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全职高手/叶王】昨日之阱 - 19

一句话剧透:原本是boss战前的flag时间,但老叶说,不立flag,我们要HE,于是老王给他发了颗糖。

传送门: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我听着薛之谦老师的《我好像在哪见过你》当BGM写的。


>>>>>>>>>>>>>>>>>>>


在接到唐书森的邀请之后,叶修很快去见了陶轩。

嘉世事务所仍旧是那番样子,邱非站在两人的沙发背后也依然笔直挺拔,好似他们谈论的事与自己全无关系。

知秋会那边自然有消息传到陶轩耳朵里。叶祯去世三个月后,叶家终于有了能够服众的继承人。对陶轩而言,不管是叶明还是叶修,能够获得权力的那个才是真正有价值的盟友,所以这样的结果是他所乐见的,也丝毫不向叶修隐瞒这一点。

而唐氏这一次召集委员会,正是一个双方等待已久的绝佳时机。

“听说陶先生在唐氏的新马场也有些投资?”叶修喝着茶,装作无心地试探过去。

陶轩一哂,道:“起初是有这个想法,和唐先生接触过几次,还是行不通。你瞧,这么大一块肥肉,唐氏到底是独吞了,其他几个家族的生意,这几年愈发不好做,是时候该做些改变了。”

这个“改变”从何处开始,自然不必说。

叶修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图纸,正是这次唐书森召集聚会的别墅周边地图。

“我在知秋会立足未稳,手上能调动的人手不多,但只要陶先生愿意借我一臂之力……”

他的视线从图纸上抬起来,落在陶轩那张成竹在胸的脸上。

“唐氏这一块蛋糕,我愿意将三分之二奉上。”


“你确定要这么做?”

当叶修把地图摊开方锐面前时,年轻的调酒师露出罕见的为难表情。此时他们坐在兴欣酒吧一个隐蔽的包厢里,王杰希仿佛置身事外一般看着他们两人排兵布阵。

“陶轩不可能对我完全坦诚,他的实际行动一定会和约定好的有出入,所以仅仅是在聚会中拿下他本人远远不够。届时唐昊会配合我们行动,但我和唐柔一旦进入那间屋子,恐怕就不能与外界联系,你们必须见机行事。”

叶修推开地图,整个人向后仰去,靠在沙发背上,摸出香烟点起来。

“还有,我们人手不足,这一次必须借助叶氏本家的力量,但你是指挥不动的,我也不可能把叶氏行动队交给一个他们眼中的外人,所以——”

他眼皮一抬,朝王杰希看了一眼。

“要劳烦王秘书亲自出马了。”

原本抱着手臂垂着眼一脸漠不关心的王杰希,此刻突然一愣。

“这不可能,”他立刻说,“通常大家长们都会带一两个副手或是保镖,你身边不能没有人照应——更何况你眼下根本无法摆脱邱非。如果我不在你身边,你难道要一个人面对陶轩和他的手下?”

叶修夹着香烟,吐出一口袅娜的烟线,那笑容藏在烟幕之后,又像是那个刚从远方归来的陌生青年了。

王杰希心头一跳。

“我会请四叔陪我同去,到时候也可以做个见证。至于你——”

叶修略一停顿,抬起手把这口烟续上,才缓缓说:“我想你留在场外比较好。”

王杰希的视线仿佛被那层烟幕阻断,这一刻他纵然了解叶修的用心,却陡然生出一股混杂着恐惧的不安。

但他默不作声地接受了这一切,眼神低掠过桌面投向空无一人的角落。而叶修终于抽完了这一支烟,潦草地把烟头丢进玻璃缸里,重新伏到桌边。

坐在对面的方锐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在行动的前一天傍晚,大雨不期而至。入夜后电闪雷鸣仿佛要将整座城市撕裂,雷声炸在近处,邻居家的狗一阵狂吠,即便是隔着瀑布般的雨声也听得清清楚楚。

事前准备都已停当,人事已尽,天行无常,这无疑是一场押上性命的豪赌。王杰希心如明镜,这样的阵仗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从前叶祯在时,也有过许多凶险的时候,有时他独自一人,有时他站在幕后,但自从十几年前宅邸被袭击之后,他还从不曾这样手足冰凉无法入眠。

当年他只是个无所适从的学生,叶家的两个孩子还那般年幼,他们在昏暗的房间中望着自己,那眼神令他觉得自己必须做些什么,成为那个世界的一份子,才能在枪声中保持冷静镇定,守护他该守护的人。他的恐惧与心悸源于自己的无力,而自从他真正成为一个强者,他就几乎忘记了软弱的滋味。

