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阴阳师/博晴博】般若面 - 2

我对自己说,不更新就不许抽卡……

啊,然而今晚抽卡也一定都是在抽御札吧……

投喂平安朝百事通顾问君  @满目山河 以及没有暴击魂的欧洲人 @若木为茶 


前文传送门:【阴阳师/博晴博】般若面 - 1


二、


大纳言藤原明相的府邸,接连三日热闹非凡。京城内的贵族和官吏们脱下官服换上便装,仿佛忘却了身份一般,毫无顾忌地饮酒作乐。乐师和舞姬们的表演,随着更漏渐沉而愈发纵情,技巧被宴席上沉醉的情绪所取代,尽管错误频出,但席上没有人在意。

或许源博雅在意。

他在庭院的一角,一株枫树下,盘腿而坐。他的手边放着一壶佳酿,欢宴中的人们在屋内、在院中尽情畅饮,而这一角如同被人遗忘一般无人打扰。

晴明就坐在他身边。


“博雅,你瞧,那是明相大人家的大公子与芳子小姐吧?如果被明相大人知道可不妙呵。”

“咦,原来明相大人已经离开芳子小姐,开始与恭子小姐来往了吗?”

“呵……博雅啊,恋心真是奇妙的东西。”

“盛放如花,衰败如花。”

“可是,却令人迷惑吧……”


晴明一面小酌,一面低声絮语。

博雅见他难得地说了许多话,自己倒是一反常态地沉默起来。平安京内贵族们的情态,在这夜宴之上展现出与白昼世界不同的一面。

传闻中交好的男女,其实劳燕分飞。

朝堂上关系交恶的政敌,脱下官服把酒闲谈。

平日里醉心创作鲜少与人交际的画师,牵着舞姬踏出荒唐的舞步。

博雅说不清哪一种才是真实的。

“这样的宴会,也可算是一种咒法吧。”

博雅听到晴明的声音,清朗地在身边响起。他转过头,看到好友正望着自己,唇畔噙着笑意。

“宴会也是咒吗?”

博雅感到话题又一次被晴明牵引了。

“你此时是否在想,你在平日里所见的,和此时所见的,究竟孰真孰假?”

博雅的心事被一语道破,也不是第一次了。

“晴明呀,我突然觉得,其实我们这些人,也好像戴着假面一样,掩饰着自己的真心呐。”

晴明因这句话而笑了起来:“可是在我看来,博雅你可是从始至终一点都没有掩饰过呀。”

博雅拧起眉:“你又在取笑我了。”

一直被博雅放在地上的酒杯,此时被晴明拿起来,塞到博雅手中。

绯红的树影被檐角的灯笼投在酒杯中。

“我可从没取笑过你呀,”晴明愉快地说,“只是博雅你总是不明白自己的优点罢了。”

博雅梗着脖子,轻咳了一声,问道:“那么,说宴会也是一种咒,到底是什么意思?”

晴明端起自己的酒杯。

“我啊,和博雅你的看法不同。我认为眼前所见的,与平日所见的,其实都是他们的样子。只是人类的面孔,往往不仅有一面。此相与彼相,都是存在的,但他们相互隐藏着,被今日这夜宴引出来——那么宴会岂非也是一种咒么?”

他用指尖轻轻弹了弹酒杯。

“这酒,或许就是咒具吧。”

博雅小啜一口,道:“那么,我现在也被下了咒吗?”

晴明微笑,闭口不语。

如果这宴会也是咒,源博雅确信它对自己并无效用。

并非是自己身边有一位法力高强的阴阳师挚友的缘故。

博雅固然喜爱饮酒,但他从未想过要用酒去藏匿、或是释放些什么。

可他的确感到自己心中有些隐蔽的、未露于人前的东西,即便是此时面对晴明,也没有完全坦白。

令他惊异的是,竟连他自己也说不清那是怎样的东西。


“啊,我们的主角出场了。”

晴明的声音将他从思绪中拉拽出来。顺着晴明的目光,博雅看到一位俊美的贵族少年。

“你认识他吧?”

