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全职高手/叶王】NeverLasting - 大结局

本着好聚好散杀人管埋的态度,填上最后一锹土。

因为断更太久已经找不到手感,本来最喜欢的结尾也没能好好表现出来,心在滴血。

不过至少写完了不是吗!


>>>前文传送

1)(2)(3)(4)(5

6)(7)(8)(9)(10

11)(12)(13)(14)(15

16)(17)(18)(19)(20

21)(22)(23)(24)(25

26)(27)(28)(29)(30

总之在上一章里满级的老王已经成功重塑了老叶的肉体(人类),现在只要把灵魂从地狱的冥河里捞上来就完工啦~




>>>>>>>>>>>>>>>>>>>>>>>>>>>>>>>>>>>>>>


王杰希站在盛夏的夜风里。

从数十英里外吹来的海风裹挟着些许凉意,然而往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一过,也就热闹起来。

何况弯曲的河道两侧点着上千只火把,河边的公园内几乎每棵树上都挂着几只灯笼,照得这一带火光一片,连不远处大厦的灯光都显得黯淡了。

王杰希裹在一袭黑色的斗篷里。这样的装束在平时或许打眼,但今夜有许多穿着类似斗篷的人,或在河边疏导人群,或在小广场的集市上贩卖货物。王杰希默然站在桥头,当地人与游客纷纷从他身后说笑着走过,也只会把他当做庆典的工作人员,并不会多加注意。

他长久地望着河水。深黯的水面映着一团团火光,蜿蜒的火蛇又映在他的右眼中,跳跃着,闪烁着,如同脉搏。

而他的左眼,火焰也无法在瞳中留下半点痕迹,时间与光线都风化剥落,只留下一片黑暗的寂静。


在王杰希少时的记忆中,R城并没有这样一条河。

那时的R城,富庶整洁的新城区与混乱不堪的旧城区仿佛两个世界,而他生活在黑暗的夹缝中。他见过寻常的居民如何在贫穷中讨生活,也见过黑暗世界的眷属于昏暗的街巷中掠过。他见过死亡,见过超越死亡的生物,见过能够轻易召来死亡的力量,而最后,他站在死亡的大门前。

如今,一切都已尘埃落定。

他在夜风中无声地叹息。随着这声叹息响起的,是河岸边管弦乐队现场演奏的交响乐。

黑管为前奏,圆润内敛,如夜鸟于林中啾啾而鸣;小提琴随之跟进,舒缓绵长,正如这潺潺流水,衬得河畔嘈杂的人声都仿佛沉静下来。

自无所有处来,往不可及处去。


第一艘小船自桥洞下驶出。船首的人高举火把,逐一点燃立在河中央的一个个柴堆,火光随着小船的前行而渐渐向下游蔓延。

其后又有一艘艘船接连驶出,船上的人手持火把,或舞或摇,一时间河上流光飞舞不绝,河道如同火龙,在肃穆的音乐声中踽踽而行。

“妈妈,妈妈!”

王杰希右侧站着一对母女,小姑娘五六岁年纪,年轻的母亲衣着简洁,却是个美人。

“为什么要点火呀?”女孩脆生生地问。

王杰希转过头,看到母亲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迟疑了一下才说:“这是流光祭,不光要点火把,等一下还有焰火呢。”

这个回答显然不能令小姑娘满意,她踮着脚尖去看桥下驶过的小船,满脸困惑地小声嘟囔着:“夏天这么热,为什么不能冬天再过流光祭呢?”

王杰希微笑,蹲下身来对她说:“仲夏之夜是此界与彼界相距最近的时候。流光祭是一年一度为了哀悼逝去的亲人而举行的祭典,如果在河边点一盏灯,就能照亮灵魂归来的路。”

“灯?”女孩眨眨眼,拉扯着母亲的衣角,“妈妈,我们也去给外婆点一盏灯吧!”

“哎呀,真懂事呢。”年轻的母亲牵起女儿的手向桥下走去。

走出几步,小女孩挣脱母亲,从人群中穿过,跑回到王杰希面前。

“叔叔,你也有失去的亲人吗?我帮你多点一盏灯好不好?”