他在黑暗中握着自己的伯莱塔M9,就像抚摸自己的另一只手臂。他已经将手枪拆解重组过三次,心中的阴霾就如同窗外的瓢泼大雨一般丝毫没有停歇的征兆。闪电劈开云层时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心想这一切的缘由都是显而易见的,自己之所以无法坦然面对命运的判决,说到底还是存有缺憾。

他拉上窗帘,把暴风雨尽数拦在窗外,转身走出自己的卧室。

隔壁的房间空着——床上有躺过的痕迹,但房间的主人也和他一样失眠。他沿着走廊摸索下去,在一楼的书房里寻见一点明明灭灭的光。

叶修就躲在这烟头的火光背后,在幽明中静默地望过来。


王杰希打开桌上的台灯,暖光笼罩了眼前这一片狭小的空间,如同在这光线之外,一切黑暗都包藏祸心。

他在叶修对面坐下,那双眼睛带着点好奇安静地打量着自己,随后叶修捏住香烟,带着点笑意说:“你好像有话要说。”

王杰希不动声色地回望。

对方摇了摇头:“那像是某种道别,我不喜欢。”

他在心底叹了口气。

“我回到这里不是求死的,就算是和你一起赴死也不行。”叶修把剩下的小半支烟隔着桌子递到王杰希嘴边,看着他嘬了一口,眼角弯弯地收回手,“我们都得活着,两边的战场都要赢下来。而我信不过别人,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人选了。”

这些王杰希当然知道。他并不质疑叶修的决定,甚至为此感到欣慰。

“如果你想和我说说话,我们不妨聊点别的,”叶修用拿烟的手抓了抓头发,“这鬼天气真让人不安。”

所以他们是一样的。

王杰希微微扯了扯嘴角,逐渐放松下来,背靠在椅子上,双手交叉搭在翘起的右腿上。

“那么,给你讲一个无趣的故事吧。”


在叶修离家后的半年里,叶祯并没有交给王杰希任何重要的工作,他依然只是帮大家长处理一些琐碎杂务,知秋会的权力核心就摆在他面前,可望却不可及,这让他摸不清叶祯的意图。

彼时R城并不太平。叶氏的仇家蛰伏数年卷土重来,对方是叶祯的老相识,还曾是知秋会的异姓干事,奈何撕破脸皮分道扬镳,最后拔刀相向不死不休。

在这样的时候叶祯当然需要值得信赖的人。王杰希不怀疑大家长对自己的信任,他陪在叶祯身边的时间抵得过半个儿子;王杰希也不否认自己的野心,这野心是叶祯赋予的,是叶祯所默许的,他要成为叶氏真正的臂膀肱骨,不然他留在这里就没有任何意义。

可是叶祯这样的态度,让他觉得自己或许正在成为另一个叶修——被交付了确凿的使命,却没有得到与之匹配的机会。

但王杰希毕竟不是冲动的青春期少年,他很有耐心,尽管心中困惑,依然兢兢业业跟随叶祯做好自己分内的事。

直到有一天,叶祯把他叫去办公室。

“我需要你去B城处理一点事,”大家长捏着雪茄靠在单人沙发上说,“与我们长期合作的军火商最近似乎不太安分,答应给我们的东西迟迟没有交货,我希望你带着这笔钱去B城’说服’他们。我会给你安排一些人手,事成之后把货物交给他们,你可以回B城的老家看看。”

王杰希皱了皱眉:“我不需要探亲假,和他们已经没有联系了。”

叶祯笑了笑。他不常笑,笑起来眉眼弯弯,却往往令人捉摸不透。

“回去看看吧,或许你会改变主意。”


于是王杰希顺从他的意愿去了B城。“说服”军火商重新与叶氏合作花了一些时间,王杰希虽然是个新手,但在叶祯身边积累的经验让他迅速掌握了交涉的要领,最终用了些非常手段令对方不得不接受叶氏开出的条件。叶氏本家的人带着这批走私军火连夜往回赶,王杰希就悄悄在B城住了下来,避开当地黑道的耳目,好似一个前来出差的普通上班族,住进廉价的连锁酒店,凭着旧时的记忆找回了过去的宅院。

