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魔兽电影/洛麦】泥沙堡垒(5-8)

胡写八写~最OOC的好像是萨总2333333

但是为了这个傻白甜的艾泽拉斯,请萨总继续蠢萌下去。

前文:【1-4】



5、

每个月两次,洛萨和莱恩要跟随麦迪文的生父,宫廷法师聂拉斯·埃兰,学习魔法。诚然未来的国王和王国军指挥官在魔法一道上毫无天赋,但正如大法师埃兰所言,真正的战士应当知晓魔法的知识,并了解如何对抗它。因此这门课程在长达六年的时间里一直在他们的时间表中保留下来。

麦迪文本人自然是不屑于这种入门级的课程。年轻的守护者候选已经足以担当他们的老师了。所以当他的父亲要随国王出巡而将代课的职责交给他的时候,麦迪文并没有表示惊讶。

惊讶的只有洛萨。

当麦迪文两手空空地走进大法师埃兰的私人书房时,洛萨瞪大眼睛看着他。

“麦德?”

“叫我老师,”麦迪文故作成熟地拉开父亲的高背椅坐下,双手交叉放在桌边,“至少今天,我是你们的老师。”

(若干年后年轻的卡德加听说这件往事的时候,几乎是哭丧着脸对洛萨说,你知道我花了多少功夫才让星界法师收我为徒吗指挥官?)

“我听说埃兰老师跟随父亲出门去了。”莱恩解释道。

洛萨转过头瞪着他,仿佛在说:为什么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那当然是因为我不想告诉你。麦迪文在心里回答。

“好吧,麦德,既然是你,这堂课是不是可以早早结束了?”洛萨耸了耸肩,身体歪歪斜斜地靠在麦迪文——事实上是埃兰法师的书桌上。

麦迪文挑了挑眉毛:“理由?”

“哦,拜托了麦德,你知道我上这门课完全是被迫的!”洛萨夸张地挥舞左手,“说真的,这门课根本没有什么用处,如果敌方阵营里有一个战斗法师,只需要两种方法解决他,而这根本不需要什么课程。”

瞧,瞧吧。麦迪文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就是洛萨,这就是安度因·洛萨。

他的余光里闪过莱恩的影子,似乎年轻的王子正试图打断这段对话。但在那之前洛萨就接了下去。

“直接干掉他,”他做了个手起刀落的动作,“或者——”

“或者,”麦迪文从高背椅上站起来,盯着洛萨那双蓝眼睛,“你可以现在就试试看。”

麦迪文吸了口气,伸出右手念出咒语。魔力在他掌心汇聚,明亮的魔法阵随之浮现。只不过是一个简单的定身术,他完全可以做到瞬发,咒语的部分完全是他给洛萨留的面子。

他倒要看看洛萨要如何打断施法。

洛萨与麦迪文只隔着一张书桌,而洛萨向来喜欢采取最简单有效的方式。

他一手撑着桌子,一跃而上,双脚踩在桌子上蹲着身子伸出另一只手,直截了当地捂住了麦迪文念咒的嘴。

麦迪文往后退了一步,身后的高背椅与地板发出刺耳的摩擦声。麦迪文重重地跌坐在高背椅上,紧接着洛萨出于惯性迎面撞了下来。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高背椅整个向后倒下去,麦迪文摔了个四脚朝天,而洛萨沉重地压在他身上。

右手还捂着他的嘴。

麦迪文听见旁边的莱恩小声咕哝。像是祷告,但更可能是些无意义的碎碎念。

譬如——

“天啊安度因你看看场合好吗我还在呢我还活着呢这里是埃文老师的书房你们趁他出门就胡来真的好吗?!”

麦迪文可以向圣光发誓他真的听见了。

“麦德……”洛萨那双蓝汪汪的眼睛悬在他正上方,稍稍一抬头就能撞上去。年轻的骑士似乎有些抱歉,但丝毫没有从他身上爬起来的意思,只是撤回了那只施展沉默术的手,转而摸摸他紧绷的脸。那只手带着粗糙的茧,比起麦迪文气得发烫的脸,手掌几乎算是冰凉。

“嘿麦德,你还好吧?看着我,说点什么,如果我把未来的守护者给撞傻了——”

麦迪文眼中闪过奥术的光芒,一个瞬发法术在最近距离击中洛萨的胸口,将他从身上掀翻并直接丢出了窗外。

这里是塔楼,麦迪文听见洛萨从高空坠落的惨叫,从容地施放了一个缓落术。

然后他看到莱恩在不远处捂着双眼从指缝里看着自己。

“麦德,对安度因仁慈一点好吗?”

