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全职高手/叶王】昨日之阱 - 16

囤稿失败,一个字都没多写出来……

本章努力彰显黑恶势力的猖獗【抱头……小叶同学耍帅专场快把握住机会!

传送门: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


叶修握住拳头,指腹触到掌心,还是干燥的。可是他能感觉到内脏器官正在逐渐改变功能——他无法感知自己的心跳,然而空空如也的胃却代替心脏紧缩着跳动起来。

在他的对面,叶明的脸色愈发难以捉摸。他不确定对方是否真的相信了自己的说辞,相信自己的怀疑完全出自陶轩的授意,而刘皓并没有交代出什么真正不利于上司的证词。如果这只是一场道上屡见不鲜的黑吃黑的阴谋,叶明这样油滑的家伙就不会轻易对他下杀手,那么唐昊和他的行动队就有时间把王杰希从那个该死的公馆里救出来。

然而就算王杰希脱险了,这也才仅仅是一个开始。公馆内的任何人都可能给叶明通报消息,而叶明一旦得知王杰希被人救走了,将不会再迟疑。

不必向那些打手多看一眼,他也知道他们在黑色的西装下面握着手枪,冰冷的枪口无一例外地指向自己,只需要叶明的一个手势就会将自己当场打成筛子。可他并没有准备就这样死去——在一间不起眼的家庭餐馆,面对一群上不得台面的敌人,手无寸铁,空着肚子,孤立无援,怀着空洞的怒火,至死都不能亲手送仇人下地狱,至死都想着要再见王杰希一面。他甚至在应对叶明的同时,分心去想象了王杰希得知自己死讯的样子。那样一个情感内敛的人,或许也会在那一刻、在人前落下泪来吧。

那可真是糟糕透了。

他这样想着,在心底冷笑,用近乎残酷的冷漠将内心那一点恐惧生生压下。他不可以恐惧,不可以有破绽,只有如此才能从这个局面中活着走出去。

而这时,叶明的手机响了。

叶修不动声色,身体却在这时完全绷紧了。他看着叶明从怀里拿出手机,铃声是一首轻快的小步舞曲,钢琴的旋律婉转倾泻而出,仿佛是这凝滞空气中唯一活动的东西。

就在叶明按下接听键之前,他的余光瞥到了叶明身后正对着自己的那名手下,胸前突然亮起的红色激光点。

在这一瞬间叶修没有经过思考便果断地行动起来。他突然用力掀翻了面前的餐桌,向叶明的方向砸过去。距离最近的两个打手接连倒下,他借助翻倒的餐桌躲过了来自角落的一枚子弹,精神高度集中之时,玻璃窗碎裂的声音仿佛延迟了几秒才传到耳边。他从尸体边上拾起一把枪,狙击手干掉了第三个人。

门外把守的人冲了进来。但显然方锐他们在外面成功牵制了火力,能来援手的人不多。叶明还活着,从翻倒的餐桌下面狼狈地挣扎着站起来。叶修并没有多看他们一眼,毫不迟疑地后退到那扇被打碎的窗户边。外面闪出一个人影,扛着防暴盾牌跳到屋内把叶修护在身后,迅速从窗口撤离。藏身暗处的狙击手在这段时间里击毙了叶明两侧的护卫,激光点落在叶明额前——对方立刻将叶明推到后方保护起来,而狙击手却像是玩弄猎物的猫一般失去了兴趣,悄无声息地撤退了。

叶明这才听到电话里的内容,但那消息对他来说已经失去意义了。


叶修跳上车,乔一帆丢掉防爆盾钻进驾驶座,发动车子驶出这一街区。叶修喘着气,右手捂着侧颈,心悸地在后座上翻找着医药箱。

“叶先生——”

“没事,”他知道乔一帆要问什么,于是先一步打断了,“侧颈擦伤,可能还断了一根肋骨,幸好穿着防弹衣。其他人如何?”

乔一帆把自己的耳麦和通讯器丢到后面。叶修拿起来,接到内部频道,从医药箱里找出纱布盖在伤口上用力压住。

“我和一帆顺利脱身,其他人报告情况。”

耳麦里有些杂音,随后响起一个熟悉的男中音。

“叶修?”