那是一片鱼龙混杂的住宅区,离开至今没有太大改变,从路边走过,家家户户的院子都半荒废着,路上少有行人,好似他十八岁的光景重又倒流。

他停在自家门前。小院里的杂草和半死的月季纵然陌生,那棵斜斜长出栏杆的槐树都总还是熟悉的样子,他还记得小时候爬树摘花,只为吮吸一口甜甜的花蜜,搞得一地落花浑身脏乱,总是被母亲训斥。想起这些他不禁微笑,或许正如叶祯所说的,这么多年了,是该回来看看的。

于是他按响了门铃。

片刻之后从房子里走出一个系围裙的主妇,眉眼还算清秀,可惜过早地衰老了,皮肤粗糙眼角细纹密布,对着他露出疑惑的神情,用生硬的语气对他说:“推销员的话,就请回吧。”

王杰希一愣,这才意识到自己一身西装领带手提包,看上去真的像个上门推销的人。

他苦笑,记忆中的脸孔没有一张能对上眼前的女人,只好客气地解释:“我是来找人的。”他报上自己父亲的姓名。

女人皱起眉:“他已经过世很多年了。”

王杰希垂下眼:“是的,我知道,所以……他的家人还住在这里吗?”

“您是他的熟人吗?”对方明显地戒备起来,这让王杰希想起自己那个滥赌成性的父亲一度欠下许多高利贷,甚至到了把亲生儿子推出家门还债的程度,或许这女人是把自己当成了讨债人吧。

可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早在父亲盗用自己的证件去借债的时候,在赌场的讨债人找上门的时候,在他代替父亲去承担未知命运的时候,他与这个家的纽带就已经断裂了。那些糟糕的回忆在此时如浪潮般涌上来,懦弱的父亲,绝望的母亲,躲出家门的兄长……他终于想起自己是这个家所抛弃的儿子,他们将他丢给讨债人,好像这样就能换得一时安宁。而事实上当他机缘巧合被带到赌场的幕后老板面前,他的确用自己一生的命运交换了他们所期望的东西。

那时候叶祯饶有兴味地坐在他面前抽着雪茄,仿佛一时兴起,对他说:“我可以让你父亲的债务一笔勾销,甚至给你一笔稳定的收入,如果你愿意,足以支付家人日后的开销——但你要替我做事,从今往后你的命就归我了。你愿意么?”

他想自己是没有选择的。后来他问起叶祯为何会将一个不知底细的年轻人带回去给双胞胎兄弟做家庭教师,大家长只是漫不经心地说,你那时有一双干净的眼睛。

——而今它们都已染上混沌的颜色。

王杰希站在自己从小长大的房子前,面对那个陌生的、或许是他嫂子或者保姆的女人,突然觉得十分轻松。

“以前受到这家人的照顾,路过就顺道来打个招呼,”他礼貌地向对方欠了欠身,“不过,我想还是不要打扰了,抱歉耽误您的时间,祝您诸事顺心,再见。”

但是已经不会再见了。

王杰希留下满脸茫然的女人,转身走上来时的路。他未曾料到多年后再回到这里竟能得到某种近乎救赎的释然,年少时所有好的坏的一切,与如今的自己都已毫无关系。或许当初追随叶祯是别无选择,但他已经走在了这条路上,就会一直走下去。

他终于可以坦然拥抱自己的命运。


回到R城的当天,叶祯并不在家中。王杰希向本家的亲信询问,得知叶祯带人去了码头仓库与“老对手”谈判,放下行李便驱车前往码头。

事实证明他去的正是时候。

对方根本没有与叶家和解的打算,设下圈套将知秋会的人引开,把叶祯困在仓库里。

王杰希能够迅速地判断出形势,因为叶祯在自己的手机上给他留了一道后门,必要的时候王杰希能定位叶祯的位置并且监听到仓库内的声音。

在与叶氏行动队取得联系之后,王杰希握着枪悄悄潜入仓库。对方人手不多,这给了他可趁之机,借助掩护摸索到双方对峙地点附近。从他的视角看过去,叶祯孤立无援躲在集装箱的死角里,叶氏的手下死伤惨重,仅剩的几个与叶祯也有些距离。叶祯那位“老朋友”毫无遮挡地站在空旷地带,举枪指着叶祯藏身的方向。

“别挣扎了,”对方冷笑着说,“这样拖延时间多没意思,把密码交出来吧。”

叶祯的声音从集装箱背后传来:“那个保险箱里的东西,对你还有什么意义?你根本不需要当年事情的真相,只想要我的命而已。”

对方静了一会儿,突然大笑起来。

“你一个人怎么够?我一家老小都因为你丢了性命,我该让整个叶家陪葬才对。你的兄弟很快就会下去陪你了,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啊,我想起来了,你还有两个儿子,我会找到他们让你一家团聚的,不管你把他们藏在哪里——”

