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琅琊榜/蔺苏蔺】狐狸精(3)

我还以为不会更了。

然而还是有坑的可能,因为我忘记大纲了。

前文:【一、狐来】【二、狐灾



三、狐说


在猎人小屋里住了两日,蔺晨心不甘情不愿地下山去,屁股后面还吊着一个没良心的梅长苏。

哦,对了,自打熬过那七七四十九道天雷,他化形时一直收不回去的狐狸尾巴终于藏住了。经梅岭这么一折腾,他也学乖了,轻易不在人前现原形,生怕再被抓住狐狸尾巴。

九尾狐族规虽多,却没有救了人还要以身相许这一条。不过蔺晨独自离开青丘,无聊得紧,一时半刻还不想回去――讲道理,天劫邻近,老爷子狠心把独生儿子往外撵,难道这劫渡过去了,他还得立刻乖乖回家报到不成?就算要回去,也得是被“请”回去的!在那之前,不妨就在人间多耍一耍。至于那梅长苏,就当一白捡的跟班儿罢!


一人一狐走到最近的镇子上,蔺晨还没怎么,梅长苏已经气喘吁吁。蔺晨眉毛一皱,心知这人虽然活了,但少了一魂一魄,没了旧时记忆,筋骨也远不如原来强健――可没听说有谁丢了魂魄还跟没事人一样能进京赶考、上山打虎的。可他嘴上只说:“想来你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这几天又没吃饱肚子,精力不济。不如咱们在镇上歇一歇再说。”

梅长苏没什么异议,跟着他进了一家酒楼,见这狐狸开口报了一串菜名,待小二走后悄悄问他:“蔺兄可带了银两?”

蔺晨两手往袖子里一踹:“没带。”

梅长苏摩拳擦掌跃跃欲试:“那在下就跟着蔺兄吃一回白食了!”

蔺晨嘿嘿一笑:“祖宗规矩,到了人间得守法,不能胡来。”

“这可如何是好?”梅长苏面露难色,可心里倒还真没当一回事。

蔺晨笑而不语,待到酒菜上齐,一通吃喝,仿佛腰缠万贯,底气十足,吃饱了抹抹嘴打了个饱嗝,心满意足对梅长苏说:“你就看好戏吧。”

说完,他走到另一桌客人跟前。为首的是个商人模样的胖子,脸盘大而眼睛小,衣着华贵但都很久了,带着三个手下,个个精明强干的样子。

“这位客官,”蔺晨笑嘻嘻地对那胖子说,“算卦么?”

那人瞧了他一眼,和颜悦色,却道:“多谢好意,心领了。”

蔺晨并无退意,袖起双手,道:“丢了一单生意,虽然令人惋惜,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无需这般沮丧。”

那人一愣,匆忙站起身来,向蔺晨拱手道:“恳请高人赐教!”

他手下立刻有一人站起身,将位置让给蔺晨,恭恭敬敬请这位“高人”坐下。

梅长苏在远处瞧着他故作神秘的样子,赶紧举起茶杯挡住嘴边笑意。

过了一会儿蔺晨拿着一只钱袋回来了,付清了账拉着梅长苏走人


“蔺兄当真泄露了天机?”梅长苏十分好奇。

蔺晨笑了一声,抬手指指头顶:“我要是真说了什么不该说的,等下老天爷睡醒了,一道雷下来你就得和我一起变焦炭。不过做一回事后诸葛倒是无妨,只消算一算他这半年来的遭遇,胡诌上几句有的没的,他自然深信不疑。”

梅长苏恍然大悟:“既然如此,蔺兄不妨开个算命铺子,生意定会红火。”说完又歪头想了想,道:“蔺兄如此神通,算得出旁人的遭遇,自然也能算得出我的。”

他话音一落,蔺晨就在心里冷笑一声:原来是为了这个。这倒是不必算,那个已经死去的人的最后一点执念,蔺晨知道得一清二楚,不知为何这魂魄归位之后,反而把最重要的事给忘却了。

忘便忘了,左右是他自己的事,与蔺晨无干。

“算是算得出,”他笑着摇摇头,“可惜你付不起价钱。”见梅长苏恍惚有些失落的样子,便又补充道:“倒不如顺其自然。忘了便记不起,该记起来的时候,拦也拦不住。”

梅长苏点点头:“确有几分道理。”

蔺晨沾沾自喜,心想我的道理自然是很多的,同我讲道理,你还欠了一千年的道行。

“那么蔺兄,我们接下来去往何处?”

