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全职高手/叶王】有猫病(1-2)

*谢LFT不封之恩,用了点昨天的梗,get不到就算了啦

*人工雷,老王猫化,低级趣味,没质保没售后,看心情写

@吻无道 来吸猫!


>>>>>>>>>>>>>>>>>>>>


1、


叶修觉得自己难得回一趟B市,出门五分钟就赶上突降暴雨,打着雨伞还淋湿了半截身子,想去微草蹭个饭却偏偏在俱乐部院墙外面捡到一只蜷在微草标志性绿色队服底下瑟瑟发抖的白猫——这么一连串倒霉事都要怪林杰。

说什么“训练营有棵好苗子叶神有空来掌掌眼”,就把人从宾馆里叫出来,结果自己冒雨到了微草,又被告知林队长不知为何匆匆忙忙出门去了联系不上,最后叶修只好带着对林杰的三分不满,从微草把猫偷偷带回了宾馆。

雨天里捡到淋雨的猫,这事儿算不得稀奇。半大的猫虽然没受外伤,但好像被雨淋懵了,昏昏沉沉不省猫事,也还算情理之中。至于这猫为什么会缩在一团衣服里,就十分令人费解。

叶修把衣服随手一团带回宾馆,在盥洗池里一件件拎起来看:

L号微草夏季短袖队服;

黑色五分裤;

印着微草LOGO的绿色人字拖;

墨绿色丁字男士内裤;

……

叶修愣了三秒钟,心想坏菜了,该不是林杰刚出俱乐部就被人劫了吧,趁着暴雨下黑手的那种,脑后一闷棍,扒了衣服装麻袋拖走,醒来就少个肾,还得被卖去山沟沟里犁地种田当种马。

他正想着要不要赶紧打110,不知不觉就拿着那条内裤走到房间里,一抬头,傻眼了。

哥年方二十持身端正堂堂在室男,床上躺一全裸男性,这传出去哥还怎么做人呐?!!!

就在他向后一跳摆出形意拳起手准备捍卫自己处男尊严的时候,床上那位也突然叫了起来。

“变态!内裤还我!”


所以说,刚才内淋雨的猫呢?

嗳,不对,这男的怎么头上长猫耳啊!

哎呦卧槽,屁股上还有条摆来摆去的柔软尾巴……不不不,哥才不是故意看的。


叶修安静如鸡坐在沙发上,眼看着猫系裸男把自己裹进宾馆的白色睡袍里。他头上那对毛茸茸的耳朵时不时地抖一下,灵活柔软,看来真不是什么cosplay情趣道具。他左右两只眼睛颜色不一样,左边黄中带绿,右边一片天蓝。两人二脸懵逼互相瞪了一会儿,叶修先站了起来。

“我好像没睡醒,这梦里奇形怪状的……哎,你往边儿挪挪,让我再眯瞪会儿。”

那猫,啊不,那人就跳起来了。

“睡你麻痹,修仙成精没听说过啊?”

叶修吓得咽了口吐沫。

“说好的建国后不许成精呢?阁下贵庚啊……”

“今天刚好十八。”

这就很尴尬了。

“那你这,这修仙也得遵守基本法啊……”

“是没错,所以今儿才到我渡劫。”

叶修眨巴眨巴眼:“渡劫?”

“是啊,这不是大暴雨吗。”

“还打雷?”

“这不是挺懂的嘛。”

“那你这算是渡过了没?”

那人双腿交叠放在地上,双手抱在胸前,尾巴不知何时从浴袍下摆溜了出来,尾巴尖在床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晃。

叶修的视线也不由自主地跟过去了。

“大概算是过了吧,上午刚登录荣耀就挨了雷劈……”

嗯?

嗯???

叶修终于抓住重点:“你微草的?”

“青训营,”尾巴甩了两下,“我一刷卡登录,突然就被电流给劈了,也不知道主机烧坏没……”

这渡劫也够与时俱进的。

“然后呢?”

对方抓了抓透着粉红色的猫耳朵,“耳朵尾巴都跑出来了啊,当然只能避开人跑出来,没想到刚出门就现原形了。”

叶修一边听一边哦哦哦地应,心想这就对上了,这么赶巧被我捡回来,不过接下来该怎么办?

“所以你叫什么?”

“王杰希,”对方眨着诡异的异色瞳,“你呢?”

叶修琢磨着这孩子是微草青训营的,日后说不定还有些麻烦,不如随便拿个名字糊弄过去,正绞尽脑汁回忆自己大伯的女婿的堂哥的儿子叫什么,房间的门铃就急促地响了起来。


碍于屋子里有个衣冠不整的猫科男性,叶修就只把门拉开一条缝。

林杰十分狼狈地站在门口。

“叶神,哎呦,我的叶神,找您一趟真不容易……”老实人情急之中嗓门大,这话都往屋里头传过去了,“听说你刚去了趟俱乐部?”

