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阴阳师/博晴博】般若面 - 3

大家新年好~我家般若小朋友最近很争气呢~


前文传送门:

【阴阳师/博晴博】般若面 - 1

【阴阳师/博晴博】般若面 - 2


三、


追随着式神从藤原明相的宅邸走到鸭川边,一路上博雅始终感到困惑:即使源为逸对鬼面少年颇有些好感,也不该对他如此言听计从,深夜里出城,来到这僻静无人的地方。

这个疑问在他们抵达鸭川河畔时得到了解答。

源为逸如木偶一般跟在少年身后。随着少年一声击掌,木偶像被剪断了线,毫无生气地瘫倒在河边的一株柳树下。

博雅抢上一步,被晴明伸手拦下了。

“那位少将只是晕过去了。”

晴明的话音很轻,但河边的鬼面少年遥遥转过身,咯咯地笑起来。

“两位大人跟了我一路,真是辛苦了。”

本以为一路有晴明的结界掩护,没想到还是被这少年发现了。博雅向好友递去一个询问的眼神,晴明只是微笑着往前走了两步。

“阁下就是那位盛名在外的阴阳师——安倍晴明大人吧。”少年站在源为逸旁边,没有退让的意思,“您在这边的世界很有名哦,还有那位源博雅大人也是。”

博雅有些惊讶:“咦,我也很有名气吗?”

“是的哟,”少年咯咯地笑起来,“因为您总是和晴明大人在一起嘛,真叫人羡慕啊。”

晴明用扇子轻轻击在掌心:“那么,既然在这里遇到了,可以请你就此罢手吗?那边那位少将大人,应该和你没有什么过节吧。”

“没有哦,但是,不能就这样放手呢。”

少年蹲下身,借着河上皎洁的月光,低头打量源为逸的脸。

“晴明大人,您怎么看呢?这的确是一张俊秀的脸吧。”

晴明淡淡地点头:“或许吧。但是,你真的认为,拥有这张脸,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吗?”

少年松开手,重新站起身。

“无论是什么样的人,都会为色相所惑。您瞧,就在刚才,源为逸大人这样的人,是绝不会选择一个丑女人作伴的。而我呢,凭借如今这张脸,动动手指就把他带到这里了呢。晴明大人,像您这样的人是不会懂的,因为容貌丑陋而经历种种凄惨的遭遇,这种事啊,您是永远不会懂的。”

“所以,因为具行师父的容貌被藤原成良大人拒绝了,你就想夺取平安京第一美少年的容颜吗?”

“怎样,就连晴明大人您也不得不承认,这张脸令人难以抗拒吧?”

少年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在寂静的夜中,如一只夜游鸟,又像是勾动人心弦的鬼魅,在夜色中向晚归的行人招呼。

但晴明只是轻声地笑:“我吗?我并不喜欢哦。这位少将大人,只不过是屈服于自己漂亮皮囊的行尸走肉罢了。”

在旁边听着两人对话的博雅,忍不住叫了一声:“呀,晴明,这样说也太过分了吧!”

晴明咯咯笑着,凤目流转,向博雅投去不着痕迹的一瞥。

“于我而言,人的皮囊与白纸裁就的式神无异,更毋论美丑。若是执着于表象,便看不到其中真正的美。”

他踏着稳健的步子,一步步向鬼面少年走去。

“你未见月出东山,风拂绿柳,樱坠新醅,兰花夜放——”

“不,这些我都见过!”少年急道。

“你从未见过,因你心已闭塞,万物在你眼中,不过浮生掠影。可真正美妙之人,却懂得这万象之中亘古而存的刹那之美,这与容貌的美与丑,没有半点关系。”

从博雅的视线望过去,只看到晴明步步逼近那少年,左右不过七八步距离,晴明站住了,少年也僵硬地立在原地。他不知道晴明为何突然说出这一番话来,可是从那少年紧绷的神色中,又隐约觉出些什么来。