他一愣。

高度紧张的情绪和精神,就在这一声里软化下来。他感觉到自己的脏腑又重新找回了属于它们原本的功能,唯独声带在嗓子眼里打了个结,一时间话说不出口,心里竟也乐得这片刻安静。

“你没事吧?”王杰希的声音在频道内追问着。

他颈部的擦伤不合时宜地抽痛起来。这可不好,他想,一定会被王杰希骂的。

“咳,没事。你跟唐昊走,他知道安全撤离的路线。”他顿了顿,“方锐你们怎么样?”

被点到名的调酒师老大不情愿地“嗯”了一声,噪音中还能听到喘气声:“都还好,包子和莫凡受了点皮外伤,我送他们去安医生那里。”

“叶明呢?”

耳机里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跑了,看方向似乎不是回家。”

“邱非?”

“趁乱躲起来了,应该没什么事。”

叶修想了想,手指无意识地在汽车坐垫上敲击着,“……知道了,我会联络他。”他想起线路那头的人,又忍不住扬起嘴角,“王杰希,还在么?”

男中音就在耳边响起来:“我在。”

“嗯,我也在,”叶修低头看看自己手掌上半干的血迹,“所以,等着我。”

线路里静了一会儿,只有断断续续的杂音,叶修仿佛能看到数公里外那人的样子,安静、沉稳,眉心微蹙,好像没有什么能打乱属于他的节奏——除了一个人。

然后他听到王杰希的回答。

“好,我等你。”


叶明坐在飞驰的汽车上。司机陈夜辉是他多年心腹,早在刘皓被陶轩派到他身边之前,陈夜辉就是他的左膀右臂了。

“飞机已经准备好了,您现在就要离开本城吗?”陈夜辉从后视镜上打量叶明的脸。这个白净的男人此时出了一头冷汗,在黑暗中看上去几乎白得反光,一张脸却阴得吓人。他不敢多问,只是事先就按照叶明的吩咐在城外的小机场备好了私人飞机。这次行动失败已是定局,叶修和王杰希双双脱身,但也仅此而已,他不明白老板为何如此紧张,甚至要连夜离开这里。

陈夜辉不明白,叶明此刻却心如明镜。叶修方才在餐馆里说的那些话,无非是为了麻痹自己拖延时间,好让另一队人马趁机救出王杰希。从一开始叶修就没有妥协的打算,这其中的缘由已经非常清楚了:叶修知道是自己出卖了他父亲。那个年轻人是来复仇的,事已至此,一切筹码和条件都毫无意义。如果叶修想要权力和金钱,他有的是手段与之周旋,但对如今的叶修而言,那些东西都是狗屁——他要的仅仅是仇人的性命,而向陶轩出卖了叶氏情报的自己,无疑比陶轩本人更加该死。

叶明冷静地意识到,自己面对的不再是、也从来不是一个渴望在家族中站稳脚跟的归来浪子。那是一匹狼,带着属于他的狼群重返故土,势必会咬死每一个仇敌,用鲜血来宣示自己对这片土地的所有权。

如果对手是陶轩、是叶宏或者叶锦,叶明自恃掌握着知秋会金钱命脉,一切都可以摆在桌面上谈条件,就算出卖情报的事情败露,谁也不敢轻易动他。但对手是叶修,他不敢心存侥幸,必须立刻脱身。现如今他虽然失了先机,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损失,只要能安全离开这座城市,他照样可以操纵这里的局面。

——只要他还活着。


叶明攥着手机,突然想起陶轩。

不知道叶修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博取了陶轩的信任,但要说叶修对陶轩在幕后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如今的叶明是怎么也不会相信了。尽管他与陶轩也不过是相互利用的关系,但在这件事上他们好歹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他迟疑了一下,拿起手机拨出陶轩的号码,把手机举到耳边。

他听到一阵忙音,然后耳边就响起此刻他最不想听到的声音。

“叔叔,现在谁也救不了你了。”


只听“砰”地一声,正在高速公路上行驶的轿车失去平衡猛地向侧面滑去。而在道路前方不远处,三辆车子并排挡住了通路,前后亮起了车灯。

陈夜辉猛地踩下刹车,爆胎的轿车打着旋堪堪停在那刺眼的车灯前。

叶明在混乱中撑住座椅稳住平衡,然后抬起头来,在逆光中看见一个熟悉的窈窕身影踩着高跟鞋一步步走过来,在她身后是一个个黑洞洞的枪口。

“……阿锦?”他提着一口气,摇摇晃晃地从车上下来,“这是怎么一回事,你要做什么?”

