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琅琊榜/蔺苏蔺】狐狸精(1)

刚说不写文了,到晚上突然又涌上一股洪荒之力……啊!打脸好痛!

关键词:互攻,九尾狐

灵感来自茅台的狐仙蔺系列,虽然剧情完全无干。



一、狐来


那年,蔺晨还是个未渡劫的小狐狸精。

自然,有人骂他是狐狸精,他是万万不能忍的。他蔺家九代单传,青丘之国根正苗红的九尾银狐,怎能和凡狐俗精相提并论。

九百九十九岁那年,蔺家老爷子一尾巴把蔺晨赶出青丘,说他渡劫在即,该去人间好生历练。蔺晨揉着毛茸茸的屁股蛋子,心想早不练晚不练,眼看着天劫近在眼前了,还历练个屁哟?该不是怕那七七四十九道天雷打下来,烧坏了他那几亩宝贝药圃吧!

腹诽归腹诽,他当天晚上还是一溜烟地滚到人间来了。这地界他不熟,一头栽进荒郊野岭,也分不清东南西北,走哪儿都觉得屁股后头跟着一大串炸雷,索性两眼一闭,随便往哪里走了。

这就一路走到了北边。

北边天寒,十月落雪,纷纷扬扬盖了漫山遍野。蔺晨现了原形,撒开四爪在雪地里扑腾,一不留神就被雪没了顶,嗨哟嗨哟地刨不出来。

正欲念一句风动诀,脚下突然就空了。这地方不知怎地有个洞,又深又窄,被雪盖住了瞧不出来,他刚一扑腾,就塌了。

蔺晨天旋地转地往下落。

想他九尾银狐灵兽之身,这点小麻烦原本不在话下。奈何他玩得兴起,根本也没想逃脱,在半空一连串地翻着跟头,结果一头栽进一块冰冷如铁的石头上。

“你大爷的……”

蔺晨呻吟一声,这才发现,自己身下的不是石头,是一块货真价实的铁甲。

硬邦邦冷冰冰,比石头还讨厌。

他四爪并用站起来,还没稳当呢,忽然就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一条尾巴。

有盔甲自然就有人。抓他的就是这个半死不活的人。

蔺晨哎呦一声,定睛看去,好家伙――说半死不活都是夸他了。这人满身血污,铁甲破裂好几处,气若游丝,眼看是活不成了,就是抓他尾巴那点力气,也是回光返照。

他心中暗叫不好。

“我……我……”半死鬼嗓子里还卡着血,说话嘶哑难听。

蔺晨看着他这副神情恍惚又执念深重的样子,在心里把玉皇大帝太上老君如来佛祖都求了个遍,只求他速速咽气,别再说下去。

可那人偏不遂他的意,“嗬”、“嗬”地吸了几口气,终于还是把这句话说出来了。

他说,我要活。


青丘之国的九尾狐族,有许多奇奇怪怪的规矩,其中一条就是,不能被别人抓住尾巴。

依蔺晨说,这规矩可恶至极――尾巴有九条之多,随随便便就落到别人手里,也太不公平了。

可这事儿还得怪上古的老祖宗。

九尾狐族的一位先祖与大神帝俊打赌,若是帝俊能捉住他的一条尾巴,便把这灵气所钟的青丘让给帝俊居住。帝俊于是追了他三百余年,最后以帝流浆为引酿成美酒送到青丘,趁九尾狐沉醉之时,一把捉住了他的尾巴。

先祖愿赌服输,只好拱手让出青丘。

帝俊在此住了三百年,腻了,把青丘还给先祖,但有言在先,日后但凡九尾狐族子孙,被异族人捉了尾巴,就得替对方完成一个心愿。


此情此景,蔺晨看一眼就知道,人之将死,执念深重,说出口的话必定不会是什么好事。且此人身上杀伐之气苍然如铁,恐怕是含屈而死含恨而终,这种人的临终心愿,最难伺候。

是以这人一说出口,蔺晨就蔫了。

旁人若是缠绵病榻,想求一服灵丹妙药,蔺晨还可一试。但这位呢,伤势太重,阎王爷的生死簿上都是落了名的,黑白无常守在他跟前,眼见着就要将魂魄勾了去。他不过是一只未经天劫的小狐狸,不敢托大,怕是没有这么深的道行。

可眼看着天劫将近,若是违背族规,少不得要多遭些罪,说不定自己这条小命就要保不住了。

于是乎蔺晨一番唉声叹气,还是化了人形,把这人往肩上一扛,捏了个诀飞出雪洞去。

他的化形之术未成,身后九条尾巴合为一条,可惜收不起来,摇摇摆摆跟在屁股后头。他手掌贴住那人额头,将死之人的种种执念随之涌来。他循着此人的记忆往东边飞了一段,就看见白雪之下,尸横遍野,数万军士,无一生还。

“唉!”他无奈摇头,“尔之所求,难啊!”

他把人往雪地里一放,往百步开外兜了一圈,折来一截枯瘦梅枝,回来眼见着人已经咽了气,赶忙运起法力聚拢魂魄。可惜魂魄已是七零八落,他全力施为,也只堪堪收住二魂六魄,还都残破不堪,剩下一魂一魄是再也找不到了。

“天命难违!”

他长叹一声,以梅枝作骨,化数万将士血肉,塑成人形;又以雪为肤,照自己喜欢的模样捏了张脸,将那二魂六魄重新炼化了,从耳朵里灌进去。

凡人需要御寒的衣物,他从尾巴上薅下几根银毫,变作一袭狐裘盖在他身上。

再低头看看这人了无生气,还缺了些什么,便咬破手指,滴血于其唇上。

只见这死气沉沉的一具躯壳,就从唇上渐渐有了血色,片刻后呼吸如常,仿佛熟睡,已是活了。


这一番累得蔺晨呼哧带喘,狐狸性命都去了半条,丹田之内空空如也,竟是半分法力都不剩了。

“自作孽哟……”早知道就不往那雪坑里掉了!

他拖着尾巴,心道自己仁至义尽,把人丢下,哼啊嘿哟地往山下走。此时若是应了天劫,只怕万事休矣!

可这大好晴天,突然雷声大作,不是天雷又是什么?!

蔺晨抬头一望,额滴个亲爹啊,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没见小爷我刚行了善事,救得一人性命吗?难不成这死鬼是个十恶不赦之人,我好心办了坏事?!

腹诽完了老天爷,还是得夹着尾巴逃命。――这天劫是躲不过的,可好歹别在这地方被雷劈,好不容易救回个死鬼,不能叫老天爷一个眼花再给收了去。

蔺晨捏着风动诀跑出一段路,力竭倒在地上,化了原形,九条尾巴紧紧缩在一起。头顶风云激荡,奔雷滚滚,无从闪避。

那就来吧!

他两眼一闭,四腿一蹬,听天由命。


TBC(但愿)


《弱水三千》的本子请惠顾一下咯~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30r.1.14.1.M1oLCq&id=533992246814&ns=1&abbucket=1#detail


评论(14)
热度(228)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