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琅琊榜/蔺苏蔺】如玉如虹(10)

Boss:Excuse Me?虐狗能不带上我吗?这种打着刷boss的旗号谈恋爱的行为,不好,非常不好!

别问我为什么大清早更文。被猫主子折腾得整宿没睡好觉。

前文:【1】【2】【3】【4】【5】【6】【7】【8】【9】


十、


梅长苏与廖青龙在青溟帮的总舵“百义堂”歃血为盟,两派结为盟友。廖青龙对刘连义的事只字不提,梅长苏也没有追究,只说他日料理醍醐山庄时江左盟愿意出一份力。廖青龙自然应允,开了一坛二十年的好酒为他压惊。

酒都是蔺晨替梅长苏喝的。蔺晨说此等美酒给梅宗主喝下真真暴殄天物,倒不如自己多饮几杯。廖青龙是个爽快之人,索性就与他对饮数杯,两人言谈甚欢,梅长苏倒是成了陪客。

待诸事尘埃落定,廖青龙亲自将一行人送回留香别院,说了些场面上的话,告辞时不动声色地撤走了青溟帮的大半人手。梅长苏走进院子,黎纲还在关门,就听见一阵压抑的咳嗽声。

蔺晨抢上一步将人扶住了,左手按着他的后心,将熙阳诀内力绵绵不绝送入他体内。梅长苏想要拒绝,被他瞪了一眼,把话咽回去,哇地一口咳出血来。一点溅上自己的衣襟,更多的都蹭在蔺晨袖上。

平日里蔺少阁主何等爱干净的人,此时眉毛都不皱一下,把人扛在肩上大步进到屋内,替他推血过宫行了一个周天,又施以针灸,折腾了一个时辰才消停下来。此时天色已晚,梅长苏早已昏睡过去,江左盟众人在门外站了许久,见蔺晨一身白衣染血地出来,忙推着黎纲出来问。

黎纲便道:“蔺公子,宗主他可是寒疾又复发了?”

“什么寒疾!你们这些榆木脑袋,一个个就知道寒疾!”蔺晨一张口就没好气,冲黎纲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真以为姓刘的是个草包,半点伤不到你们宗主?他如今是个什么身体,你们都忘了?双方动起手来,难免有真气波及周遭,你——还有你,你们就知道冲上去和人拼命,怎么不知道贴身护着长苏?带你们还不如带着小飞流呢!”

被点到名的黎纲和甄平双双低下了头。躲在柱子后小乞丐炸了眨眼,听不明白。

蔺晨顺手就往腰间摸,却摸了个空,才想起自己那把宝贝扇子已经废了,丢在奔云楼的狼藉里,忍不住又气道:“往后三日,闭门谢客!管他是廖青龙还是皇帝老儿,有什么事你们去办,谁都不许打扰长苏休息!”

说完就要把门关上。

关到一半想起自己还一身血污,这里也不是自己的房间,又憋着气甩手出去了。


那一阵梅长苏做了许多梦。

他活到二十几岁,所经历的事实在太多,走马观花地看一遍也要花上好些功夫,所以梦魇也就格外的多。他时而觉得烈火焚身,时而又如坠冰窟,哭哭笑笑许多回,好不容易睁开眼,一时还分不清自己究竟身在何方,隐隐闻见一股熟悉的苦味,是煎药的味道。

像是在琅琊阁,碎骨拔毒之后卧床一年的地方,虽然山风微凉,但屋内炭火总是烧得刚好。

又像是江左盟,院里清静,院外热闹,从窗子缝里传进来市井的声响和烟火气,吉婶做的菜总是对他胃口。

过了一小会儿,小乞丐在他枕边说话了,他才醒悟过来。

“醒了?”飞流看看他,面带惊喜,又飞快地跑到外间喊了一声:“醒了!”

原来还是在杭州城。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勉强坐起身来。蔺晨自外间端着一碗汤药走进来,被他拿眼看住了,盯得紧紧的,反倒愣住了。

“看什么,病傻了?”蔺晨笑了一声,把汤药递过去,“还认得我是谁么?”