叶锦打了个手势,立刻有手下把陈夜辉从驾驶座上拖出来带走,她自己则迈着从容的步子走近叶明,好像全然不作防备,只是同老朋友谈谈心。

“五哥,这么巧是你啊。”叶明在家族里行五,排在叶宏后面,比叶锦年长三岁,私下里都叫他“老五”、“五哥”。叶锦笑眯眯地盯着他,却在近身的一刻灵巧地抽走了他腰间的手枪,在自己指尖转了两圈。

叶明收起装模作样的笑容,挺直了腰板:“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叶锦手一扬,那支手枪就被远远抛向身后的手下。

“五哥不如好好想想自己做过些什么——就算你不说,刘皓也已经全部向我交代了。”

叶明心中一沉,终于猜出了叶修这招棋的走向。

但是已经太晚了。有车从后方开过来,停在他们面前。叶修从车上下来,三人站成犄角之势,叶明却是瓮中之物。

叶修掏出一支烟,在夜风中用手遮挡着打火机,点燃之后长长地吸了一口,吐出些陈旧的浊气来。

“姑姑,这个人交给我,其他的事就拜托您了。”

叶锦点头,向后方退去,留下叶明与叶修两人对峙。

叶修放松地站着,右手插在口袋里,左手举着香烟,侧颈处的擦伤做了简单的止血处理,这段的肋骨在胸腔内隐隐作痛。此刻他面对叶明,只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冷酷。

“出卖他的时候,你想过现在这一刻吗?”

叶明到了穷途,反而显得一切都无所畏惧了,还没答话竟然就伸手做了个讨烟的手势。叶修愣了一下,软包里只剩下最后一支,他把打火机塞进去一起扔给叶明。

“我和你父亲在生意上有些分歧,”叶明平静地说,吐出满口烟,“那时候陶轩刚好向我递来橄榄枝,我觉得这笔买卖划得来,就那样做了。至于他要如何对付你父亲,是威胁还是暗杀,我没过问,因为那和我的生意无关。”

他又用力吸了两口,好像赶时间急着抽完这颗烟似的。

“我对你父亲没有任何个人恩怨,既没有恩,也没有怨。这就是我的做法。阿修你迟早也会这样。如今的黑道不是靠恩义二字走下去的,将人连结在一起的就只有利益而已。”他顿了顿,借着车灯的光打量叶修的神色,忽地笑了一声,“所以你问我想没想过会有今天的下场——我想过,可我不在乎。”

他的烟抽完了,随手丢到叶修脚边。叶修低头看了看那即将熄灭的火光,插在口袋里的右手握紧了自己的格洛克21手枪。

而这时叶明突然将手伸向自己身后,从腰后拔出另一把枪。

“小心!”距离最近的乔一帆在车里大喊。

叶修倏然拔枪。

两声枪响叠在一起,几乎合为一声。乔一帆急忙拉开车门冲过来,看到叶修的身形晃了晃,然后叶明整个人背靠着车滑了下去。

乔一帆扶住叶修,另一只手举枪瞄准,才发现叶明额头中枪,已经断气了。

叶修站稳了,拍拍乔一帆的手背,嘴上还叼着香烟,牙齿和手指却都微微有些发颤。

“我没事,最多再断一根肋骨,嘶——”他捂着肋下靠在乔一帆肩上,目光在叶明和那支烟蒂上停留片刻,把自己抽到后半截的香烟丢到地上,朝不远处的叶锦挥了挥手,让乔一帆搀扶着上了车。

“直接去安医生那里。”他说着,脸依然转向窗外。车子在被拦截的高速公路上调了个头,轧过地上将熄未熄的香烟,呼啸着向城里驶去。

夏夜里湿重的空气终于拧出了水,哗啦啦地下起雨来。


TBC


下一章

评论(41)
热度(245)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