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全职高手/叶王】昨日之阱 - 15

我怎么就管不住这手呢!【和大人打手.gif】

传送门: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


周日的早晨,叶修是被方锐的电话叫醒的。这种事并不常发生,方锐做事一向谨慎,如果不是有什么特殊情况,不会直接用电话联系叶修。他原本懵懵懂懂,被来电显示的名字吓了一跳,也就醒了一半。电话接起来,方锐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让他彻底清醒了。

“王杰希失踪了。”

叶修猛地从床上弹起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知秋会本家那边的线报,王杰希整个周六都不知所踪。你没给他安排什么事情吧?”

叶修单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胡乱地抓起衣服套在身上,冲到门口又停下来,深吸一口气,总算捉住仅存的一点理智。

“你是说,周六他没有回本家?”

方锐的声音听起来也有些紧张:“是的,周六最后一个见到他的人,恐怕就是你。”

叶修狠狠地抓乱自己的头发,知道现在冲动地跑出去也于事无补,于是从床头抓起半包香烟,打火机拿在手上却用不上力气,打了三回才点着。

他像要咬死什么人一样凶狠地抽着烟。

“老大——老大你冷静一点,”方锐怕他做出什么惊人举动,小心地劝他,“你好好想想,是什么时候和王杰希分开的?”

“……不知道,醒来的时候他就不在了……但是他续过房费,所以应该是自己离开酒店的,是在路上出的事。”叶修把烟捏在手里,指尖不自觉地用力,把烟蒂掐成了扁圆形。眼下这个局面,王杰希看上去青云直上,实则树了许多暗敌,一旦有什么事情败露,他的处境是十分危险的。叶修在心里把可疑的人选逐一筛选一遍,还是无法确定是谁下的手。

“本家那边什么反应?”

方锐说:“叶宏找不到人很生气,已经起了疑心,但他和我们一样没有头绪。”

“如果是四叔发现了什么要针对王杰希,一定会公开处置他,偷偷摸摸地动手不是四叔的风格。”

“老大你的意思是……”

正在通话中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叶修拿到眼前,看清了来电人的名字。

“看来是有人坐不住了。”


叶明在电话里的声音听上去相当愉快。

“阿修呀,晚上休息得怎么样?”

叶修丢掉还剩半支的香烟,在椅子上端正做好,闭上眼调整好呼吸,再开口时语气便轻松从容起来,只是脸上的神色如同冰冻三尺,再无一丝温和可寻。

“叔,这么早叫我起床,莫非有什么要紧事?”

“嗨呀,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你睡懒觉了。我昨晚通宵都没合眼,跟王杰希聊你的事,看来我们之间是有些误会呀。”

叶修暗暗捏紧拳头,背后冷汗涔涔,声音里丝毫不显:“怎么,王杰希去打扰你了?”

“是我请他过来做客。这样的大忙人,也得找个机会休假歇一歇。——阿修你要是有空的话,也来我这里坐坐吧,我们之间的事情,趁此机会可得好好说道说道,你觉得呢?”

叶明的话音里像是能听出他特有的甜腻的冷笑。叶修攥紧的拳头骨节发白甚至微微颤抖,强迫自己用呼吸把愤怒生生压下,皮笑肉不笑地同他讨价还价:“去您那里打扰就太过意不去了。不如今晚小侄做东请您吃个饭,地方随您选,如何?”

电话里静了一会儿,叶修几乎不敢呼吸——直到那头回了一句:“那就这么定了,过会儿我把地方发给你。阿修,可不能失约啊,我看王杰希这么辛苦,你要是不来的话,他恐怕会更辛苦的。”


电话挂断了。

叶修就那么坐在椅子上,把手机放在一边,从半瘪的软盒里摸出最后一支烟,两眼死死盯着打火机,直到手指的颤抖消失,才“嚓”地一声打着,干脆利落地点燃了香烟。

他用力吸进一口,再长长地吐出来,眼底的冷焰终于渐渐熄灭,理智和镇定完整地回到他身上,被冷汗浸透的背心贴在身上,此时才觉出闷热来。

方锐那头一定还在等着。他不慌不忙地抽完整支烟,因为是最后一支而格外珍惜似的,一直抽到烟丝完全燃烧殆尽,烟嘴发烫,发出难闻的焦糊气味。

他拿起手机。

“……方锐,你有办法立刻联络到唐小姐吗?”