他不过随口说笑,梅长苏却望着他的两眼,脸上殊无笑意,郑重地念出两个字:“蔺晨。”

蔺晨手指一抖,险些让碗跌在地上。

“果然是傻了。”他忙把药碗塞到梅长苏手中,转身太急,衣袂和肩头长发都随之晃动。他背对着梅长苏踱了几步,喃喃念道:“这下坏了,一个大傻子一个小傻子,这是要累死少爷我。”

梅长苏低敛着眉头喝完了汤药,又对着他的背影唤了一声:“蔺晨。”

声如叹息,自肺腑而出,弹在舌尖齿上,珠落玉盘一般琳琅。

蔺晨身形一顿,缓缓回身,已换上一副如常笑脸,轻快道:“感激的话就不必说了。你呢,从来也没少给我添麻烦,不在这一两次了。你先坐着,我叫厨下给你熬了粥,一直热着,这就送上来。”

梅长苏嘴唇微动,终究没有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蔺晨转身去了,飞流便小心翼翼地走过来,想靠近又有些胆怯。梅长苏笑着向他招手,拍了拍床沿:“飞流,来。”

小乞丐迟疑着蹭过去,抱着膝盖坐在他脚边地上。

“对你不好的人,我已经替你杀了。”梅长苏淡然道,“从今往后,再也没人能勉强你做任何事。我虽然救了你,但往后的路要如何走,要你自己想清楚。”

话说出口他就在心里叹气——当年老阁主将他从鬼门关前救回来,说的也是这样一番话。

彼时的林殊要往何处去,如今的飞流又要往何处去?

“你。”小乞丐眨眨眼,指着他说了一个字。

这早在梅长苏意料之中。于是他伸手去摸摸小乞丐的头顶,轻声道:“倘若我也像你这般……”

飞流望着他,似是不懂。

“我也曾再世为人。”梅长苏也不管他是否明白,兀自说道,“那时候有人对我说,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死地归来,当有新生。”

说着不由得微微笑,蔺晨那些时日瞧他诸般不顺眼的神态语气,仿佛犹在眼前耳边。

“我一半为人,一半为鬼,两个揉在一处,勉强粘成一个人,终究不能算是真真正正为自己活着。”梅长苏摇了摇头,“可近几日我却渐渐明白了一桩事。”

飞流捉住他的手腕,用力握了一下,脆生生道:“不是鬼。”

他一怔,旋即叹了口气。

“没错,不是鬼。我还好好地活着,眼能看,耳能听,口能言,血还是热的……”

说话间外面传来推门的声音,蔺晨端着一碗粥和几碟凉菜进来。梅长苏闭了口,目光沉静地看着蔺晨走近。

蔺晨不动声色地避开他的视线,“后厨做了桃花玉露糕,小傻子想不想吃?”

飞流眼睛一亮。

“那就快去吧,去晚了可就没了。”

话音未落,飞流已经窜了出去。

蔺晨随意一笑,将粥碗递到梅长苏手上:“慢慢吃,小心烫。”

梅长苏应了一声,低头吃了一小口,垂着眼问道:“你支走飞流,想说什么?”

蔺晨哼了一声:“还不是你这摊破烂事?”

“廖帮主,”梅长苏了然,“你说。”

“姓廖的本事不大,胃口倒是不小。后起之秀江左盟,和有着百年基业却势力衰弱的醍醐山庄,在他眼里就是两块肥肉。他一口吃不下两家,便要拉拢一家来对付另一家。”蔺晨抓起一颗花生抛进嘴里,“他与刘连义密谋给你设局的往来书信我都拿到了,眼下姓廖的恐怕正在气头上。”

梅长苏点头:“就让他着急去吧。他应当猜得到是我们做的,不过眼下还不至于和江左盟反目。这样精明的生意人,不会急于树敌。”

“所以你也不在他面前藏锋?”

