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琅琊榜/蔺苏】弱水三千(番外:Snooker)

旁友们,本子买了吗?

【预售链接戳我】

【转发WB抽免单戳我】

这是一篇打一发就跑的情趣肉~发生在他们在一起十年之后。

大家吃好喝好别忘记拍本子哦!



番外:Snooker


那是一个周五的晚上,梅长苏推开厨房门,看到蔺晨正在切土豆丝。刀工细致动作又快,菜刀在案板上发出均匀的嚓嚓声。

蔺晨头没抬手不停:“再过十五分钟开饭。”

“我不是说这个,”梅长苏解释道,“你明天要不要陪我去打台球?”

“嗯?”蔺晨这才停下刀,“你不是一直和萧景琰他们去的吗?”

这是他们在金陵工作的第三个年头。虽然同居很久了,但他们彼此生活独立互不干涉。蔺晨喜欢和老晏、老卫去爬山,梅长苏则是每周和老友们去打斯诺克,一直以来都很少一起活动。蔺晨不知道梅长苏怎么突然动了这么个心思。

“刚接到电话,景琰加班,豫津和景睿出去旅游了。”梅长苏举起手机。

蔺晨盯着他的眼睛,过了几秒钟咧开嘴笑着说:“说谎话比从前有进步。不过你想跟我玩二人世界,真的用不着编这个谎。”

“好吧,”梅长苏把手里用来装样子的手机放进口袋里,“那你去不去?”

蔺晨擦擦手,点头说:“去啊,不过,什么说法?”

“纪念日,”梅长苏顿了顿,在心里飞快地算了一下,“十周年的。”


梅长苏常去的会馆在城东,前台小伙子显然认识他,两人进门的时候热切地和他打招呼。蔺晨配合着微笑,心想我放着这么好看的男人在外面随便玩儿真是宽宏大度心胸似海。

转头梅长苏带他进了更衣室,拿出两套正式的斯诺克比赛服装。

“这么齐全?”蔺晨看着他对着镜子整理小领结和无袖西装马甲,又用发胶把头发向后梳得油亮顺服,锃亮的皮鞋踏着地板向自己走来。

“难得你来,穿给你看喽。”梅长苏挑起右半边眉毛冲他笑,瞳仁里映出吊灯的光斑,勾着他的手臂走进台球厅。

蔺晨从前也玩过这个,不过是比较简单的街边九球。梅长苏塞给他一根球杆,简单讲了斯诺克的规则,然后拍着他的肩膀说:“别紧张,就随便玩玩,输了不丢人。”

“嘿!”蔺晨拿手指点他的脑门,“你见过我有什么学不会玩不好的东西么?不瞒你说,十八岁的时候我人送外号九球小王子,今儿就让你见识见识。”

然而事实证明,话说太满总是会被现实打脸。

蔺晨在台球上的造诣,无非就是差不多打得准而已。当他看到梅长苏一杆击中主球,主球撞入阵中打散了挤成一团的彩球,又刚好将一颗红球击飞出去,两次碰撞球台边缘最后落进袋中——他吹了声口哨,觉得这游戏是没法玩了。

梅长苏隔着台球桌冲他挑起眉梢,似笑非笑的模样,左手举着球杆右手举到头边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

“用脑子嘛。”

蔺晨把球杆抱在怀里,自己靠着墙壁站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梅长苏接连打了四杆。他绕到蔺晨面前背对着他伏在桌边瞄准击球的时候,蔺晨就看着他笔直修长的腿、骨骼清晰的手、西装包裹下的腰身和臀部——啧啧,自己究竟都错过了些什么啊。

第五杆的时候梅长苏击出球杆就知道自己失手了,正要直起腰来,蔺晨突然按着他握球杆的右手从后面抱上来,胯贴着他的臀,腹压着他的后腰。

蔺晨俯下身去凑到他耳边用气声说了一句:“十周年纪念不是这么简单吧?长苏你存心勾引我啊。”

梅长苏低声笑:“领会得还挺快。”


【我是只有买了本子的人才能看到的图片外链】


结束之后两人去冲了个澡。蔺晨并不惊讶地发现梅长苏连替换的内裤都事先备好,光着两条长腿神清气爽地从淋浴间里走出来,又赏了他一个吻。

“你慢慢来,我去前台结账。”梅长苏说着,利索地穿好衣服走出更衣室。蔺晨此时还浑身是水,一时间有种错觉,仿佛自己才是刚才被上的那一个。

待他收拾停当走出去,并没有在前台瞧见梅长苏,倒是过了一会儿才见他与那位接待小哥有说有笑地从前台旁边的小屋里出来。

临走时还说了句:“谢了啊,byebye——”

年轻帅气的小伙子一脸暧昧地冲他俩挥手。

“怎么回事?”上车后蔺晨一边发动车子一边问。

“没什么,打个招呼而已。晚饭我定了一家牛排,在这里……”梅长苏一面说一面用手机导航。

蔺晨不动声色地翻了个白眼。他知道梅长苏在某些环节撒了谎,但他不介意掉进对方早已设好的陷阱,毕竟刚才彼此都很愉快。

于是他很快就把这件事抛到脑后,按照导航的路线往西餐厅开去。


第二天周日,蔺晨去学校加了个班,下午回到家里,看见梅长苏正支着笔记本电脑坐在餐桌前,戴着耳机一脸严肃地盯着屏幕。

“忙什么呢大周末的——”

蔺晨从他后面走过去,随意扫了一眼,突然就愣住了。

哪里是什么工作——梅长苏在看视频,还是那种画质不佳光线奇诡的小电影,屏幕上两个男人衣服都没脱就在屋子里干得热火朝天。

“你大爷的我才出去多一会儿你就欲求不满成这样了还看这么劣质的偷拍片儿梅长苏我看错你了!”

梅长苏摘下一侧耳机,笑着冲他招招手。

蔺晨满脸莫名其妙,弯下腰戴上了。

音质很差,勉强能从喘息和呻吟中听清几句话。

“蔺晨……师兄……我想要……”

“输就输了,不丢人……”

“蔺晨……”

“长苏……”

蔺晨听不下去了。他丢开耳机蹲下来双手抱住膝盖,终于意识到这正是昨天在台球室监控摄像里拍下来的影像。该死的他怎么没瞅见这个摄像头?事后梅长苏堂而皇之地从监控室里走出来他怎么就没反应过来?!

梅长苏挺端正地坐在椅子上低头戳戳他的肩膀:“怎么样,有意思吧?送你的,私房礼物。”

蔺晨蹲在地上捂着嘴巴遮住半张脸,感觉自己耳朵烧得厉害,声音都变了:“臭小子你行……你跟我玩心眼是吧,看我怎么收拾你……你大爷的……造反了这是……”

梅长苏心满意足地关上了视频,顺手打开浏览器把视频拖进邮箱发给蔺晨,笑着把手提电脑推到一边:“十周年快乐,下一个十年也请多多关照。”


END

评论(45)
热度(245)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