自己也有些惊讶,“我说很适合你的……你去把它买回来了?”

王杰希转过半个身子,尽管故意做出问心无愧的样子,但眼神难免不够坚定。

叶修于是笑了,牵住他的手,一步一步,一级一级,往台阶上走。

“想哄我开心,用不着这样偷偷摸摸的,说你喜欢我就够了。”


王杰希那一天终究没说。但他接纳了叶修纠缠不清的吻和稍有逾越的爱抚,甚至任由他一件件褪去自己的衣衫,在他柔软的床上坦诚相见。

叶修心脏跳得极快,勉强做出镇定的样子。他知道王杰希到这个年纪总会经历过几个女人,他担心自己做得不够好会把一切搞砸。他强忍着冲动故作成熟地与年长的爱人在枕上接吻,屋子里没有开灯,只有午后的阳光从窗帘外透进来,满室昏黄。他的手掌一寸寸抚过那具美好的肉体,王杰希没有抗拒。

“王杰希,和我一起走吧,我们离开这个家。”他吻着王杰希的耳垂发出蛊惑的邀约。他想那会是破釜沉舟的浪漫,背叛家族与父亲,同所爱之人私奔。从此以后再没有黑道,没有束缚没有强加于己身的命运,他将是自由的,他们将是自由的,而自由比什么都重要。

但他没有听到王杰希的回答——在那之前,他的父亲已经推开了房门。


“您用不着接受这样一个令人失望的儿子,”他梗着脖子对父亲说,“我们这就走,我和王杰希,谁也不能让我们分开。”

叶祯只是沉默着,冷冷地注视着他焦灼的眼睛。

而这时王杰希却开口了,声音微微颤抖着,情绪紧绷,但依然是冷静的。

他说,叶修,好好认个错吧。

“我有什么错?”他甚至来不及思考就嘶吼出来,“我喜欢你又有什么错!”


叶修不更事的少年时代,便终结在那一天。


后来他离开家,独自在H城生活。命运嘲弄般地将他卷入了当地黑道的纷争里,他从自保中学会了生存,在生存中又学会了要如何才能真正地活着。当年看不明白的许多道理,渐渐也就明白了。

他时常在梦中见到王杰希。起初是带着怨恨的,后来归于平淡。他的大脑为他们的重逢营造了千百种场景,他在梦中对王杰希诉说过千百次真心,随后又在每一次醒来后、在早餐的咖啡香气里将那些残影一一忘却。他时常觉得自己对于王杰希真实的记忆,也随着这些虚伪的想象一起,缓慢地从他的灵魂上剥离,甚至感觉不到痛苦,只觉得惋惜。他想如果有朝一日回到家中,再次见到那个终结了自己少年时代的男人,或许就会觉得过去的痴迷都不过是青春年少的无聊笑话。

然而当王杰希跨越了七年时光重新站在他面前,他才明白自己青春年少的无聊笑话错得有多彻底。

他们被人群围绕着,葬礼上的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睫毛被雨水打湿了沉甸甸地压迫着视野,让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不清。他才刚刚触及这个世界的一点边角,试图去理解叶祯所作所为的用意,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他再也不可能真正了解那个男人曾经怎样地谋划了一切,了解自己曾经拥有一个怎样的父亲。

只有王杰希是这一切的见证者。关于已经逝去的一切,唯有他能够给予叶修一个确实的答案。可是他们之间横亘着许许多多穿着丧服的男男女女,彼此之间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未曾相遇。

他终于相信自己的命运早在十余年前都已注定。无论他怎样用尽气力去摆脱这样的命运,无论他怎样竭尽全力去忘却这样一个人,他闭上双眼向前笔直地奔跑,最终也只是发现自己被困在原地,如若不能解开心底的镣铐,就永远无法真正起程。


叶修靠在床头点起一支香烟,王杰希皱了皱眉,到底还是朝他勾了勾手指。他把自己的烟送进王杰希口里,在他吸过一口之后再摘下来,凑上去交换一个带着相同烟草气息的吻。王杰希口中有些干,或许是刚才喘得太过,连烟味都发苦。叶修于是拿起床头的清水,一口一口度给他喝。水滴顺着相贴的嘴唇一点点溢出来,掉在裸露的皮肤上摔得粉碎。

Xing爱之后做些琐碎事,是他近来新嗜好。王杰希向来不说什么,只是眼中通透明了。

“我记得刚回家的时候,有人对我说,这个家里禁烟。”叶修咬着剩下的半颗烟,笑嘻嘻地弄乱王杰希的头发。发丝都被汗水浸湿了,带着一点乖戾的弧度,丝丝缕缕纠缠着手指。

王杰希疲惫地合上眼,闷声道:“随你吧,反正我明天就要搬去本家住了。”

叶修一怔,手指搭在他额角,那里的血管平静地跳动,好似一切如常。

“是……是我那个四叔终于说动你了?”

“有实权可握,何乐而不为。”

“那么……”

“你的东西,照旧是你的,”王杰希眼睛睁开一条缝,“我这里没什么可交割的,手下人自然会处理事情,日后他们再有什么摆不平的,就该你出面了。”

叶修狠狠地嘬着烟蒂,只是不说话。

“我把邓复升和许斌留给你,这两位现在是参事,上下协调的时候用得着,而且……你四叔想必也不会允许我带自己的人手过去。”

王杰希拨开他的手坐起身,在一片狼藉的床上翻捡出自己的衣服,慢条斯理地一件件穿起来。时间尚早,他还来得及去舒舒服服地洗个澡。

“我做了我该做的,本家那边还有一个人,需要你亲自去见。”

叶修挑起眉梢转过头:“你觉得她……”

“本家四名干事,获得叶锦的支持对你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王杰希已经穿好一半,叶修咬着烟头跳下床,打开书桌上锁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文件袋来。

“这是我掌握到的证据,你想必用得到。”

王杰希接过去,放在手里掂了掂:“看来你也有可靠的帮手啊。”

叶修双手环住他的颈子,偏过头去啄吻他红润而凉薄的唇:“临别一晚,不给我多留一点念想么?”


第二天,王杰希拖着一只半大不小的箱子搬出了这栋他居住了十八年的房子。叶宏派了自己的私人司机来接他。司机把箱子放进汽车后备箱里,左右看看,忍不住问:“您就只带这么一点东西吗?”他点点头,轻描淡写一句“到底都是带不走的”,拉开车门就坐上副驾驶。

叶修就站在那间属于王杰希的卧室窗边,从这里刚好看得到大门口。

他想起七年前王杰希也是从这里沉默地目送自己离家,而今这间屋子并没有因为主人的离开而改变,依然清洁规整,东西也都放在原本的位置。他知道王杰希只带了几身换洗衣服,轻装简从好像只不过是去邻近城市办一点事,但这一去几时能归还,甚至是否还能回得来,谁也说不准。

然而走到这一步,他心里竟生出一种莫名的畅快。

——世事艰险,前途未卜,而我终能与你一起,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TBC


【下一章】


我已经脑死亡了,世界手动再见。

评论(63)
热度(278)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