那位母亲高声唤着女孩的名字,却被人群阻隔,一时间寸步难行。王杰希笑着摇头:“我已经为他点了无数的灯,让他可以沿着这条光之河,找到归来的路。”


这对母女很快结伴离开桥头,王杰希站起身走向相反的一侧。桥下河边种植着高大的悬铃木,树桠上垂下一盏盏灯笼,烛火点点滴滴。

王杰希闭上眼,静默许久后,又在大提琴低徊的旋律中睁开。

他眼前的景象变了。火堆和灯笼的光芒黯淡下去,却有幽蓝的火种在每一具躯体中亮起来。这些灵魂之火有大有小,河中的表演者、岸边的观众,无论大人小孩,火种跃动不息,如同一片幽光之海。

而这每一点火种,都向外伸出一条极细的触丝。

触丝微不可见,然而许多触丝汇聚在一起,凝聚成一股股丝线,逆流而上不断汇集,在河道上游形成一股强大的能量流。

王杰希就站在这股逆流的尽头。

河水源源不断从地下水闸中涌出,在闸口处不远的水中,竖立着一块石碑。

石碑经年累月被水流重刷,早已残破不堪,而那股泛着蓝色幽光的能量流,却直没入石碑下方。

王杰希叹息。

“多么可惜,”一个嘶哑难听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这么多活祭品,你应该直接夺去他们的生命。”

“事到如今,蛊惑我没有任何意义,愚蠢的萨米基纳。”王杰希举起左手,一个人身马头的黑影出现在他身侧,“如果那样做,我早就同你一起堕入地狱了。”

魔神萨米基纳桀桀地笑起来:“如果那样做,你早就带回了犹大的灵魂!”

“地狱的囚徒,从未见过光明,故而只会称颂黑暗,”王杰希摇头,“我怜悯你。”

他摘下手中的最后一枚戒指,毫不迟疑地将它投入暗流涌动的河水中。

“契约终止了,魔神,你我都将重获自由。”


随着那枚马头形状的戒指落入水中,那块石碑渐渐亮起来。

幽蓝的魔力充满了石碑,残破表面簌簌剥落,生命的火种在石碑内如脉搏般有力跳动。

王杰希倒退一步。

石块碎裂的声音混在交响乐声中,渐渐可见其中隐约的人影。

王杰希向那人影看去最后一眼,转身沿着河道走开。流光祭尚未结束,人群还在歌唱欢呼,船上的舞者与火焰一同起舞,烟火盛会即将上演。


叶修睁开两眼。

他听到音乐声、水声和人声,都在近处,俗世的声色犬马骤然间将他包围。他发现自己置身于冰凉的流水中,四肢僵冷,呼吸困难。他已经不记得这种无力的感觉,仿佛这具躯体根本不是属于他的。

直到他呛了一口水,肺部的疼痛将他从冥想中唤醒。

他挣扎着向岸边游去。


地狱里的日子不太好过,更何况那位不能提到名字的魔君,在回到地狱后一怒之下将他打入幽冥之河。

冥河是人世与地狱之间的夹缝,在这里沉沦的灵魂,既非生,亦非死,时间永恒流逝,又像是纹丝不动,一瞬间的痛苦也可以延续千万年。

他并不知道自己在冥河中沉浮了多久。他只知道自己是死透了,肉体灰飞烟灭,灵魂永不超生。这样也挺好,原本就算是活着,永生也同地狱没有什么两样。

然而有一天,自冥河上游驶来一艘小船。

划船的是一个哼唱着难听歌谣的马头恶魔。

“犹大,嘿,你就是犹大!”

恶魔在他面前停下桨,愉快地搓了搓双手。

“我是所罗门的使者,伟大的第四柱魔神萨米基纳!”

叶修吐着血水泡泡,懒得应答。

“所罗门要我带你偷渡出去,嘿,狂傲的人类!”

“偷渡?”叶修还没有明白过来,魔神就跳入冥河之中,游到他身边,将一条绳索牢牢系在他的腰间。

“你只要藏在我的船底,就没有人会发现!”萨米基纳四肢并用地爬回船上,冥河的血水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愚蠢的所罗门,狂傲的所罗门,收买了天使,又要驱役恶魔,世上再也没有比所罗门更可恶的人了!”

说完他不再理会叶修,又自顾自地唱起了自编的歌谣。

“弑神的犹大,

流放冥河,

生不得生,

死不得死,

永世受痛苦,

永世受折磨,

直到一位俄耳甫斯,

带他出地狱。

可若是那愚蠢的俄耳甫斯,

违反契约,

偷偷回头看他白骨粼粼的爱人,

那可怜的魂灵呀,

将无法回到人间!”


