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全职高手/叶王】昨日之阱 - 17

应该和上一章放一起的。

传送门: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很多年前,叶修尚未进入叛逆的青春期,他的父亲在冬日落雪的夜里守着壁炉的炭火保养那支老旧的柯尔特M1847,而他就坐在旁边饶有兴味地看。

叶祯用这把枪给他讲故事。枪的第一任主人是个真正的亡命之徒,一个货真价实的盗匪,带着一群乌合之众烧杀劫掠聚敛财富,每一晚都怀抱着不同的女人,又把抢来的钱拿去豪赌,用这把枪和人玩俄罗斯转盘,在众目睽睽之下死去了。第二任主人是个贫民窟里无依无靠的年轻人,从商人手里偷来这把枪,在当地的帮派中一步步往上爬,用这把枪杀死了帮派首领并取而代之,可在那混乱的世道里也活不过多久,到底也成为一抔黄土。第三任主人是个英俊帅气的军官,那时候这种枪已经过时落伍,军官把它作为收藏品送给自己心爱的女人,当他在前线阵亡的消息传来,女人伤心地散尽家财,用这把枪结束了自己的性命。第四任主人是个警察,年轻时怀揣着正义的理想,人到中年却被贿赂腐蚀,成为一个为黑道提供保护的黑警,这把枪也就在那时被他收藏,后来他卷入一场帮派间的火拼,因此丢了性命。

这把枪的第五任主人是一个黑道家族的首领。

叶祯讲到这里,一直在房间角落里处理一些杂事的王杰希站起身走过来。

“已经过了休息时间,您该让阿修回房睡觉了,”他目光一转,正对上小孩子好奇的双眼,“睡前听您讲这样不吉利的故事,他可能整宿都睡不好觉。”

叶氏大家长只是随意地笑笑,叶修倒是兴奋地追问道:“刚才那些到底是不是真的?”

“不是,”王杰希毫不迟疑地回答,随手拍拍他的头顶,“老爷瞎编乱造逗你玩的。好玩么?”

叶祯大笑起来。

男孩似懂非懂地皱起眉:“您笑什么?最后他们都死了。”

“人都会死的,阿修,故事并不会让现实变得更糟或更好。”做父亲的把古董枪装进一个精致的匣子里,“不过杰希说的对,你是该去睡觉了。”

那天晚上叶修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失眠如王杰希所预料的那般来临。他掀开被子跳下床,踮着脚走到隔壁卧室门口——王杰希没有锁门,门缝里透着台灯的光。

彼时刚从法学院毕业的王杰希,正捧着一本厚重的小说在床头阅读,听见叶修进来,眼皮都懒得从书页上抬一抬。

叶修光着脚走过去,熟门熟路地钻进他的被子。

“是不是我们最后都会变成那样?”他从书本和手臂的间隙里看着王杰希。

年轻男人的面孔一半藏在台灯光线的背后,像虚实难辨的幽灵。但当他微微侧过身,整张脸孔就完全迎着灯光,任何阴霾都无所遁形。

“你不会,”王杰希说着,收回视线,随手翻过一页书,“你不会成为那样的人。”

叶修眨眨眼:“我变成什么样的人,怎么是你说了算?”

王杰希没有答话,只是把书合起来,伸长手臂越过叶修头顶放置在床头。

“今晚在这里睡吗?”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叶修嘴上说着,倒是没有动。

王杰希笑出了声,关上台灯钻进被子里。

叶修在黑暗中看着王杰希背对着他转过去,短发蓬松而柔软,隐隐散发着洗发水的香氛味道。他琢磨着方才那句话的意思,摸不清那只是一句随口的安慰,亦或是有别的深意在里面,而王杰希的背影又无声地拒绝着更多的问题。

于是他只好赌气说:“你还是拿我当小孩儿。”

“我没有,”王杰希很快回答,“你只要做自己,不需要成为任何人。”


后来叶修终于明白在自己恣意生长的时候,王杰希成为了一个怎样的人。

他躺在私人诊所的观察病房里小憩了一觉,醒来时方锐乔一帆他们已经走了,狭窄的房间里只有一张病床一些仪器和两只医药柜,房门关着,从外面传来模糊的人声,是两个人,勉强分辨得出音色却听不清内容。