叶修点点头:“去了啊,你不在。”

“那你瞅见王杰希没有?就我打算介绍给你认识的训练生。”

叶修飞快地答:“没啊,我又不认识。”

林杰直跺脚:“哎,这可咋办,人突然就不见了,到处都找不着。……内什么,今天招待不了了,叶神自便啊。”

说完转头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叶修关好门,转头看看,王杰希还坐在床边,白生生两条大长腿,一根杂毛都没有的白色尾巴,竖立在头顶的耳朵,一双异色瞳死死盯过来。

“你就内前途无量的训练生?!”

“你是叶秋大神?!”



2、


王杰希其实是只建国后成精的白猫这事儿,叶修连苏沐橙都没敢说。

为什么呢?

因为他心虚。


那天在宾馆,王杰希明确表示自己虽然渡劫成功但元气未复,这耳朵尾巴暂时收不回去,没法回微草,拜托叶秋大神收留那么一两天。

叶修一想,得,好人做到底,下这么大暴雨也不能把人——把猫往外赶啊,干脆就在房间里叫外卖吧。

王杰希说,要麦香鱼。

尾巴还直扑腾。

叶修能怎样,当然是再多叫两份麦辣鸡翅啊。

等外卖的时候他习惯性打开房间里的电脑。要说现在服务业真是进步了,宾馆带电脑,电脑里还有荣耀,不在嘉世照样抢boss,方便得很。

可他还没插卡,客户端就弹出一个公告,说服务器遭不明原因攻击,今日停服维护云云。

他扭头看向床上的人。

“我说,这不会也是因为你吧。”

王杰希颇为遗憾地耸耸肩:“可惜了,还想看看一叶之秋的装备和技能呢。”

“天真,哥带的是小号,怕你看?”

“看看你的打法也行啊,”王杰希说完就撇撇嘴,“不过也没什么好看的,满服务器的战法都是学你的,就那点东西早被扒烂了。”

末了抖抖耳朵说了句:“老土。”

叶修就笑了。

“你个毛孩子嚣张得很啊,要不是今儿个服务器坏了,哥这就让你重新做猫。”


斗嘴归斗嘴,这大雨瓢泼的一天,俩人还是老老实实呆在一间房里度过了。

晚上睡觉,单人房的床不算大,叶修随口说你干脆变回原形吧,不占地儿。王杰希想了想,觉得十分有理,“嘭”地一声就变成了猫。

这会儿仔细看看,这猫也就还是半大崽子,骨架细长,从头到脚没有一丝杂色,长毛异色瞳,标准的鸳鸯眼狮子猫。

叶修躺下,他就在离得稍远的空地儿一趴,蜷成一团睡着了。


睡到后半夜,叶修就被挤醒了。

房间里虽然关了灯,但窗外总是有路灯透进来,他睁眼一看,差点没跳起来。

王杰希不知何时又变成了人形(有尾巴的那种),挤在他怀里,背对着他,睡得昏天黑地。

而且还是全裸的。

不光全裸,还和他贴得亲密无间。

不光亲密无间,那一对覆盖着白色毛发、透出淡淡粉红色的耳朵,距离他的鼻尖,不过三厘米。

叶修呼出的空气吹在王杰希的耳朵上,耳朵无意识地抖动起来,刚好打在叶修脸上。

这种时候再去体会“猫的正常体温高于人类约为39℃”这样的知识点已经毫无意义了。

那条好死不死的尾巴,不偏不倚就贴在他两腿之间。

——睡你麻痹啊王杰希!


第二天,王杰希恢复了精神,猫耳朵猫尾巴统统收好,异色瞳也被一双普通的深褐色眼睛取代,穿起晾干的微草队服,看上去完全就是个正直清爽的好青年。

叶修盯着黑眼圈坐在窗边凶巴巴地抽烟。

“叶神,没睡好啊?”王杰希一脸单纯地关心起前辈来。

叶修不是很想买账。

“我说,有点好奇啊,你既然成精了,还要不要绝育啊?”

王杰希一愣。

下一秒,床头的枕头就丢在了叶修的脸上。

“流氓!”

王杰希“咣”地一声摔门,走了。


叶修抱着枕头,心里挺委屈的。

很少有人在忍受了整宿半啵起还不能下手撸的折磨之后还能对罪魁祸首客客气气清清白白。

他觉得自己二十载的处男之身受到了严峻挑战。在此之前他是打算和荣耀相伴携手奔三达成大魔法师成就的。


你大爷的王杰希,谁流氓了,还贼喊捉贼?!

等着吧,新赛季遇上我看不把你打回原形叫爸爸!


TBC,大概


【下一章】


我跟你们港,我家猫挨着人睡觉的时候,真的是贴的严丝合缝,一寸空隙不留,毕竟是半流体……

评论(47)
热度(872)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