博雅的确认识。那是源为逸,作为贵族家的幺子,现在担任少将一职。这少年有着天赋的美貌,见过他的人都毫不怀疑,他将来会成为京城第一的美男子。与这份容貌相对的,他也时常出入于各种宴席之间,据说年纪轻轻就同时交往着好几个情人,是个相当风流的少年。

“怎么,晴明,来这里是为了那位少将吗?”

可此时的源为逸,正忙着与一位贵族少女说笑呢。

“明相大人的府邸,眼下汇聚了京城大半的美男子,而这位少将——”晴明略一停顿,语气有些轻佻地上扬,“博雅啊,如果你是那鬼面少年,会不会选择眼前这位少将呢?”

博雅明白了。

鬼面少年已经从比叡山来到京城,而这是宴会的最后一日,如果他想要一张比具行小师父更出色的脸,再没有比今夜更好的时机了。


源为逸隔着一丛杜鹃花,与一名以纸扇遮住半张脸的贵族少女聊天。

他年纪虽轻,却显然深谙此道,两人在宴会开始前还互不认识,此时的气氛已经暧昧甜腻起来。

然而,正当他意欲委婉地询问少女的宅邸时,一个陌生的少年声音,自他身后传来。

“为逸大人,这可不行哟。”

这声音,博雅也听到了。那是少年成长为真正的男子之前,柔美而清澈的嗓音。

声音的主人,如这声线一般,拥有一张干净俊美的脸。他不知何时出现在源为逸身后,腰间挂着一副鬼假面。


在博雅大叫着跳起来之前,晴明一手按住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

“不可以哦,博雅。好戏才刚上演。”

博雅为自己的冒失用眼神向晴明道歉。他在结界中重新坐好,两眼紧紧盯着那鬼面少年。

如果之前的猜测不错,眼前这张脸,本应属于延历寺的具行小师父。

那的确是一副好容貌,对于一个年纪尚轻、刚开始修行的出家人而言,不愧于延历寺第一美男子之誉。

然而在源为逸面前,这份容貌就被掩盖了。如山茶之于兰花,盈月之于满月。


源为逸显然并不认识这少年,却并没有因他的突然打扰而生气。他好奇地打量着对方。

被晾在一旁的贵族少女道:“你是什么人,为何这样对为逸大人说话。”

“我是为了为逸大人着想哟,”少年微微一笑,向少女抛去一个嘲弄的眼神,“与您这样一位丑八怪交往,可是会让为逸大人遭人耻笑的。”

少女双目圆瞪,举着扇子的手微微发颤。

“你、你——”

“如果我说的不对,你何不将扇子放下,让我们见一见您尊贵的容貌呢?”

少女脸色涨得通红,手不住地发抖。源为逸借着灯火的光亮望着她,她跺了跺脚,转身逃走了。

“呀,原来真的这样生气。”鬼面少年笑嘻嘻地说,“为逸大人可不要为那个丑八怪责怪我哦。”

源为逸笑道:“我还要多谢你呢。你怎么知道她是个丑八怪?”

鬼面少年微微踮起脚,凑到源为逸耳边,说起悄悄话。

很快地,源为逸便与他说笑起来。


庭院一角,结界内端坐的晴明,微微挑起眉梢,含笑道:“原来是这样。”

博雅小声问道:“是怎样?”

“正如你所看到的。”

晴明露出熟悉的、让博雅难以捉摸的微笑。

“难道晴明你所看到的,与我不同吗?”

晴明望了他一眼,苦笑着摇头。

“瞧,他们要离开这里了。”

博雅忙将目光转回去。在鬼面少年的邀请下,源为逸正与他离开这个庭院,向大纳言宅邸的后门走去。

晴明拈起一张裁成蝴蝶形状的白纸,托至唇边轻轻一吹。蝴蝶振翅翩跹,在夜色中追着那两个少年而去了。

晴明拉着博雅从结界中走出来。

“我们也跟上去吧。”


TBC


(为什么会写成这样子呢?大概我最近在看《禁色》吧………………)


下一章:

http://greenwall.lofter.com/post/11a666_dfbd700

评论(13)
热度(105)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