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琅琊榜/蔺苏蔺】如玉如虹(11-END)

假装自己在写武侠还挺过瘾的,舍不得完结,然而大纲就到这里了~

再港一下,《如玉如虹》前文接《小没良心》,后文……呃后文我还得再想想,也可以认为后文是《解相思》和万能结局《不系舟》

反正这次收进本子里的,都是同一个系列啦……

前文:【1】【2】【3】【4】【5】【6】【7】【8】【9】【10】


十一、


江左盟与青溟帮结盟后,江左梅郎声名鹊起,江左盟渐有独大之势,终于在两年后将青溟帮收入囊中。来年正月里琅琊阁放榜时,江左盟赫然已是江湖第二大帮派,而江左梅郎位居琅琊公子榜首,琅琊阁主亲笔题曰:麒麟才子,江左梅郎。

杭州城茶楼里说书的白眉先生改换了篇目,惊堂木一拍,说道——麒麟出世,龙死荒滩。


梅长苏最后一次见到廖青龙还是在春天。

青溟帮的残部,死的死,降的降,梅长苏恩威并施,江左盟的势力又如日中天,转投在他麾下的不在少数。廖青龙带着几个忠心耿耿的心腹手下仓促离开杭州,避入闽州,但还是没能躲过江左盟的耳目。

梅长苏亲自带人候在廖青龙必经的驿站,乔装改扮过的青溟帮诸人一踏进驿站的门槛,就被江左盟断了退路。梅长苏坐在驿站油腻的老旧桌边自斟一壶粗劣的茶,杯子也是粗陋不堪,混黄的茶水倒在里面,被他随手晃了几下就泼在地上。客栈里站着这么些剑拔弩张的江湖人,偏偏只有这茶水泼在地上的声音,落在众人耳中,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廖青龙摘下斗笠,随手丢到最近的一张桌子上,露出须发花白的脸。不过短短两年,曾经叱咤风云的青溟帮主已显出老态,但一双鹰目迥然有神,江湖名宿的慷慨气势仍在,面对这样的绝路也毫无惧色。

“梅宗主别来无恙。”他一面说一边解开破旧的斗篷,露出一身黑色劲装,“不在廊州坐镇而到这南蛮之地来,莫非是为了见廖某?”

梅长苏合上茶碗,嗒地一声轻响,微笑道:“帮主于长苏有知遇之恩,于情于理,我都该来送帮主一程。”

“送我一程,”廖青龙挑着音调重复道,“送往何处,鬼门关么?”

“这就得看廖帮主能否成全在下一点小小要求了。”

廖青龙哼了一声:“梅宗主不妨明说。”

梅长苏按着桌子起身,悠然道:“当年江左盟与青溟帮结盟时,我将鱼肠剑赠与帮主,如今还望归还。”

廖青龙脸色微变,隐隐有些愠怒,又颇有几分惊讶:“只为这把剑?”

“只为这把剑。”梅长苏道,“此物是我向一位朋友借来的,有借当有还。廖帮主,一把剑换你一条性命,这笔买卖,划算得很啊。”

两年前廖青龙收下此剑时,青溟帮风头正劲,梅长苏依附于他,许多事还要仰他鼻息,可如今……

他屈下膝盖,从脚踝处解下那柄短剑,握在手中拔出两寸,银白的剑刃映着他风尘仆仆的面容,饱饮鲜血生魂的上古宝剑寒气凛冽,一动不动便仿佛割伤了他皮肉一般。

“江左梅郎非池中物,你当时与我结盟也不过是权宜之计。我心里清楚,可我还是在你和刘连义之间选了你,因为只有够锋利才配做我的剑。”

梅长苏便是算准了这一点,当年才在他面前一剑刺死了刘连义,把醍醐山庄数十人等尽数灭口,将狠辣手段尽数呈放他面前。

“帮主是否后悔?”

廖青龙冷笑一声:“成王败寇,有什么可后悔。梅宗主,你很好,我不是没防着你,可你让我防不胜防。是你赢了。”他将鱼肠剑放在桌上,转身便走。

江左盟的人给他让出一道口子,又在他身后瞬间合拢。

他转过头,看着依然被江左盟团团围住的手下。

“梅宗主!”