叶祯叹了口气,从掩体后走了出来。

然而在他完全暴露于枪口下的那瞬间,有一个人影从无人关注的阴影中冲出,挡在两人中间。

对方毫不迟疑地开枪。

那人影被子弹命中,向后退了半步,竟然堪堪站稳了,原本双手握枪,此时右臂无力地垂下来,左手却还稳稳地举着,在短暂的瞄准后,利落地扣下扳机。

王杰希连开四枪,枪声在封闭的仓库内不住地回响,如同接连不断的炸雷冲击着耳膜。

然后他忍着枪伤转过身去,看到叶祯在几步之外举着枪,枪口正对着自己。

那张一向镇定的脸上,竟闪出一丝惊讶。

王杰希双腿一软摔在地上。与此同时叶祯也放下枪,冲上来连拖带拽把他挪到相对安全的地方。

首领一死,对方乱了阵脚,叶祯带着剩下的人手与他们相持了一阵,终于等到叶家的支援赶来控制住了局面。王杰希被送去私人医院接受治疗,右肩贯穿伤,不算严重,处理好伤口后打过吊瓶就回到叶家。


当晚叶祯破天荒地到王杰希房里探望,一脸感慨万千毫不掩饰地露在脸上。

王杰希勉强笑笑,替他打破寂静的僵局:“您以为我不会回来吗?”

叶祯背靠着墙壁站在床脚边,平静地摇了摇头:“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你已经回家看过了?”

“是。”

“那么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你不是一定要走这条路,为什么选择回来?”

“只是觉得我已经属于这里了。”

“哦?”叶祯嗤笑一声,走到书桌边,拉开椅子坐下,“你想成为这个家的儿子么?”

王杰希平躺在床上,肩部的伤口因为麻药逐渐失效而隐隐作痛,但与疼痛相伴的,竟是心里莫名的安定。

“您不需要第三个儿子了。我之所以会在这里,原本也不是因为您需要我。不。从一开始,您就是为了您的继承者,您要为他培养一个得力助手,就像饲养一只伥鬼。您把我从外面的世界拉进来,让我成为您所希望的样子,再为您的儿子舍弃性命。”

叶祯一愣:“也不用说得这么难听吧?”

“可我就算知道这些,也还是认为,自己应该回到这里。”王杰希微微笑了起来,“不是因为无处可去,也不是因为亏欠您恩情。甚至也不是您将我变成什么样子,是我自己想要成为这样的人。”

叶祯沉默片刻,伸长手臂揉了揉他的头发。

“我的父亲是个非常严厉的人,他从没给过我选择的机会,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们也和我一样……不过我或许还是做错了,才让阿修那么讨厌我。”

王杰希眨眨眼:“小孩子总会长大,他会原谅您的。”

“但愿吧!至少他应该会原谅你。你喜欢他吗?”

这还是叶祯第一次直白地与他谈论这个问题。王杰希心里没什么别扭的感觉,他和叶祯原本就是开诚布公无话不谈的。

“或许吧。但就算抛开这一层关系,我也一样会成为他的盾牌他的武器。”

“就像今天你为我挡这一枪?”

“是。”

“或许比这更多?”

“是。”

“甚至有一天你们都要搏上性命,你也不会后悔么?”

王杰希思考片刻,缓缓答道:“我不知道。但如果他重新回到这里,如果他还信任我,我想要和他一起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哪怕是无间地狱?”

“这里不是地狱,虽然也不是天国,但这就是我们生存的地方,”他笑着看向叶祯,“您难道不是这样想的?”

叶祯那双一贯古井无波的眼,终于也从深渊中浮起一点光亮来。

“你是个好孩子,”他说,“我没有看错人。”


王杰希在台灯泛黄的灯光中凝视叶修的眼睛。玻璃烟缸里横陈着三只烟蒂,还有一支烟点燃了架在烟缸边缘。年轻人的视线透过烟雾与他交缠,如今再也没有什么阻隔盘亘在他们之间了。

“我要说的都说完了。”

他从座椅上站起来,却又俯身下去越过办公桌寻觅叶修干燥的双唇。

窗外的雷暴还没有停歇,但他步履从容地走出这间屋子,听见年轻人在身后道了一句“晚安”,心想自己或许能够睡个好觉了。


TBC


【下一章】


我喜欢叶老爹,嘤嘤嘤嘤嘤。

评论(23)
热度(252)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