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全职高手/叶王】染霜(短篇end)

王杰希又一次在理发店睡着了。
服务生结账时开玩笑说,王先生您到底是老主顾,从来都放心让我们弄,您看您这贵宾卡——
王杰希漫不经心:“续上吧,刷卡。”
对方乐颠颠地接了,手指在键盘上噼噼啪啪地操作,一边还夸他:“您瞧,还是染黑了精神,特别显年轻。”
王杰希嘴角忍不住动了动,嘴欠问了一句:“您看我像多大的?”
“您这话说的,在咱们这儿办卡都十来年了,这头发染黑了啊,也就三十,真的!”
王杰希心里憋着笑,往镜子里瞧了一眼,直摇头。

他在自己头顶发现第一根白头发是在二十岁那年。要说这少白头吧,大小也算个病,他打从一开始就没上心,因为白发实在是不多,偶尔看见了就顺手拔了,旁人都不知道。
不过后来还是被叶修发现了,跟发现新大陆似的激动半天,手里攥着那根纯白的头发说王大眼你也有今天,人质在哥手里你说怎么办吧!
那会儿王杰希身上就没穿什么衣服,人还困得迷迷糊糊,任由叶修在自己脑袋顶上乱翻,就那么一根头发在他手里,扯得头皮刺痛,好像被他攥住了心尖儿似的。
于是他说:“不怎么办,撕票。”
叶修笑了一声,把头发连根拔了,从床上跳起来在屋子里找了张纸叠起来,把头发丝儿放进去。
“我说,这么辛苦啊,微草那班熊孩子不好带?”
“一般般,比嘉世强多了。”
屋子那头的人嘿了一声,不做声了。过了一会儿王杰希闻见烟味儿,脑子渐渐清醒过来,揉了揉脸坐起身,瞧着那人坐在窗边上吞云吐雾。
“你有什么打算?”他也没指望叶修说实话。嘉世战队的事情,叶修向来不爱多说,不过王杰希看得明白,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当队长的又天生不擅长团队建设,再这样下去对叶修对嘉世都不会有好结果。那会儿王杰希一冠在手风头正劲,就算刚刚过去的第六赛季被蓝雨压了一头,微草的形势还是一片大好,好到让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宽慰叶修。
好在那人向来是个蒸不烂煮不熟的,到了这时候也就是挑挑眉毛,苦味合着烟味往肚子里咽,咽下去还要朝王杰希笑一笑,向他招招手。
王杰希光着脚,懒洋洋地拖着步子走过去,刚走到窗边就被他囫囵圈住了腰。
“你不是会看相吗?那就好好看看,哥像怕事的人吗?”
王杰希哼了一声,把眼皮底下那颗毛茸茸、乌黑黑的头揉乱了。
“我看你像搞事的,专搞大新闻的那种。”

后来叶修还真是带着大新闻重出江湖,挑战赛杀败了老东家嘉世,带着一班新人风风光光地回到联盟。
那会儿王杰希已经不再拔白头发了——他懒。他临时接受采访,记者揪着叶修和嘉世的爱恨情仇不放非要让队长们挨个发表意见,给了巨大的特写镜头。结果视频挂上网没几天,就有好事者把王杰希截图出来,高亮圈出他头顶的几根白头发,在荣耀论坛水区发了个情真意切声泪俱下的帖子,控诉微草战队新人不给力,青黄不接累得王队长操碎了心一夜白头,顺道还隔空黑了方士谦一把,说他拿了冠军就跑路,让王队长把微草一肩扛。这帖子捧一踩N引起网友特别是微草队粉极大的不满,但王杰希的白头发是货真价实的,广大王粉纷纷捧心哭泣,一度战队收到成箱的黑芝麻粉核桃粉黑豆粉,以及各种牌子的养发护发产品,连经理都惊动了,大晚上带着高英杰刘小别袁柏清来敲王杰希房门负荆请罪。
王杰希觉得他们太冤枉了。不就是几根白头发吗,他真没用脑过度,也没秃,更没肾虚肾亏。他妈也是少白头,十有八九是遗传,作为联盟好队长,怎么也不能让队友背这个黑锅。于是他第二天就跑去俱乐部最近的一家发廊,把头发给染了。
——至于好事者把他染发的事儿给挖出来,又是一通真情实感说王队长为微草白头又为微草办卡,实在含辛茹苦令人掬泪,这都是后话了。

不过道理是不错,头发乌黑发亮,显得人特有精气神。他染了几次也就习惯了,一直染到从微草光荣退役。
队里的年轻人和比他早退的老朋友们热热闹闹给他开欢送会,方士谦主动替他收拾行李,一帮人浩浩荡荡把他从饭桌上直接送到叶修在B市的家门口。
那房子是叶修退役之后全款买的,为了什么不言自明。队友们恭送王杰希告别微草去单刷荣耀史上最大BOSS,叶修趿拉着拖鞋下楼来,一副就此接管王杰希余生的样子和众人挨个握手,嘴上说老王以后就归我了你们没事儿别瞎骚扰他,眼里的笑意快要满出来了。王杰希趁自己金蛋子还没往下掉,赶紧推着叶修上楼,在楼门口挥挥手作别自己荣光万丈的电竞职业生涯,头也不回地奔着未来的广阔天地去了。
这一晃就是十年。

王杰希从发廊出来,溜达着往家走,半道收到叶修的信息,顺路去超市提落了一瓶生抽,进家门还没脱鞋子,那人就从厨房里探出身子来——围着围裙举着锅铲,说今儿吃大餐,松鼠鳜鱼。
说起来叶修此人出人意表之处绝不仅限于打游戏。王杰希这些年来体会愈发深刻。当年那么不会过日子的人,如今也烧得一手好菜,虽然来来去去花样不多,胜在专精。这么些年他模样也不怎么变老,年轻时候烟抽得凶作息又一塌糊涂,人到中年却连根白头发都没见,也是稀奇。
当晚俩人在餐桌上尽了兴,又在床上折腾了一回,出了一身汗,一起钻进浴室,又互相吹干头发。王杰希抱怨说一个晚上洗两回头,头皮都脱掉一层,叶修笑嘻嘻任凭他举着吹风机在自己头上摆弄。他随手拨拉那头浓密柔软的短发,就这么拿眼一瞥,突然瞧见一茎白发。
他把吹风机关上,定睛细细瞧,的确是从头到尾都白了,虽然只有这么一根,可白了就是白了。
“得,这下扯平了。”
王杰希把它揪下来给叶修看。叶修“哎呦”一声,拿过来就往屋子里跑,翻箱倒柜找了半天,找出一个白纸包——纸有些年头了,看上去也不是那么白。
叶修小心翼翼打开纸包,用手指头捻出另一根白头发来。
两根白发归在一起,合成一个,分不清谁是谁了。
他拉过王杰希的手,把头发放在摊开的掌心里。

“以后就别再染了。”
他笑着说。

评论(59)
热度(650)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