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阴阳师/博晴博】般若面 - 1

新坑注意事项:

  1. 晴明博雅无差,清水粮食;

  2. 大体上是阴阳师小说同人,人设与背景都来自小说,但同人剧情的灵感来自于手游式神(般若)的传记;

  3. 手游里的“般若”与日本传说中的、小说中的“般若”有很大差别,请勿混淆;

  4. 可能会是一个系列,缘更;

  5. 感谢历史文化顾问 @满目山河 ,文是投喂她的,如有bug都是我的锅。


=================================


一、


牛车沿着西洞院大路向北驶去,赶车的是一个身着黑色干绸衣、身材矮小、佝偻着背的老人。牛车的竹帘背后有一个白色的人影,在驶过二条大路时,车内的人突然开口说道:

“吞天,在这里停一下。”

赶车的老人停下牛车。这时,刚好有一个仆役模样的男人走到牛车边。

“请问,是晴明大人的车驾吗?”

“是的。”老人慢吞吞地说。

“冒昧打扰了。我家主人有要事请教晴明大人,这是拜帖。”

仆役向老人递上一折帖子。

“恳请晴明大人务必——”


源博雅牵着马走过罗城门。

日前他已约好这一天要去拜访晴明,本该在早些时候就回来,但因为某件事情而耽搁到了接近傍晚的时候。

他决定先去买一壶酒。这当然不是担心晴明会因自己的迟到而生气,而是那桩耽搁他的事,实在诡谲离奇得需要一壶酒边喝边谈。

然而正当他为这件事牵动思绪时,一只白蝴蝶忽地从不知名处翩然飞出,不偏不倚落在他肩头。

时至神无月,京都城内早不会有蝴蝶。那是晴明裁纸而成的式神。博雅自肩头将式神摘下,只见蝴蝶翅膀上写着“藤原成良宅”几个字,正是出自晴明的手笔。

博雅想了想,此时自己身上并无笔墨,只好对式神说:“告诉晴明,我即刻前往。”

那纸片裁就的蝴蝶双翅一振,从他掌心飞起来了。


中纳言藤原成良大人的寓所位于三条大路。博雅在这里见到晴明,已是华灯初上之时了。

穿白色狩衣的阴阳师正在等他。站在旁边的,正是满面愁容以至于略显消瘦的藤原成良大人。

“竟然动劳博雅大人前来……”成良与博雅见礼。

“哪里,我原本就同晴明约好,如果成良大人有任何事需要我帮忙,我也十分乐意效劳。”

“当然是有需要博雅的地方,才特意请你直接到成良大人这里来。”晴明说。

“那么,是什么事呢?”

“你刚从比叡山回来,想来已经听说了延历寺智明大师的事。”

博雅点头。这正是那件耽搁了他回程的事。延历寺智明大师的弟子中,发生了相当可怕的命案,僧人间都在传说是妖怪所为,无怪乎这件事这么快就传到了晴明这里。


成良将他们请入内室。侍女早已备下膳食,稍作用餐和休息后,成良面色严峻地向他们说道:

“关于这件事,还请二位替我保守秘密。”

“这是当然的。”博雅说。

“唉!”成良叹着气,目光落在自己的膝盖上,“从哪里说起呢?其实延历寺的那件事,恐怕是因我而起。”

晴明摆弄着折扇,并不言语,只是微微点头,等待成良说下去。

“少年时,我曾在延历寺修行。虽然只是短暂的一段时间,但那时的我,年少无知,时常从寺里偷跑出来,在比叡山行猎。”

成良讲述时,依然不住地叹气。

“有一天,在捕猎兔子的时候,我不慎射伤了一个人。”

“伤了人?在那种地方?”

“我起初以为是山民,走近去看。那是个十几岁的少年,戴着一副鬼面具。他被我射伤了脚踝,蹲在地上,既不呼痛,也没有哭泣。虽然我看不到他的脸,但这一点我敢确定。”

“那可不是一般的少年啊。”

“我因为伤了人,心中害怕又愧疚,就向他询问他住在哪里。但那少年只是让我将他送到比叡山深处的某个地方,那里有一所茅屋,但周围并没有其他人家。他就在那里同我告别。”

成良沉默了一会儿。

“后来呢?”博雅追问道。

“后来,他便时时出现在我面前,始终戴着鬼面。我不知道他的样子,但他的声音有着介于少年和少女之间的奇妙韵律。我们之间的交往成了我在比叡山的秘密,我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

“成良大人就一次都没想过要看看他的脸?”

成良露出畏惧的神色。

“想过。但是他拒绝了我的请求。”

“戴鬼面的少年,只会让人更想一睹他的容颜啊。”

“正是如此,”成良惭愧地垂下头,“所以,大约半年之后,我趁他熟睡时,偷偷摘下了他的面具。”

“啊!”

“博雅大人觉得鬼面丑陋吗?可怕吗?”

“这个嘛,”博雅想了想,“那大概就该是鬼的样子吧。”

事实上博雅并不觉得鬼的样子有多么丑陋和可怕。他与晴明一道,曾见过许多妖怪和恶鬼,有的青面獠牙,有的额生双角,有的满脸瘤子,有的不止一双眼、一张口。当然,也有的美丽不可方物。

正如世间万物各有它们的形状,鬼怪也是如此。博雅虽然喜爱樱花,却没有道理去厌恶蟾蜍,所以自然也不会嫌恶那些鬼怪。这正是博雅的道理。

然而藤原成良并非源博雅。很显然,那时的成良,是完全被面具下的脸吓坏了。

“那是一张怎样丑陋的脸啊!仿佛就算千百次地剥下那张面皮使之重新生长,也无法让它与美丽二字沾边。如果说那张假面只是对鬼怪抽象的夸张,那张脸,可是实实在在,要比鬼面可怕得多。我难以想象自己竟然与这样丑陋的存在朝夕相处,吓得把面具掉在地上。少年也因此从睡梦中醒过来。”

