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全职高手/叶王】昨日之阱 - 18

估摸着二十出头完结。

传送门: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


两日后,叶修第一次以继承人的身份召集了知秋会的全体干事。他坐在本家议事堂的首座上,没有抽烟,所有人的视线都盯着他一个。坐在他左右手的是叶宏和叶锦。叶锦照旧是浓妆出席,叶宏则是在王杰希走进来的那一刻就沉下了脸。

本应作为叶宏幕后军师的王杰希,在失踪了一整个周末之后,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干事会议上,事先没有同叶宏打招呼,无疑已经传递了足够的讯息。

这次议事真正的主角是叶锦和王杰希。两人一唱一和,从查账发现疑点开始,把叶明与“外人”勾结,向杀手公司出卖叶祯情报,事发之后又试图杀王杰希灭口,最后被叶修当场击毙的事情串了起来,坐实了叶明的叛徒罪名。叶明身边的刘皓和陈夜辉作为证人被叶锦严密看管,其余细节不必全部摊开,也足以震慑四座。

知秋会的干事又岂是草包,自然明白原本应该由叶宏负责追查的事情,几个月来毫无进展,却在此时被叶修先声夺人,这是打了叶宏多响一记耳光。何况叶锦如此姿态,摆明了是与叶修站在一边,而刚刚被叶宏挖来自己手下做事的王杰希,到底也还是向着叶祯的儿子。叶氏本家除叶祯之外,叶宏、叶锦、叶明三足鼎立,而今叶修除掉了叶明这个叛徒,又得到了叶锦和王杰希的支持,形势如何,已是不言自明。虽然杀害叶祯的元凶还藏在幕后,但叶修这个继承人的位子,是不会再有人质疑了。

唯一有可能这样做的人,自始至终一言不发,直到散会时还坐在椅子上。

叶锦朝叶修递了个眼色,叶修摇头示意她不必过问,就和叶宏一起留到了最后。

王杰希从末席走过来,坐上叶锦的位子,坦荡地任由叶宏用钝刀似的目光剜在脸上。

“二当家……”

他语气相当诚恳,但只是开了个头就被叶宏挥手打断。叶宏面色不善,倒还算克制,被人罢了这么一道还能保持冷静态度应对的人,在知秋会也算难得了。

“你们下得一局好棋啊。阿修,是我小看你了。”他语速依旧很慢,像是只要稍不留神就会结巴起来。

叶修直到会议结束,才从口袋里摸出香烟,顺手也递了一支过去,自己点上了,才把打火机往叶宏手边推过去。他故意做出这样的姿态,今后他与叶宏之间就不再是小辈与长辈,而是知秋会首领与下属的关系了。

“四叔,您知道的,我无心针对您。叶明做了错事咎由自取,我如果不能亲手替父亲报仇,便是枉为人子。”

叶宏平素很少抽烟,但此时还是接过来,只吸了一口就拿在手上。“你凭能耐除掉叛徒,我没什么可说的。只是这借力打力、借刀杀人的本事,倒真不像是你父亲教的。”他视线一转,轻飘飘落在王杰希身上。

王杰希明白,此时的叶宏已经不便对叶修表露敌意,这敌意自然就都冲自己来了。他在心里笑笑,并不在乎,如果叶宏能承认叶修继承人的身份,些许恶名根本无足挂齿,何况假意投靠叶宏确实是自己的主意。

可他尚未开口,就被叶修抢了先。

“您别怪王杰希——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是我要他那么做的。您要是心里不痛快,今儿个咱们也就摊开了讲:过去父亲怎么待您,往后我也就怎么待您,本家的这些事,您要是还愿意替侄子担待,就多担待着,哪天您不想担待了,我也一定好生伺候着,让您舒舒服服地过日子。”

叶修咬着烟蒂,藏着半分笑打量叶宏的脸色,见他不答话,便继续道:“据我所知,四婶没有生养,您在S城……我那个不姓叶的小堂弟,今年该上高中了吧?不如就把他接到您身边来,四婶那边我替您去说。”

叶宏面上不露痕迹,心里却是一跳。他在S城的私生子向来藏得很好,就算是叶祯也知晓不多。按照叶家的规矩,外面的孩子是不许进家门的,何况他的妻子是个极要强的女人,叶祯在世时曾决绝地禁止他把儿子带回家来。他本想叶祯作古之后自己若能做了叶氏的主,儿子的事自然不在话下,却没想到叶修连这一层都掌握得清清楚楚了。

但他同时也明白,叶修既然掌握了消息,大可以用那孩子作为要挟。此时叶修愿意卖这个人情,已是给足了他的面子,若是再不领情,恐怕就要改吃罚酒了。

于是他暗自叹息,低头道:“当家的愿意成全我一桩心愿,那就再好不过了。只是杀害你父亲的元凶还没找到,按照规矩,须得除掉仇敌报了仇,你这个家主才坐得名正言顺。接下来该如何做,想必你心里也有谋划了?”