会面的地方选在城里一家家庭餐馆。叶明提前包了场,手下人里里外外明处暗处安排了不少,叶修只带了邱非一个人,车子停在餐馆门口,立刻就被保镖拦下了。

“就这孩子一个人,让他在门口等我,总可以吧?”叶修指指邱非,又很坦荡地张开手臂让保镖从头到脚搜了一遍,连金属探测仪都用上,确认没有问题了才走进去。

餐馆内有叶明四五个手下,他本人坐在屋子正中的桌子边,服务生上了几道普通的菜式之后立刻躲进后厨——R城黑道猖獗,民众都懂得不听不见不说的道理,倒是让他们做事更加便利了。

叶明仍旧是一副油头粉面的模样,脸上挂着陪客户的微笑。叶修在他对面入座,随意地喝了一口水,故作姿态地四下看看,说:“怎么,没让王杰希一起来吗?您突然把他请过去,四叔那里恐怕急坏了吧。”

“也不一定吧,四哥要是知道你们两个的关系,恐怕还会多谢我帮他一把。”

叶修微挑眉梢:“您这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阿修你懂的呀,”叶明促狭地笑起来,“王杰希周五夜里把刘皓送出去,和你在宾馆待到第二天中午,玩得挺开心,嗯?——哎呀,我就说呢,王秘书这么能干,长得也一表人才,这么些年连个姘头都没听说过,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呀。”

这一层叶修已经猜到了。恐怕从王杰希扣下刘皓开始,叶明就一直派人监视着那边的动静,也怪他们太大意,到底是低估了对手。

“就是这么一回事,”叶修也笑起来,满不在乎地点点头,“您既然晓得了,还是早点把人还给我吧,我可是一秒钟都不愿意让他离开我视线的,他跳槽去了四叔那边,我还真是度日如年呐。”

叶明拿了支烟在桌上敲一敲,也不急着点起来,盯着叶修道:“那就得看你了。你们两个串通一气,故布疑阵来查我,又把刘皓给扣下了——这笔账可怎么算?”

叶修冷笑:“这得问问您自己,为什么会出了那么一笔可疑的账目。”

“呵,早在开始查账之前你们就是有的放矢吧?”

“您就没想过,是谁告诉我这笔账有问题——”叶修压低了声音,后半句几乎用气声逼出来,“又是谁让我来查的呢?”

叶明沉默了一会儿,眉毛渐渐拧成一团。

“……陶轩派你来的?”


王杰希做了个梦。

尽管被绑在椅子上,这样的姿势就连入睡都很难,但他依然想办法把一切纷杂思绪都从头脑里清出去,为自己争取了短暂的睡眠。

他梦见叶修还是个少年的时候,自己在他的房间里检查功课。男孩把椅子反过来坐,两条腿一屈一伸地乱晃,双手扒在椅背上,下巴又垫着手背,笑嘻嘻地看过来。

“王老师——”

事实上王杰希从未要求他叫自己“老师”,每次叶修搬出这个称呼就没好事。

“老师你是不是特别厉害啊……”

王杰希感到头痛:“你又闯祸了?”

“不就是一次考试没考好嘛……”少年噘起嘴,“你这么厉害,模仿老头子的笔迹帮我签字总没问题吧?”

“那是不是还得瞒着你爸去家长会?”

“哎呀你怎么这么聪明……”

王杰希挑起眉梢转过头盯住他:“如果我答应了,你怎么报答我?”

少年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两圈,从椅子上伸出手来,覆上他的脸。

然后眼前的男孩忽地就变成了二十多岁的青年人。他望着叶修,意识到自己正被困在某个房间里,被捆在某张硬邦邦的椅子上,嘴唇上传来亲吻的幻觉,那个人低声说:

“王杰希,以后我也会变得很厉害,如果你遇到危险,天涯海角我都为你赴汤蹈火头破血流。”


他睁开眼睛,四面封闭的房间里分辨不出时间,直觉告诉他自己并没有睡太久,囚室之外一片沉寂没有动静,他无从知晓自己被关在哪里。

昨天他刚从酒店出来,就被叶明带着人团团围住,个个都用枪口在西装下面指着自己。他完全放弃了抵抗,被蒙上眼睛带到这里。

叶明对他是有些顾忌的,不敢使什么下作的手段,彻夜的盘问之后依然一无所获,只好丢出一些难听话来辱骂。王杰希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的嘴脸可憎又可笑——把自己绑到这里着实是一步烂棋,妄想叶修会因此而乖乖就范,倒不如趁早一枪把自己杀了,或许还能打破叶修的计划。

但叶明没有这样的魄力。他昨晚没能对自己下杀手,今天也就不会轻易对叶修开枪。王杰希清楚这个男人的致命短处,贪婪有余,决绝全无,在黑道充其量做个赚钱机器,不可能真正成为掌握权柄的那个人。