成良面色苍白地回忆着往事,满面惊骇之色仿佛那张可怖的面孔此刻便在眼前。

“然后呢?您从那个少年身边逃走了吗?”晴明问道,勉强做出感兴趣的样子。

“是的……我在慌乱之中拔出刀来砍伤了他,然后从比叡山一直逃回京城,没有继续我的修行。”

“原来如此。”晴明微微点头,唇畔露出几不可查的笑意。

“可是,这已经是许多年前的事了吧,与近日延历寺的事情又有什么关系呢?”博雅蹙起眉问道。

成良面露难色。虽然故事已经讲了一半,但接下来的事,依然叫他难以启齿。


这时,晴明说:“不如就请博雅来说一说延历寺的事吧。听说是两天前发生的,你刚从那里回来,应该十分了解吧。”

“嗯,大概吧。”博雅想了想,“三日之前,我奉命将圣上亲手抄写的《金刚经》送去延历寺供养。就在我抵达的次日,巡山的僧人在僧舍外发现一具可怕的尸体,面目全部被毁,好像有人将他的脸活活撕下来一般……僧众通过那件染血的僧袍,认出死者是智明大师的弟子,法名具行。具行生前是一位面容俊秀的青年,被称为延历寺第一美男子也不为过,并且与人为善,从未听说有什么仇家。由于他死得实在蹊跷,不乏有人怀疑是恶鬼所为。我离开延历寺时,智明大师已经在准备法事,驱鬼超度了。”

博雅将这件事简短地讲述了一遍,末了忽地意识到这两件事之间的联系。

“难道说是那个鬼面少年嫉妒具行貌美,行凶毁容?”

“这个嘛……”晴明看向成良。

成良惭愧地把头低下去。

“不仅如此。事实上,就在昨晚,有一个陌生少年前来寒舍拜访,自称从比叡山来,是一位容貌出众的美男子。可我并不认识这个人,直到他拿出一副恶鬼的假面。”

啊!博雅在心里惊道:果然是那个鬼面少年!

“时隔多年,我没料到他会以另一幅面孔出现在我面前。可是,虽然如今的少年面容俊秀,但我心里非常清楚,当年那张比鬼还要丑陋的面孔,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变成现在的模样!”

成良的脸上,此时显现出惊惧与嫌恶并存的神色。

“于是成良大人意识到,当年那个鬼面少年并非寻常人类。再加上今日从延历寺传来的噩耗,成良大人就将二者联系在一起,故而找到我晴明来解决此事。”

刚刚还因恐惧和嫌恶而有些情绪激动的藤原成良,此时摆出一副正色来。

“昨日我虽然假装不认识他而将他赶走,但他临走之际对我说,不日还会再度造访,所以我想,眼下也只有晴明大人能替我分忧了。冒昧请您来此,还因此动劳了博雅大人,实在非常抱歉。”

晴明绯红的唇边,那笑意如同讥诮——博雅想,大约在成良大人眼中,这是善意、宽慰的笑容吧。

“身为阴阳师,这是我职责分内的事。我会在宅中布下结界,还请成良大人收下这个。”

晴明递上一个锦囊。

“这是?”

“是我的式神。如果有人——有什么东西想要伤害您的话,它会保护您的。”

“那么——”

成良迟疑着。

“我想,那个少年今晚是不会到访了。在这段时间里,就让我和博雅去做些准备吧。”


从藤原成良的宅邸中出来,博雅与晴明一道上了牛车。晴明的式神,曾经在偏照寺聆听宽朝僧正诵经的乌龟,吞天,弓着背慢悠悠地赶着牛车。

“晴明,那个鬼面少年,果然是鬼怪吗?”

安倍晴明阖着双目,反问道:“博雅以为呢?”

“不,我可不猜。反正晴明你已经知道了吧。”

“我知道的事,并不比博雅你更多呀。”

“好吧,”源博雅抱着双臂,“成良大人在延历寺修行,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但如今那人依然是少年模样,而且能把具行小师父的脸变成他自己的脸,也绝不是人类所能做到的。”

晴明微微颔首。

“怎样,我猜对了?”

“我可还什么都没说呀。”晴明笑道,“而且,在见到那个少年之前,一切都还未可知。”

博雅从牛车里向外看去。

“咦,我们这是在往哪里走?”

这并不是前往土御门小道的路。

晴明摆弄着手中的折扇,轻笑道:“博雅,虽然被成良大人这件事打断了,但你可还记得,为何要在今夜之前从比叡山赶回京城?”

“啊,是因为明相大人的宴会呀!”

大纳言藤原明相,在家中摆下酒宴,一连三日,朝中官吏和贵族们在此不分身份贵贱,彻夜饮酒作乐,这在民间被称为“无礼讲”。从三品的博雅也在邀请之列。

“但是,晴明你不是对这种事没有兴趣的吗?”

佳肴美酒,美人相陪,又都是些朝上看厌了的无聊面孔,晴明的确是毫无兴趣的。就算是博雅,接受了邀请,也是顾及大纳言的面子而已。

“今日是宴会的最后一日呀,京城里许多年轻贵族都会去吧。”晴明微笑着说。

“可是,难道鬼也会喝酒吗?”

“或许不是为了酒吧。”

晴明用扇子遮住一半的笑意。

“博雅啊,虽然是那样无趣的酒宴,但还是要请你走一趟了。”

博雅点头。

“如果晴明也去的话,一定不会无趣吧。”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TBC




据说产粮可以脱非入欧——

枕头大神请赐我酒吞!!!!!!!

评论(11)
热度(166)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