麦迪文飞快地爬起来,整了整自己的袍子,左顾右盼地说:“不是我做的。你什么都没看到。”

“但这里并没有其他人。”

“当然有。”麦迪文小声咕哝了一句,把刚才的一切都推在了萨格拉斯身上。

正在他意识深处打盹的堕落泰坦突然在睡梦中打了个喷嚏。


6、

因为那“一巴掌”,洛萨有整整半个月都不敢靠近麦迪文。

对年轻的法师而言这真的不算是一件好事,因为洛萨开始更加频繁地、堂而皇之地挂在莱恩身上。

而洛萨要接近某个人,根本不需要理由。

“你太重了,安度因!”莱恩用肘部击打他的肋骨,眼角余光扫过麦迪文的脸色,“放开我,你简直重得像头狮鹫!”

洛萨根本没在意这个:“明天出城打猎的行装都准备好了?”

他用左臂勾着莱恩的脖子,却是看着麦迪文说。

“当然。”麦迪文努力让自己保持平常心。洛萨和莱恩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莱恩喜欢洛萨的妹妹,这根本……哦,洛萨的妹妹,暴风城有这么多贵族小姐他为什么偏偏喜欢洛萨的妹妹?不不不这不能说明任何问题,莱恩和洛萨,不,不可能。

——嘿,我的老伙计,你根本就不是这么想的。

脑海里那个恶魔老神在在地说。

——那个洛萨,如果你不给他一点教训的话……

“闭嘴。”麦迪文不假思索地说。

这时候洛萨正和莱恩有说有笑地聊起上一次狩猎的情形,突然被麦迪文一句话打断,洛萨谨慎地退后半步躲到莱恩身后——虽然他比莱恩高了半个头。

“麦德?”莱恩疑惑地看着他。

“……不,什么事都没有,我走神了。”麦迪文又给自己灌下一杯小麦酒,不动声色地把萨格拉斯一脚踹回意识深处。


7、

第二天出城狩猎他们遭遇了一小队巨魔。

洛萨和莱恩被巧妙地分开,当麦迪文解决掉纠缠自己的敌人,转回身去就发现自己必须在他们两人之间选择一个出手相助。

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莱恩。

——他是未来的国王。麦迪文在心里对萨格拉斯说。而且洛萨一直是他们三个里最耐打的一个,这一点他自己再清楚不过了。

莱恩背后的巨魔被魔法箭打飞。萨格拉斯桀桀地笑着说,你看呀,那个洛萨,他会被巨魔撕成碎片。

——他不会。

麦迪文头也不回,甩甩头想摆脱萨格拉斯的骚扰专心施法。

“哦,他当然会的,”恶魔的影子在麦迪文身后摇头晃脑,“人类是如此脆弱,巨魔一只手就能拧断他的脖子。”

麦迪文手掌一抖,火球几乎是擦着莱恩的铠甲飞过去,烧焦了巨魔的半边身体。

“嘿!”莱恩叫了一声。

另一只巨魔从侧面包抄狠狠地给了莱恩一下。莱恩用双面斧挡在身前防御,但还是被打翻在地。

“瞧你干的好事!”麦迪文恨恨地对萨格拉斯说,魔法箭击穿那只巨魔的心脏,他双手举在胸前开始吟唱真言。

莱恩的顽强替他争取到了时间。他召唤了连锁闪电将包围莱恩的巨魔接连收割,但最后莱恩也倒下去了。麦迪文匆忙上前查看,确认未来的国王只是被闪电的轰鸣震慑而晕过去,就急忙赶去增援另一边陷入苦战的洛萨。

洛萨如他所想那般比莱恩耐打得多,或许是他足够灵活又总能找到敌人的弱点,已经有两具巨魔的尸体躺在树丛里。

“我们来打个赌?”麦迪文那长着山羊角的第二个影子愉快地说,“更多的巨魔正向这边聚拢,你的安度因坚持不了太久。”

“更多?”麦迪文捕捉到关键词,“有多少?”

