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魔兽电影/洛麦】泥沙堡垒(1-4)

为了让他们幸福快乐地搞基,我什么都干得出来!

背景是一个傻白甜的艾泽拉斯大陆,没有沉睡20年没有战争,兽人和人类友好地生活在一起。

OOC都是我的!


=========================


1、

有那么一段时间,提瑞斯法的守护者候选、未来的星界法师麦迪文·埃兰,觉得自己已经完全适应了那个男人的生活方式。

安度因·洛萨,他每天早晨在王宫里自己的房间独自用早餐,睡眼惺忪地对每一个前来给他送餐食的侍女露出迷人的微笑。

整个暴风城的皇家护卫队都是他的忠实粉丝,哪怕所有士兵都要全副铠甲进行负重训练,而洛萨只是随意地套一件皮甲,有时甚至穿着旧布袍就站在广场上主持操练,那些汗流浃背的士兵也不会有丝毫怨言。

午餐莱恩会找到他,或者有时他错过了,就从厨房里偷拿一些面包火腿和小麦酒,跑到一处高高的大阳台上,坐在护栏上两脚悬空,一边吃一边安逸地晃着那两条长腿。

在任何正式或者非正式的会议上他都不能好好地坐着。他靠在高背椅旁边,歪着身子把重心压在一只脚上,或者拿着银酒杯,里面装满新酿的冷酒,或者随时出现在某个人身后,开口说话时气息都喷在对方后颈里。

通常麦迪文不会是被他从背后接近的那一个。这就更糟,因为未来的星界法师得看着洛萨在他面前和所有人调情。

比如现在。

诚然这是一个炎热的午后,皇家护卫队的侍卫长在习武场向洛萨发出了挑战。洛萨光着上身,手里拿着一把练习用的木剑,轻轻松松地站在木台上舒展身体。他肩膀结实的肌肉在肩胛骨后侧留下左右两个对称的涡眼,腰腹的肌肉线条被汗水覆盖被阳光照得闪闪发光,那头金色短发简直像太阳本身一般耀眼。

该死,麦迪文站在塔楼窗前攥着手里那本书想,真该死,这家伙看上去不算壮,可竟然有八块腹肌和完美的人鱼线。

洛萨双手握着木剑与侍卫长对峙。他看上去那么放松,好像全无防备,好像这根本不是一场比试,而他只不过是在午后晒晒太阳活动筋骨。他甚至漫不经心地笑,全身上下都是显而易见的破绽。

但当侍卫长冲上去,那一瞬间洛萨就像是面对猎物的捕食者,全身肌肉都在最短的时间内调整到最佳状态,那一击仿佛他身着重甲手持大皇家之剑,摧枯拉朽无往不利。

塔楼上的麦迪文短暂地闭了闭眼。他觉得自己有点瞎。

当他重新睁开眼时洛萨当然已经胜出,甩着木剑向侍卫长伸出手的姿态好像这根本不是什么演武场而是一场华丽的舞会,对方也不是什么侍卫长而是一位美丽动人的女士。

侍卫长握住了他的手,站起身时被他抱在怀里用力拍了拍肩膀。

哦不。麦迪文强忍住把手中的精装书扔到洛萨头顶的冲动,转身回到自己书桌边。

洛萨这个男人糟透了。他那无意识释放的过剩荷尔蒙简直是暴风城的一大祸端。

——当然,整个暴风城只有麦迪文一个人有这样的担心。

因为比洛萨的荷尔蒙更糟糕的是,麦迪文喜欢他。


2、

“什么?你说安度因?”

尊贵的莱恩王子端着酒杯惊讶地看着麦迪文。他们三个偷偷跑到暴风城的平民酒馆里喝酒跳舞也不是第一次了,就在刚才洛萨还搭着莱恩的肩膀用自己的酒杯往他嘴里灌小麦酒,而现在那家伙已经和年轻的姑娘在舞池里跳起了热情的舞蹈。

麦迪文对着酒杯翻了个白眼。

“我的意思是,麦德,你和安度因?”莱恩优雅地擦了擦嘴角的酒渍,“你们还没有在一起吗?”

瞧吧,瞧吧。麦迪文在心里想。暴风城——不,整个艾泽拉斯最傻白甜的莱恩王子都看穿了一切,而那个蠢货还在和一个陌生姑娘跳舞?!

莱恩伸出手鼓励地拍了拍麦迪文的肩膀:“你看,我们的老朋友安度因,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他的眼神几乎带着同情了,“但是相信我,麦德,他是爱你的。”

麦迪文忍不住露出鄙夷的表情。莱恩有些尴尬地摸了摸下巴,补充道:“好吧,现在的问题是,他爱暴风城的每一个人。”


3、

麦迪文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到洛萨和塔莉亚走在一起的时候。

“那是他的小女朋友?”麦迪文问莱恩。

莱恩愣了一会儿才咕哝道:“不,那是我的小女朋友。”

麦迪文尾音高高扬起:“他竟然和你的女朋友调情?!莱恩,要不要我替你去揍他?!”

莱恩急忙按住了麦迪文的手,以免年轻的小法师真的搓出一个火球砸到他年轻的战士头上。

“不不不,塔莉亚是安度因的妹妹。”

如果不是对莱恩的人品深信不疑,麦迪文立刻就要说出“你在骗谁,谁会那个样子和自己的妹妹说话,他明明在冲她放电抛媚眼”这种不理智的话来。

但对方是莱恩,他百分之一百相信莱恩。

王子殿下窘迫地摸了摸鼻梁:“呐,你看,麦德,安度因是个好人。”

哦是的,他当然是个好人。他对身边的每个人都那么好,如果说未来的守护者和星界法师在他眼里与别人有任何不同的话,那么大概是洛萨总是与他保持着距离。

他从没勾过我的肩膀。麦迪文心想。没有靠在我身上,也没有对我抛过媚眼。

他那过剩的荷尔蒙遍布暴风城的每一个角落,偏偏漏掉了一个人。


4、

“我可以帮你。”

麦迪文的第二个影子对他说。

萨格拉斯长着一对山羊角,影子从地上直立起来,挥舞着双手。

“我可以轻而易举地搞死那个人类,把他漂亮的头颅留给你作纪念。”

麦迪文站在自己的房间里,双手抱胸。

“我还可以把你变成漂亮的女士,前凸后翘的那种。”

麦迪文眉头跳了跳。

“或者我们可以用魅惑术——”

“哦够了,你闭嘴。”麦迪文烦躁地冲影子说,“我就该知道你从来不会有什么好主意。”

“至少魅惑术是个好主意。”萨格拉斯试探。

不,当然不。麦迪文忿忿地想,为什么自己倒像中了魅惑术的那一个?

或许,只是或许,他应该在每次见到洛萨的时候把他变成一只愚蠢的绵羊,至少自己不会对绵羊产生什么兴趣。

但如果洛萨是一只羊,他该是一只金毛羊。哦,想起来还有点可爱。

麦迪文终于对自己的幻想感到绝望。他在意识里暴打了萨格拉斯一顿出气,然后把自己丢进柔软的床上。

他得对那只到处乱发情的金色狮子做点什么。


TBC


【下一更】


====================

洛萨的人设请参考崔维斯·费米尔在剧中到处乱飘的荷尔蒙和模特时代的美好肉体——是的我看过《最守》小说我知道洛萨是一个秃顶的保护欲过剩的老母鸡,然而刷了三遍电影的我根本无法抵挡崔维斯荷尔蒙的魔力……

题目来自同名歌曲。

评论(46)
热度(143)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