叶修轻描淡写地笑笑:“事已至此,尽力而为吧。”


王杰希左手不便,离开本家便是叶修开车。前一日忙于给叶明的事情善后,一整天都在叶锦的公寓里商议对策,眼下这一桩事总算有个结果,连日来的疲惫都涌上来,上车之后王杰希很快昏昏欲睡。叶修瞥见他这副样子,索性就把车子开得很慢,磨磨蹭蹭到了家门口,停在路边拿出手机同方锐联络。

方锐乔一帆这一班人,眼见是藏不住了。如今知秋会局势初定,也正是需要扶植自己亲信的时候。叶修一边算计着时机一边又有些不忍心,别人说不准,方锐这小子是十足的江湖秉性,在这鱼龙混杂的俗世里过得最是舒心。当年林敬言把他从街上捡回去,放在呼啸的羽翼底下养着,他也只管做自己的。如今在兴欣酒吧,一半是承了叶修的人情要还,另一半方锐不说,叶修也猜得到,无非就是觉得有趣儿。这样的人进了等级森严的知秋会,就算许以高位,说不定心里也一百个不乐意。叶修这样想着,就觉得改日得找他们几个单独谈谈。

当然在这之外,事情还不算完。他让方锐小心安排,让自己与唐柔见一面。虽然在众人面前只说叶明出卖消息给杀手公司,但幕后人的身份他心里清楚得很。刘皓虽然只是陶轩安插在叶明身边的一双眼睛,可此人心思活络,对叶家和陶家的消息都颇为灵通,为了保命又什么都肯说,故而叶修手里掌握的证据虽然不能在法庭上给陶轩定罪,但对黑道来说已经足够了。

陶轩已有半只脚踩进陷阱里,剩下的事必须一鼓作气,时间拖久了陶轩早晚会觉察。而眼下摆在叶修面前的阻碍,就是家里那个孩子。

王杰希小憩之后悠悠转醒,睁开眼就看到叶修沉思的侧脸。叶祯的影子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但其实叶修的长相更肖他早逝的母亲,王杰希在相册里见过,抱着两个孩子笑得落落大方,眉眼与如今的叶修颇有几分相似。叶祯向来不在旁人面前提起亡妻,只是王杰希单方面猜度他用情颇专,不然何至于二十多年孑然一身。

这样想来叶修的性子还是随了父亲。

“在想什么?”

他刚睡醒,嗓子里有些混浊的杂音。叶修挑眉看过来,先送上一个吻,手指插进王杰希发根,弄乱了他用发胶精心打理的造型。

“我不擅长应付小孩子,”叶修说着,抬手指了指不远处行道树背后的屋顶,“王老师你就不一样了,给我出出主意?”

王杰希知道他指的是谁。

邱非被陶轩派到这里来,做眼线是失格的,那孩子过于耿介单纯,不懂得刺探消息和解读形势。大概陶轩也没指望叶修真能容得下一个具有威胁的眼线,所以才选中了邱非。陶轩因此掌握了叶修的大部分行动路线,但要瞒着邱非去做些事也并不难。

所以叶修担心的并不是情报方面的事。

那孩子是一把快枪,却不是握在叶修手里。

“你心软了?可现在处于优势的并不是你。”王杰希拍了拍他的手背,“要胜券在握才有资格去同情你的对手,在那之前不要心存侥幸。”


唐氏召集R城黑道委员会成员进行一次“聚会”,是在叶明的事情尘埃落定一周之后。请柬送到叶氏本家,叶宏为表姿态,亲自送到叶修家中。那天气温很高,他从外面走了几步进屋,在空调房间里还是不停地出汗。

“委员会已经三个月没有任何动作了,”他向翻看请柬的叶修解释道,“最近一次召集聚会的也是唐书森,也就是你父亲遇害的那天。在此之前,按照惯例,应由本城五大家族轮流做东,每月一次。”

请柬写得很简单,时间定在三日之后的晚上,地点在唐氏新城马场附近。那个区域警署管辖松懈,适合黑道活动,邀请的仅是五大家族首领,也没有提具体的事宜。

“委员会没有实权,大部分时候可能也无非是吃吃饭玩玩牌,但如果有什么动作,一定都是翻天覆地的大事。这是你作为叶氏大家长第一次参加聚会,啰嗦的话我就不说了,王秘书从前一直陪你父亲出席,他有发言权。”

叶宏把话说到就告辞,叶修和王杰希送他上车,走过门厅时他瞥见了守在门口的邱非,脚步没有停。

“小心那孩子。”叶宏坐上自己的车子时,压低声音对叶修说。

叶修好似不在意地笑笑:“我明白。”


TBC


【下一章】


可能大家看着挺枯燥的,其实我写起来更费劲,然而自己挖的坑,跪着也得把剧情圆上……

评论(29)
热度(222)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