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全职高手/叶王】昨日之阱 - 22

还记得老叶说,打完boss晚上回家来点刺激的?

boss真的非常委屈了。

【昨日之阱本宣】  

【昨日之阱预售】  【NL二刷】  【我我他他三刷】

传送门: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


对于夏仲天的到来,叶修也是始料未及。这个或许会在不久的将来成为嘉世一把手的男人只带了两个保镖,腰杆挺得笔直走进会议室,与众人一一打招呼,最后站在陶轩面前。

陶轩被缴了械,左右被人架着,没有反抗的余地。夏仲天面对他,不卑不亢地笑了一下。

“陶哥,我来接您回去。”

陶轩盯着他,嘴角抽了抽,到底没说什么。

叶修在旁边看着,相关的事情都听王杰希在通讯线路里说了。王杰希还留在外面,怕再出什么乱子。叶锦住所的炸药被顺利找了出来,证明夏仲天手中的筹码的确是真的,剩下最后一个炸药和引爆器,若是不答应他的条件,恐怕没那么容易了结。

“叶少,虽然我没有这个资格,但还是得向您赔罪,”夏仲天态度颇为诚恳,当着众人的面向叶修鞠了一躬,“陶哥确实做错了事,您让我把他带回去家法惩处,从今往后R城道上绝没有他的位置了。您要是还不满意,嘉世愿意转让南郊赌场的全部股份,我这就立字据,改日再把正式的合同亲自送到您手里。”

这么几句话,就把陶轩的作为和嘉世撇了个干干净净。叶修心里五味杂陈,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但他还是接受了。夏仲天把字据交给他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一件有趣的事情。

“夏先生为了这一天,谋划很久了吧?”他有意把对方往身边拽了拽,用只能让对方听见的细小声音说。

夏仲天没明白他的意图,微微一愣。

“莫非我今天的行动,也在夏先生意料之中?”

对方这才恍然,退开一步摆手道:“叶少过虑了,夏某又不是神仙。但我的确等了很久,枕戈待旦不敢懈怠。今天的场合,对叶少来说是个机会,对我也是一样。我无心与叶氏为敌,大家互惠互利各取所需,要比鱼死网破强多了,想必叶少也是这么认为吧。”

叶修打量他平平无奇的脸,从眉眼间看不出什么头绪来,只是直觉此人日后必定不好对付,与其在未来多一个敌人,不如在眼下多交一个朋友。

而对于接受这个结局的自己,叶修也感到些许惊讶。

“四叔以为如何?”他在与夏仲天达成交易之后,才慢条斯理地踱步到叶宏身边,顺手从兜里摸出烟来点上,“这么个结果,天国的老爷子会满意么?”

叶宏也是绷了好些时候,这会儿稍微松了口气,竟然向叶修讨了一支烟来,叔侄俩好似从无芥蒂一般肩并肩站在会议室的墙边。

“说老实话,没想到你能做到这个地步,”他自嘲地笑笑,“原本我陪你过来,遗嘱都写了,做好了回不去的打算。就在刚才,我还担心你或许不会接受夏老板的条件,怕你小看了嘉世,那可就真的祸福难料了。”

叶修斜着眼睛瞧了他一眼,没想到还能从这个四叔口中听到这番夸奖的话来。

“不过你凭什么相信夏仲天的担保呢?你本可以把条件开得再高一些的。”

叶修咬着烟头想了想,答道:“或许是觉得他与我之间有些相似之处吧。”

他吐出一团烟线,转身想走,走出两步又停下来,扭过头看向会议室角落里被人看管着的少年。

夏仲天刚好在他旁边,顺着这道视线看过去,向叶修说道:“听说那孩子是陶哥放在叶少身边的枪,现在要如何处置,听凭叶少一句话。”

叶修迟疑了一下,走到邱非面前。少年人不似平时那般冷漠,失了魂一般双眼茫然发怔,见叶修过来,也只是抬起头,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陶轩是怎么给你下命令的?”

邱非嘴唇抖了抖,低声答道:“他说看他的暗号,什么都不用管,开枪杀了你。”

叶修拍拍他的肩膀,试图让他放松一些:“你也看到了,陶轩现在做不了你的主,你日后有什么打算?”

邱非低下头,从叶修的角度只能看到他微微发抖的眼睫毛。过了一会儿少年终于抬起脸来,给出了相当坚定的答复。

“我要回去。”

“回去?嘉世?”叶修指指夏仲天,“那个人吗?”

邱非“嗯”了一声。

“也好,”叶修吐了口气,示意左右把邱非放了,“你跟着他,最好以后都别再栽在我手上。明白我的意思吗?”