“我若藏锋,他便会小觑我,认为我不值得当他的盟友。他想要的是一把利剑,我便给他一把利剑。剑可御敌,也会伤己,他若想要驾驭我这把剑,便要担扎手的风险。”

蔺晨冷笑道:“为了达成目的,你是不是可以与任何人结盟?”

梅长苏眉梢一挑,从他话中听出几分讥讽来:“似乎有人不高兴了。”

“不敢——”蔺晨站起身,在屋子里踱了几步,“只是一想到我也不过是你诸多可以利用的盟友之中的一个,与那姓廖的并无不同,便有些厌恶罢了。”

一碗粥喝完了,梅长苏将碗放到一边,看着他走来走去的模样,又如方才一般叫了一声:“蔺晨。”

只这一声,便叫蔺晨憋在心里的一口气泄了下来。

梅长苏将狐裘披在身上慢慢挪下床,中气不足因而话音轻飘,继而显得格外温软:“你此前说过,想要你帮我,得要我拿命来还。”

蔺晨拢起双手,淡淡回了一句:“玩笑话罢了。”

“可我是认真的。”

蔺晨猛地回身,看到梅长苏站在自己身后,眼波还是沉的,嘴角却微微上扬。窗外透进来的春光洒在他眉间唇上,不太暖和,却也不甚冰凉,像是初春融化的春水,眼中映着他的影子,而春风一来,笑意便像水波一般,潋滟地推开去,碎了一片明亮的光。

“我曾以为,这世上根本没有梅长苏这个人。这不过是一具躯壳,一个名字,一重身份,算不得真正活着——”他轻叹一口气,“但我错了。”

“你当然错了。”蔺晨踏近一步,抬手替他围紧了狐裘,“天上地下,碧落黄泉,只得一个梅长苏。于我而言,也是一样。”

他手指在梅长苏颈边微微停留,又沿着肩膀滑到手臂,捏住他瘦削的腕子。

“你要做的事,放手去做便是。可你的命是我的,它得留在我这里。”

梅长苏哂道:“半条性命,朝不保夕。蔺少阁主若是不嫌弃,只管拿去。”

蔺晨沉默良久,眼底终于染上一抹微光,也如春风拂过春水一般,无声笑了。

“当真给我?”

梅长苏刚要开口,就被他以左手封住口唇。

“嘘——别说,再反悔也迟了。”


飞流拿着一碟桃花玉露糕和一罐明前新茶从外面跑进来的时候,瞧见梅长苏又躺回床上,蔺晨坐在床头正替他诊脉。他的手被蔺晨以左手虚握着,一面等他诊完,一面拿眼打量蔺晨的神色。飞流犹豫了一下,不敢靠近打扰,就离着些距离盘腿坐下,将玉露糕和茶罐都放在地上。

茶,他是没有兴趣的。但桃花玉露糕香甜软糯,他方才吃了两块,尚未解馋,又觉得这一碟是要拿给梅长苏吃的,只得咽着口水眼巴巴地看着。

片刻之后蔺晨收回右手,微微笑道:“大体无碍了。不是我说,你那些手下动起手来只知道拼命,倒是把你这个宗主丢在一边。你也是时候收个贴身护卫了。”

梅长苏一挑眉梢:“哦?”

“我总不能寸步不离守着你不是?”蔺晨转过头,冲小乞丐招手,“飞流呀,你来。我教你天下第一的功夫,你替我看着这个没良心的,可好?”

飞流眼神明亮:“天下第一!”说着又用力点头,“好!”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先跟我回琅琊山待上一年半载,让我好——好调教你一番!”蔺晨笑嘻嘻从床边起身,心情大好,瞧着那桃花玉露糕和今年的新茶,就想起前些日子同梅长苏说过的话来。

屈指算来,也真的在杭州城住到清明了。

他走到窗边向外看看,眯起眼睛笑道:“春光正好,若是与良俦佳侣泛舟湖上,新茶糕点,吟诗赏花,岂不妙哉?”

梅长苏含笑颔首:“人间佳话,妙不可言。”


TBC


下次大概能完结?boss寂寞如雪啊。


评论(35)
热度(204)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