这时候少年突然越过晴明的肩膀,向博雅看过来。

“啊……原来是这样。”片刻前如临大敌的神色退去,少年忽地笑起来。

那笑容阴恻恻的,看得博雅脊背发凉。

——他在想着什么可怕的事。博雅毫无根据地笃定着。

“晴明大人,我与您打个赌吧。”少年轻快地说着,弯腰从地上把昏睡的源为逸拦腰提起来。他看似纤弱,力气却比成年男子还大,源为逸在他手上仿佛一只濒死的兔子。

“哦?”

“如果您所说的那个人,真如您所言,不为皮相所惑,我就把这位少将大人毫发无伤地交给您,如何?”

博雅听到这一句,心中立刻大叫不好。无论这少年打算做些什么,那一定是些可怕的事,晴明如此涉险,实在令他不安。

但晴明只是轻描淡写地应了一声。

“好啊,要怎么赌呢?”

少年笑意甜美,用空着的那只手,将腰间的鬼面具摘了下来。

“这是送给晴明大人的礼物哟。”

话音未落,他猛地将鬼面向晴明掷去。

鬼面在半空中陡然变得巨大,如真正的恶鬼一般,狰狞地扑向晴明。

博雅在他身后惊呼,然而已经来不及了。晴明被那鬼面张开的血口吞下,博雅看到他的背影在月光下一颤,似乎有一瞬间的透明,随后鬼面就消失在夜色中。

博雅心尖一颤。他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在那个短暂的瞬间,晴明丝毫没有躲闪。


“呵……”

片刻的寂静之后,晴明发出一声轻笑。

博雅从他背后望过去,只见到他微微低下头,抬手在自己脸上摸索着什么。

“晴明,那究竟是——”

博雅匆忙想要上前,两脚却像是深陷沼泽一般动弹不得。

“博雅还是不要过来比较好。”晴明的声音镇定依然,吐息也相当平和,只是有些不自然地发闷。

他缓慢地转过身来,终于让博雅看清了他的脸。

博雅吸了口气,寒夜里的微风一直窜到喉咙底。

晴明的脸上,赫然正是那副鬼面,活生生地生长在晴明的脸上,獠牙青面,额生双角,此时用熟悉的语气对博雅说:

“怎么,很难看吗?”

博雅愣住了。

“这是我的脸哦。”少年对他们二人甜甜地笑着,“虽然起初并没有角,但大体上就是我的脸哦。我呀,花了很久的时间,把自己的脸一次次地剥下来,制成面具,不知何时就渐渐长出了角……晴明大人,即便是你,也不可能轻易将它摘下来吧。”

晴明在脸上摸索一番,苦笑道:“怨念凝聚之物,一旦得到宿主,就不会离开呢。”

“正是如此。不过,既然晴明大人说了,容貌美丑无关紧要,那么接受我这份礼物也无妨吧?”

晴明沉默着。

“我所经历的痛苦,晴明大人很快也会了解了。”

少年提着昏睡的源为逸,一步步向后退去。

“但是啊,晴明大人,虽然这位少将与我并无冤仇,我却不能原谅成良大人呢。”

晴明任由他退到河边,并没有追上去。

“成良大人,绝不原谅你……”

绝不原谅……

绝不原谅你……

少年带着源为逸纵身一跃,跳过了鸭川,消失在黑夜中。他的声音也渐渐远去了。


这时候,束缚着博雅双脚的力量才被撤去了。博雅打了个踉跄,赶到晴明面前,借着月光打量他的脸。

“呀,博雅,这种小事……”

博雅也顾不得许多礼数,在那鬼面上一番摸索之后,终于确信那的确不再是一副面具,而是真真正正的一张脸了。

而晴明只是用那张陌生的鬼面孔平静地望着他。

末了博雅放开手,迟疑着,叹了口气。

“哎呀……”

“博雅。”

“晴明呀……”

“鬼面”似乎笑了笑。博雅从他那琥珀色发黄的、倒吊的双眼中,看到了月色的光华。

“即使是我,面对这样的晴明,还是会吓一跳啊。”

博雅低下头。并非出于恐惧,而是惭愧。

“这样子真的会理解那个少年的痛苦吗?晴明呀,为何你看上去却与往常一般无二?”