少年向他深深鞠了一躬,快步走到夏仲天身边去了。


与嘉世之间的善后工作,绝非一时半刻可以完成。叶修和叶宏向唐书森告辞返回叶氏本家老宅,夏仲天则带走了陶轩、孙翔和邱非,并如约将最后一处炸药的安置地点和引爆器双手奉上。地点就在老宅附近,叶宏因此向本家的手下发了一通火——前些日子知秋会疲于内斗,的确是疏忽了警戒。叶修提议叶宏暂时搬出老宅避一避风险,被这个顽固的叔叔断然拒绝了。

王杰希那边与唐昊一道清点了损失,把伤员妥善安置了,一转眼方锐和他的小队已经不知所踪。他打开通讯器找人,那头讲话的却是他们之中最难以沟通的包荣兴。

“方锐大大说后面的事儿不好玩我们就不掺和了,提前带我们去吃庆功宴啦!王秘书你来不来?——哦,你还是别来了,大大说不带老大家属玩儿。——哎?那老大会不会生气啊?……”

王杰希懒得和他掰扯,随便应付了两句就断了通话。方锐他们毕竟是叶修从H城带回来的,算不得知秋会的人,轮不到他来差遣,他也没有差遣的兴致,既然人都安然无恙,他也就不多过问了。

但唐氏这边还有些应酬的事,叶修他们走了,只好王杰希来做。他过去同唐书森和唐柔都打过交道,面上的事做得滴水不漏,虽说日后与唐氏结盟还要叶修这个大家长亲自出面,但唐书森这边显得相当好说话,也免去了他许多担心。

“叶家这么一折腾,该稳下来了,你这秘书也该做到头了吧?叶修若是还不知道该怎么用人,你不如来找我。”

唐书森这么一说,唐柔便笑着拽了拽父亲的胳膊:“爸,您就是要挖叶修的墙脚,也别挖到王先生头上。好不容易处理好和叶家的关系,要是因为您这么一句玩笑话给弄巧成拙了,连我都得怨您。”

唐柔说着朝王杰希眨眨眼。

等到王杰希告辞的时候,她亲自送出来,一面走一面偏过头来多看了王杰希几眼。

“唐小姐有话说。”王杰希被她看得不大自在,不晓得大小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唐柔挑一挑眉梢:“原来叶修说的那个人是您呀。”

王杰希有些窘迫,只是不挂在脸上。唐柔口中的叶修,或许是他全然陌生的存在。那段时间里叶祯固然留下了眼线盯着叶修的一举一动,但王杰希刻意选择了回避,将自己的世界与那人划出截然的分界。他并非单单是不能原谅自己对叶修做了残忍的事,而是觉得无论是对方还是自己,或许都要独自前行才能找到属于彼此的路。

于是他想了想,顺着唐柔的话问道:“我们家少爷在H城过得怎么样?”

“他呀,刚认识的时候,感觉好像在和什么看不见的人对抗似的,一边磕磕碰碰,一边又看不清未来的路——虽然他不会说出来,但我多少能猜到。后来他和H城本地的黑帮扯上了关系,开始做些情报生意,我们的来往就渐渐少了。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几个一起打工的朋友相约去爬山。那座山在H城外,爬上去可以俯瞰全城。……”


彼时同行的人都在拍照留念时,叶修独自一人站在观景台边缘,迎面吹着冷风裹紧了外套。唐柔走上去,随口问道:“想什么呢?包子他们都快拍疯了。”

叶修耸耸肩:“我又没带相机。”

唐柔“哦”了一声。其实她带了,但叶修看上去对拍照没有什么兴致,她也就不想自讨没趣。

“我在想啊……”叶修叹了口气,手指探到口袋里,才想起这风口上不好抽烟,悻悻然把手收回来,“其实有些事情,你身居其中反而看不清楚,没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撞,碰得头破血流。可等你一转头离开了,走远了,反而渐渐就看明白了。”

这番话说得云里雾里,唐柔却好像听懂了几分,指了指山下的城市,问道:“那你看明白了,就打算回去么?”

叶修嗤笑一声,摇了摇头:“虽然它看上去就在那里,可是你面向着它走,它也会步步远离。或许我真的得走得远些,再远些,甚至绕到地球另一端,不知不觉就能到达了吧。”

唐柔看着他,把被风吹起的鬓发拨到耳后,笑着说:“那么,就祝你终有一日能够到达吧,但我可要先你一步回去了。如果有一天我们在那里再见,希望不是敌人。”

叶修点点头。唐柔转过身去,双手举过头顶舒展筋骨,朝着正在拍照的包荣兴们喊道:“好啦,大家下山吧!”


“王先生?”唐柔顿住脚步,侧过身来,疑惑地看着落后两步的男人,“您怎么了?”

王杰希蓦然从深思中回过神来,向她道了一句歉,迈步跟上去。

“您在笑什么?”唐柔眼尖,瞥见王杰希微微上扬的嘴角,忍不住追问道。

“嗯?”王杰希摸了摸脸颊,好像对自己方才的举动浑然不觉,又迟疑了片刻才说,“我在想,唐小姐您刚才那一番话很有道理。身在其中或许习以为常,如果想看得清楚些,跳出圈子的确是个好办法。”

唐柔眉梢带着几分笑意:“王先生这样厉害的人物,也有看不清的事么?”