蔺晨摸摸下巴:“难得有机会,当然是要去花花世界里耍一耍。”


一个失去前世记忆借尸还魂的活死人,一个在青丘之国修炼千年的九尾灵狐,对所谓“花花世界”的认知简陋得可悲,双双醉倒在元州城的醉仙楼里不省人事。

介于蔺晨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抛出了自己的钱袋,醉仙楼老板并没有直接把他俩扔到大街上,而是命伙计把人扛到了楼上的客房里――那钱袋里的银子,够他俩在一件普通的厢房里睡个三天三夜。

蔺晨醒来时,就见梅长苏和自己挤在同一张榻上,四仰八叉很没形象地打着呼噜。想来人间的酒对灵狐来说不过黄粱一梦,却足够让这个失了一魂一魄的活死人睡到昏天黑地。蔺晨没去管他,径自爬起来梳洗了,在元州城内闲逛了一圈,又诓骗了一单“生意”,拿着银子去买了好些吃的玩的,最后驻足在一间不起眼的书局门前。

讲道理,在青丘之国修炼的九百九十九年里,蔺晨好歹也算是清心寡欲,未有一日懈怠――毕竟族里有那么些严厉的长老盯着,他不敢造次。故而他对人间知之甚少,寥寥数语还都是道听途说。现如今他带着一个失忆的活死人,终日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总不是个事儿。他觉得自己甚是有必要做一做功课,早日适应在人间的生活。

于是当他走出书局时,手上已多了几本书。

他美滋滋地回到醉仙楼,大堂内已宾客满座,热闹非常。门边有一桌人,为首的看样子是个书生,借着酒意道:“要说起那赤焰军,可真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左边的年轻人扯了扯他的袖子,他不以为意地继续侃侃而谈:“林家谋反,你信吗?你们信吗?反正我是不信!要是没有林帅,没有赤焰军,大渝的铁骑说不定早就打到元州城下了!说什么勾结外敌,密谋兵变……简直是笑话!”

这番话引起了周遭人的注意。其中有一桌四人,皆是便装打扮,但身材魁梧目光炯然,已然盯上了那个借酒壮胆的书生。蔺晨的目光往下一扫,那四人都穿着官靴,绝不是寻常贩夫走卒。

“可怜,可叹!”书生举起酒杯,还要发一通议论,身边的朋友赶紧把他劝住了,按回到椅子上。

“王兄你喝多了,这种话岂敢乱说,小心掉脑袋……”

蔺晨摇摇头,没打算再管这等闲事,往前走了几步,却瞧见楼梯上站着一个人,怔怔地望着那书生。

正是梅长苏。

蔺晨心里一沉,却还是嬉皮笑脸地走过去,道:“看来你总算酒醒了。”

梅长苏收回视线,瞧他两手提着大包小裹,展颜道:“看来蔺兄又泄露天机了。”

“好说。”蔺晨踏上楼梯往厢房里走。梅长苏回头望了一眼,大堂里又恢复了嘈杂热闹,那个心直口快的书生喝着闷酒,终于是没有再把话说下去。

蔺晨瞥了他一眼:“有兴趣?”

梅长苏摇摇头:“没什么,随便听听罢了。”


TBC


介于弱水终于可以发货了,我就再打个广告: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30r.1.14.1.M1oLCq&id=533992246814&ns=1&abbucket=1#detail


评论(2)
热度(85)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