“我说过,一把剑换你一条命,如此而已。”梅长苏不再看他,披着狐裘退到客栈安全的角落里。飞流寸步不离地守着他。

留他性命乃是出于仁义。若是连这班手下也留下,那便是放虎归山了。

廖青龙看了看这些追随自己忠心不二的部下,咬牙离开了驿站。


那天下午很快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将地上打得泥泞潮湿。廖青龙深一脚浅一脚地低头赶路,忽听雨中隐隐传来一声利刃破空的清啸。

一支短短的弩箭划破雨幕射入他的后心。

他猛地站住,冷汗浸了一身,血迹很快从伤口晕开,他缓慢而艰难地转过身。

一个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男子手持劲弩站在他身后十余步开外,隐约可见蓑衣底下是一身白衣,匿在斗笠下的半张脸带着笑。以廖青龙内力之精纯,竟不知此人是何时到了身后,又跟了自己多久。

“嘿,这把班家弩果然不错,又快又稳,机括一点声音都没有。”那人语气轻佻地摆弄着手中的弩箭。在他眼中,廖青龙全然已经是个死人了。

廖青龙喉咙里滚着“嗬嗬”的声响,拔剑出鞘,用尽气力将长剑插于地上。

那人好似惊讶于他还活着,这时候才不慌不忙地对他拱手:“对不住呐,廖帮主,我不知道你和谁做过什么约定,那都与我无关。有人心里还存着那劳什子的仁义道德,可这里是江湖,江湖有江湖的规矩。廖帮主,我说的没错吧?”

廖青龙口中吐出一口血沫,双膝一软跪在地上,强自用剑支撑。

“蔺……”

直到说完这最后一个字,咽下这最后一口气,廖青龙也没有倒下。


入夜后,江左盟一行人在镇子上最大的客栈住下。飞流在窗边小心翼翼地剔着灯花,突然警惕地向窗外看了一眼。那一瞬间他全神贯注肢体绷紧,随时都可以破窗而出。但下一刻他就放松下来,任由窗子从外面被人打开,一个白色的人影钻了进来。

梅长苏此时正坐在桌边,桌上放着那把鱼肠剑,见这人钻窗进来,似乎并无半分惊讶,还替他多斟了一杯茶。

“长苏你看,我给你带了个好玩儿的!”

蔺晨一身白衣被雨淋湿一半,下摆也都溅上了泥土,乌发湿湿软软地贴在头上,眼里映着一片光斑。他从怀里取出那副弩箭放在梅长苏面前。

“班家劲弩画不成,射程虽然只有一百步,但操作极易,你这样的弱书生也能在百步外取人性命,又便于携带,最利防身——你看如何?”

他一进屋就不停口地说了一通,梅长苏拿起那画不成,掂了掂分量,颔首道:“确是难得之物。只是蔺少阁主为何深夜来此?”

蔺晨谎话编得飞快:“我来闽州访茶,正好得了这样东西,就拿来给你瞧瞧。”

梅长苏将手弩放下,淡淡道:“看来我身在何处、做什么事,桩桩件件都瞒不过蔺少阁主啊。”

话虽如此,蔺晨为何会出现在这个镇子上,在此之前又做了些什么——梅长苏心里也未尝不是一清二楚。

然而都不必说。

蔺晨不接他的话,从桌上拿起鱼肠剑,笑道:“当初将它借你,说好连本带利,如今本是回来了,利呢?——青溟帮那摊子事和我可没有半点干系,那是你梅宗主的,不是我的,不作数。”

这等无赖话亏得蔺晨说得出口。而听了这无赖话不气反笑的,恐怕也只得一个梅长苏了。

梅长苏在桌子上偷偷勾过他的小指,唇畔微微带笑:“命都是你的了,还想要什么?做人莫要太贪。”

蔺晨倾身过去凑到他耳边,极小声地说了句什么。

梅长苏轻笑一声。

“粗俗!”


END


PS:“美人如玉剑如虹”原诗其实是怀才不遇的修仙情怀……这里就当字面意思来用吧~写了那么多篇鸽主视角,这次主角终于是宗主了,宗主既是美人又是剑,既可以如玉山一般优雅也可以如白虹贯日……啧啧我就是为了让宗主耍帅!

鱼肠剑还挺有名的,不知道的可以自行科普,这把剑的属性是“下克上”,犯上作乱之剑,阁主把鱼肠借给宗主的时候其实就是存了这个“下克上”的意味——彼时江左盟在下,青溟帮在上。

另外“青溟”一说即是“青龙”的别称,这个帮派是廖青龙用自己名字创建的,后来“龙死荒滩”了。

评论(38)
热度(273)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