“刚好超出你所能应付的数量。”萨格拉斯甚至哼了一段难听的小调。

麦迪文皱紧眉头:“你在引诱我。”

“答对了,”恶魔晃动着长长的角,咯咯地笑,“没有我的帮助你就救不了你的安度因——还有未来的国王陛下。”

麦迪文丢出一道魔法箭砸中了距离洛萨最近的一只巨魔。洛萨挥剑砍了个空,竟然从胶着的战局中扭过头来看了一眼。

“嘿,麦德!莱恩还好吗?”

哦。莱恩。哦。

“你真的不会顺便做些奇怪的事?”麦迪文向自己的影子问道。

“你知道,我的老朋友,我从来不做违背你意愿的事,”萨格拉斯友好地向他伸出手。

麦迪文看了看洛萨,又看了看昏迷不醒的莱恩,终于握住了黑影的手。

“我只会释放你内心深处的渴望。”恶魔用麦迪文本人的声音说道。


8、

一小队巨魔在邪能面前根本不值一提,萨格拉斯在动手前用一个雷鸣术震晕了洛萨,避免他看到不该看的东西,然后挥挥手就把敌人吃进了肚子里。

他还用麦迪文的身体毫无风度地打了个饱嗝。

“真是够了,”麦迪文在影子里对萨格拉斯说,“吃饱了就赶紧给我滚出来,被你附身的感觉怪恶心的。”

“这太令我伤心了,主人,”萨格拉斯不去理会他的抱怨,轻快地走到洛萨身边,“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事,你竟然没有一句感激。”

麦迪文看到他挥手用魔法除去了洛萨身上的铠甲,露出汗湿的里衣。

“你在做什么?!”麦迪文惊呆了。

萨格拉斯——事实上是麦迪文的手,擦了擦洛萨脸上的血污。

“说真的,我不明白,这个人类有什么好?”萨格拉斯挺认真地盯着洛萨的脸。他还没有开始蓄须,整张脸又瘦又年轻,眉毛弯成一个温柔的弧度。

“不过谁让你喜欢呢。”恶魔说着,捧着洛萨的脸吻下去。

麦迪文感觉到一股力量拉扯着自己的意识回到自己的身体里。而他的身体,拜萨格拉斯所赐,正骑在洛萨身上吻他。

于是麦迪文的第一个念头是:这个吻的味道可真血腥。

洛萨或许是在战斗中弄伤了口腔,只是个小伤但足以让他嘴里充满血腥味。麦迪文对此感到本能的兴奋。

瞧瞧,瞧瞧那个恶魔都干了些什么!在幽暗的树林里,在一堆巨魔的实体边上,他亲吻满口都是血腥的洛萨——圣光在上,这可真刺激。

美中不足的是洛萨此时失去了意识。如果——只是如果,洛萨也能回吻他的话——

像是在回应麦迪文的期待,洛萨的嘴唇动了动。他吓了一跳正要移开嘴唇,但洛萨微微支起头纠缠上来。麦迪文意识到洛萨醒了。他想要逃开,但洛萨伸出一只手攥住了他的袍子。

“麦迪文。”

年轻的骑士清晰地念出他的名字,下一秒他就一巴掌推开了骑士的脸。

麦迪文跳起来急促地喘着气,在脑海里气急败坏地与萨格拉斯对骂,同时匆忙转身去检查莱恩的伤势。

比骑士更早清醒过来的王子盘腿坐在草丛里双手抱胸耸了耸肩。

“不用管我,真的,你们继续。”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恶魔在他耳边说,“机会难得,你真该好好感谢我。”

“滚开。”麦迪文嘟囔了一句,双腿一软晕倒在莱恩面前。


TBC


打巨魔和昏迷应该是定番吧。

别担心,不会睡太久,但是请给洛萨一个照顾病人的机会2333333

评论(22)
热度(112)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