——而自己只需要耐心等待机会。

他在房间里四下打量有什么可以利用的。首先碍事的是天花板上那只摄像头,其次才是束缚他的镣铐。可惜这伙人没什么头脑,摄像头只装了一个,还正对着他的脸拍个不停,背在身后的双手全然处于监控的死角。他可以摆脱手铐,但那之后要怎么办、离开这间囚室外面又会有多少荷枪实弹的看守,他并没有把握。

正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几声枪响,隐约还有人的呼喊声。

王杰希精神一振,听着枪声越来越乱也越来越近,估计外面的人没有余力监视自己,便连人带椅子向旁边倾过去,侧身摔在地上。他的双腿并没有被捆住,只有手臂被绑在椅子背上,在这种情况下可以轻松挣脱出来。他掰脱了左手拇指关节,手掌毫无阻碍地从手铐中退出来,用右手抓起椅子砸落了监视器,背靠在墙壁上接近门口。

外面的看守终于开锁进来。王杰希抓住机会狠狠地用一记肘击打翻对方,迅速捡起掉落在地的手枪,命中了其后的敌人,然后毫不犹豫地冲了出去。

离开了囚室,他很快看清这里是一栋别墅,自己站在一间办公室里,监控显示屏不断闪着雪花,除了那两个人之外,其他人似乎都去应付入侵者了。他单手持枪贴着墙移动到走廊里,避开双方交火的区域向另一侧移动,在解决掉第三个敌人之后,被一个突然闯入视线的年轻人瞄准了头颅。

“——你自己逃出来了?”那人在认出他的脸之后,瞪大眼睛移开了枪口。王杰希这时候也想起来了,自己与这个人也算有缘。

“唐先生,你是来还我人情的么?”

唐昊黑着脸啐了一口:“谁欠你人情了?要不是大小姐下令,我才不想来呢!上次的事情你们串通一气,就把我蒙在鼓里,这笔账你给我记着——”

他一面恶狠狠地抱怨,一面敲了敲耳麦。

“喂,姓方的,人救出来了,你们动手吧。”

王杰希看他这副气势汹汹的样子,反而觉得好玩:“你还不明白么,上次要不是我饶你一命,你早就去见阎王了,这回也就算是两讫。”

两人一边说一边往屋外移动。唐昊走在前面开路,枪法稳准狠,唐氏行动队长的身手名不虚传,王杰希不得不承认,在小巷里那次如果不是自己绕背偷袭,正面硬碰硬恐怕不是唐昊的对手。

“我呸呸呸,谁跟你两讫,你等着……”

王杰希这会儿没有耐心等他报一箭之仇,伸长手臂就把耳麦从他耳朵上摘下来。

“嗯,姓方的是哪一位?我是王杰希。”

耳机里传来惊讶的一声:“内掌柜的?!”

王杰希咳了一声,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叶修在哪里?”

那人好像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想要将功补过似的:“您别着急,老大肯定没事,您先跟着唐昊他们撤退,我保证把老大全须全尾地弄出来。”


方锐拿手在裤子上擦了擦汗。

他此时正埋伏在叶修与叶明见面的小餐馆外面。叶明的人盯得很紧,只能慢慢接近。在他身前观察情况的是手持斯太尔SPP的包荣兴,冲他打了个就位的手势。

“沐姐姐视野如何?”

内部线路里一个温柔的女声答道:“马马虎虎,屋里能锁死三个。对方没有安排狙击手,万幸。”

“莫凡呢?你是最靠近门口的。”

这一次耳机里传来“嗒嗒”的敲击声,是摩尔斯电码。

方锐看了看腕表。

“那就动手吧!”


TBC


【下一章】


明明是想写老叶英雄救英雄……结果老王突然好帅怎么回事!【我们老王一直都很帅。

我:反派都好没智商,一定是因为作者是个挫人!

亲友:反派当然没智商,从他们招惹主角的那一刻就已经双商掉线了!

我:你说的好有道理……


兴欣这个阵容,大概是莫凡开潜行往前顶,包子扛着冲锋枪正面肛重火力(是的斯太尔SPP是战术冲锋手枪),点心猥琐(所以说猥琐是什么战术!),沐橙蹲守楼顶准备狙人……哎呀兴欣不止这些人,我就是懒得写了……

老王把拇指掰脱臼这个,我是在John Wick里看到的,据说汉尼拔里面也有……反正理论上可行,经过训练还可以自己复位,就是听起来有点痛……

一写到唐昊就忍不住想调戏2333333

另外,方锐这个月的奖金可能没有了吧。

评论(42)
热度(272)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