叶修藏在船底,被一股若有若无的力量拉扯着,随着萨米基纳的船逆流而上。冥河中没有时间流逝的感觉,他的灵魂被血水浸泡,已经麻木到不知痛苦。他只是惦记着王杰希,那不听话的小家伙也不知道和恶魔达成了怎样的交易,也不知他是否会和神话中的俄耳甫斯一般,在离开地狱的那一瞬功亏一篑。

如果见到他,一定要好好骂上一顿。

当初我是如何告诫你?

——你要作为人类走完一生,要站在天国的光明里,无论地狱如何诱惑,都不要回头。


叶修狼狈地爬上岸,浑身湿透,在盛夏的夜中瑟瑟发抖,不住地咳嗽,肺叶挤压得难受。

一千年来他几乎已经忘记了这些属于人类的感受。

河边不知为何围着许多人,或是好奇或是担忧或是惊恐地看着他。他身上不着寸缕,很快就有好心人脱下自己的风衣披在他身上。

他抹去脸上的水迹,草草套上风衣,站起身往人群中看去,尽是些陌生的容颜。

然而却有一个人影,背对着人群走去。

叶修打了个踉跄,跌跌撞撞地追上去。

“王杰希——”

他脱口而出,喊着仿佛已经封尘了百年的名字。

人群给他让出一条路,他拼尽全力向前飞奔。

“王杰希!”

他终于抓住那人的斗篷的一角。

“你明明答应过我——”

黑影停下来,缓缓地,缓缓地转过身。兜帽落下,露出一张年轻的脸。

属于王杰希的,冷静沉稳的脸。

“我答应过你,”王杰希点点头,渐渐微笑起来,“我也做到了。”

叶修一怔。

“我作为人类走过了完整的一生。”

手中的衣角如风一般从指间溜走。王杰希背对着岸上的烟火,黑色斗篷如朝阳升起时逐渐凋零的夜色,在他面前寸寸消散。

“再见了。”


叶修踏前一步撞进黑影里,然而扑了个空跌倒在地上。他的膝盖被粗粝的地面擦伤,骨头发出脆弱的声响,这一切感觉都那么陌生。

这是作为人类的新生。

他怔怔看着王杰希消失的地方,看着自己空落落的双手,看着河中火光流转,看着烟火倏然升空,在漆黑的夜中炸开一片光华。


——而王杰希终没有回头。


【全文完】


本子未收录的番外传送门:

前传:Moonlight

番外:Humoresque




把刀片都收起来,谢谢!

流光祭的原型是美国罗德岛州Providence的一个节日,名叫WaterFire,去年暑假我和基友去玩的时候觉得特别像召唤仪式23333333

Home | WaterFire Providence <<<扩展阅读

>>>职业病隐藏设定:

原本R城是没有这条河的,但boss战折腾地狱之门的时候,因为能量波动,诱发了区域性的浅源地震,非常坑爹地把城市地表都震裂了,还死伤好多人。后来就在地裂缝上修了一段河道,引水做了个景观河。

最初的流光祭是为了哀悼在地震中死去的人,后来渐渐演变成类似于中元节的活动。

不为人所知的是,这条景观河的河道,刚好位于当年地狱之门的裂缝上,走向一毛一样,而且这个祭典真的能沟通阴阳。


问题:如何复活一只老叶?

  1. 和恶魔、天使签订不平等条约;

  2. 借助天使的力量,捏一个空的人类肉体;

  3. 利用河水沟通阴阳两界,将原本纪念亲人的节日,暗搓搓地改造成一个大型魔法阵;

  4. 在这个阵中,每一个观众都是活祭品,魔法阵不会夺走他们的生命,而是少量吸取他们微薄的能量,不会造成生命危险,回家休息一下就好了;

  5. 将这个活动运作为商业化的R城传统民俗项目,保证每年都会按时举办;

  6. 委托某个吸血鬼监管运营;

  7. 老王阳寿将尽,可以去死了;

  8. 魔法阵运行一百年后,终于攒够了能量,把老叶的灵魂从冥河里打捞上来,塞进肉体里,完美复活。

评论(81)
热度(400)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