王杰希点点头:“大凡是人,总有那么一两件事是自己看不清、戒不掉、离不开又放不下的。”

“那么,有朝一日看清了就会断舍离么?”

“那要等看清了才知道,”王杰希走下最后一级台阶,看到路边等候自己的轿车,目光越过车顶伸向树林更远方,感慨般地添上一句,“我或许真的在这个地方呆得太久了。”


叶修从本家出来已经天黑了。诸多善后事务让他和叶宏、叶锦都没闲着,晚饭也只是草草吃过,待到把最紧迫的事逐一安排妥当,回到自宅只觉得度过了一生中最为漫长的一天,几乎要在玄关就躺下去睡到天亮。

邱非已经不在了,这个家里倒还有些照顾起居的佣人。叶修一进门就询问王杰希是几时回来的,得到的回答却是他根本还没有回家。

“什么?”叶修确实从方锐那里听说,会馆那边的事情告一段落,就算王杰希留下来与唐书森寒暄,也不该耽搁到这个时候。他不得担忧起来,拿出手机拨过去,一面等待接听一面往楼上的卧室走。

王杰希没有让他等太久,电话接起来的声音听上去也还算有精神。

“你在哪儿?”

他开门见山地问,那一边却避而不答。

“我没事。唐家那边我打过招呼了,不过等你腾出空来,还是应该再去拜会唐书森,这一次唐氏出力甚巨,你……”

“你在什么地方?”叶修再次问道。他皱起眉,隐约感觉到有什么事正在发生,或者已经发生了。

电话那头静了一会儿,他听见类似公共广播的声音,距离太远内容听不清,但大约是在一个空旷室内,隐约带着回声。

很快王杰希就证实了这一点:“我在机场,再过一刻钟就要登机了。”

叶修突然站住。

在这样的一天之后,王杰希没有任何理由离开R城,而令他不安的,恰恰就是这个“无理由”。

“我想休息一段时间,”那人在电话里用平静得不可思议的语气说,“我想去其他地方走一走。说起来我除了公务之外几乎没有到过别的地方,现在想想觉得很可惜,所以趁着能走得开的时候多去看看,临时买了机票。”

“……在这个时候?”叶修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他没想到直至此刻自己依然会因为王杰希而感到这样强烈的恐惧。

“你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二当家也会辅佐你,没问题的。”

“我不是说这个!”

王杰希“嗯”了一声,声音很近,仿佛就贴在他耳边:“我知道。但也希望你能理解我,我需要时间来给你一个答案。”

叶修瞪大眼睛。

“我没有忘记,也没打算回避,”王杰希继续说,那语气听上去甚至愈发轻松了,“我知道你一直想要的是什么,但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我能给的。”

“可我以为你已经——”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在你身边,叶修。在你很小的时候我就对自己说,这个孩子,这个人是我将要为之献出一生的,我忠于你就像忠于你父亲,就像忠于我自己。这与我们之间的感情没有关系,这与你爱我这件事没有关系。”

叶修没想到自己第一次从王杰希口中听到“爱”这个字会是这样的语境。他想象着此刻的王杰希,坐在机场候机室里,夜间航班乘客寥寥,都困倦地委顿在座椅上,但王杰希或许正抬着头,看向落地窗外灯光闪烁的跑道和远处即将睡去的城市。他仿佛看到了王杰希的脸,面对着自己,目光平静而柔和。

“如果你要的仅仅是忠诚,我们本不用走这么远的路。也正因为你要的不仅仅是忠诚,我或许要走得更远才能给你一个答复。”

叶修觉得有一口沉重的气压在胸口,想要说话却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在某种程度上理解了王杰希的意图,然而头脑的另一部分任性地抗拒,仿佛七年前离家出走的那个少年又在脑海中开口说话——说你该牢牢抓住他,不择手段地将他留在你身边。

可他终究已经长大了。

于是他用空着的左手握紧拳头,攥紧又放开,伴随着筋骨短暂而轻微的酥麻感,胸口那股气也散去了。

他站在自己的卧室门前,字斟句酌地问道:“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东西把你束缚在我身边了,是么?”

王杰希也吸了一口气。

“是。你父亲的嘱托,我已经完成了。”

“所以等你回来的时候,就再没有别的借口了,是么?”

“是。”

“好——”叶修推开卧室房门,大步走进去,把自己丢进柔软的床垫里,“这个假我准了,只有一个条件,你到了哪里,记得给我报个平安。”

王杰希似乎没料到他突然答应得这么痛快,也愣了一会儿才说:“我会给你寄明信片。”

叶修在床上翻了个身,把话音埋在枕头里。

“那么,这一次,换我等你回来。”


TBC


预告:下更完结,浴室play走起~

评论(50)
热度(190)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