过了一会儿果然见到王杰希推门进来。他左手手掌处上了夹板,用绷带缠着,脸上明显带着倦容。

王杰希注意到那道视线,举起左手让他看个清楚:“指骨脱臼,固定几天就好。”

叶修点点头,指了指自己身上固定胸廓的绑带:“那就扯平了。”

他盯着王杰希,王杰希也盯着他,彼此试探较量一般对峙了片刻,王杰希先笑了起来。

“胡说,”他扳着叶修的下巴,让侧颈处的止血纱布正对着自己,“这一仗很险吧?你该再稳重一些的。”

叶修把他的手捉过来,放在脸颊边蹭了蹭。

“叶明在这个节骨眼上发难,如果拖拖拉拉地行动,很快就会在陶轩面前暴露我们的意图。所以我只好兵行险着,幸好结果是好的。唐氏行动队果然名不虚传,事情办得干净利落,没留下任何证据,叶明又已经死了,陶轩暂时不会知道我们和唐氏的关系。”

“当初你和唐小姐是如何谈判的?你父亲在世时我同她打过交道,并不是一个会为眼前利益所动的人,倒是对你青眼有加。”

叶修笑眯眯地吻了吻他的手指:“你吃醋?”

王杰希答得面无表情:“唐小姐今年刚刚公布婚讯,未婚夫姓杜。不过据我所知,你在H城的时候,她也正在那里念大学。”

“情报真准。她是我的同学,我们还一起在西餐厅打工,我做侍应生,她演奏钢琴,据说是为了体验普通人的生活。”

靠墙有一把椅子,王杰希搬过来坐在旁边。

“所以你们打从一开始就预谋好了,假装谈判失败关系破裂,你顺理成章地怀疑起唐书森,又故意安排了那次袭击,演了一出苦肉计骗取陶轩的信任。我得说你们做得还不坏,唐氏中断了与叶氏合作的全部项目,台上台下的戏都做得很足,对我也隐瞒得很彻底。”

“但还是被你察觉了,不然唐昊哪还有命在。”

“那也在你的计划之中,不是吗?”

叶修从病床上坐起来。止痛药是有效的,折断的肋骨并不太疼,他坐在床边双腿垂下来,王杰希的椅子比床低一点,他因此得以平视对方。

“如果没有你,我真不知道命运会变成什么样子。”

王杰希一哂,好像叶修所想的是一件穷极无聊的事情。

但叶修跳下床来,站在王杰希面前,双手捧住他的脸,弓起身子低下头用自己的额头碰了碰他的。

年少时只觉得世界就如商店橱窗一般将一切陈列在自己面前予取予求,努力总有回报,希望必得回响。而今他终究看清,自己这般任性妄为竟能走出一条生路来,不过是因为背后始终有人以灵魂与肉体铸成铜墙铁壁,让他得以依靠仰仗罢了。

“从前只觉得父亲总让我远离家族和黑道,如今才知道他早就将最好的交付于我了。”

王杰希似是看透他心中所想,叹了口气,用未受伤的右手勾住他的后颈,仰起头吻上去。

叶修含着他的舌,手从脸颊沿着侧颈、锁骨和侧腰向下滑去。诊所并不是个适宜的地方,只好因陋就简跨坐在王杰希身上,拉开裤链把两人的东西拢在一处抚弄。王杰希靠在他肩上,脸埋进他的颈窝里,在逐渐升腾的欲巛望之中传来一声带着喘巛息的喟叹,像是从时间之外照进来一缕微光。

他说:“我不只是为了你父亲……也不只是为了这个。”

叶修心里一颤,几乎要交代在自己手心里。


TBC


【下一章】


我感觉我这个情话技能,放在现实里撩妹,一定是颗粒无收的,心塞塞……

老实说我觉得这文的连载速度不慢了,但是前面挖的坑读到后面肯定还是会忘,追连载避免不了这个问题……唉反正大家能记得多少就看多少吧!

评论(28)
热度(213)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