“是因为博雅你呀。”

“我?”博雅又抬起头。

“在你眼中,并没有看到这副鬼面。”

“我当然看到了。”

“不,你看到的只是一副面具而已。在你眼中,它只是一副面具,面具可以轻易戴上,也可以轻易摘下。”

博雅又被他弄糊涂了。依照那少年所说,这鬼面已经与晴明融为一体,成为晴明“真正的脸”了。

“瞧,博雅,站在你面前的是何许人?”

“是吾友晴明呀。”博雅不假思索。

“那么,当下的晴明,与片刻前的晴明,有何不同?”

“这一个晴明比较吓人而已。若你以这副尊容去觐见陛下,一定会吓坏他的。”

“可博雅你看上去并不怕我啊。”

博雅笑道:“因为你是晴明嘛。”

“所以啊,博雅,”晴明忽然叹了口气,“这鬼面在你眼中,只是一副面具而已,可以轻易戴上,也可以轻易摘下。”

“可是他明明说——”

“不相信的话,你就把它摘掉吧。”

博雅一愣。但晴明的语气笃定,并不像在开玩笑。

“来吧。”晴明拉住他的手腕,让他的手落在自己腮旁。

博雅犹豫着。

“它看上去可一点都不像面具呀!”

“但是,借助博雅你的力量的话……”

晴明松开了他的手腕。

博雅定了定神。在月光下看到的,的确是一副丑陋而可怖的面孔,但他同样也毫不怀疑这面孔下的人,依然是他相识多年的挚友。

于是,他将手指探向晴明的鬓边,然后,轻而易举地,将那副看似与晴明血肉相连的鬼面,从他那熟悉的、俊美白皙的脸上摘了下来。

博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将鬼面捧在手上仔细地看,确认它又重新变回一个木制的、毫无生气假面。

晴明赞许地望着他。

“瞧,这可是只有博雅你才能做到的事呀!”

博雅满心茫然。

“在那少年心中,丑陋的容貌所带来的怨恨胜过了一切,所以无论他怎样做,都无法将这般若面去除。而在你眼中,它不过就是这样一件无足轻重的东西罢了。”

“那是因为……”

他没有说下去,因为他看到晴明对自己露出熟悉的笑容。

“啊,这都是晴明你搞的鬼,对吧!”博雅向后撤出半步,“那个少年的法术,根本不可能战胜你,你只是在用这种法子愚弄我,对吧?”

晴明笑得更开心了。

心想着“果真被他愚弄了”的博雅,匆忙地转移开话题。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放他走?或许会有人因此丧命。”

“至少眼下不会。”晴明不慌不忙地走到河边的柳树下,“你瞧,少将大人不就在这里吗?”

博雅这才发现,明明已经被鬼面少年带走的源为逸,此刻正躺在柳树下,睡得正熟。但原本穿在他身上的杂袍不翼而飞,露出白色的单衣,这让博雅很快意识到,被带走的那个“源为逸”只是一个障眼法。

晴明是在何时动的手脚?他没有问。

“不过,成良大人那里……”

博雅仍然放不下心。

晴明抬起头,观察着天色:“今夜成良大人应该无碍,明天我们再去拜访他吧。我想,他一定还有些什么事没有对我们坦诚相告吧。”


TBC


晴明对博雅发动了[咒术·缚]

般若受到9999点[秀恩爱]伤害

般若对晴明发动了[鬼袭]

晴明技能被封印

般若脱战

博雅对晴明施放了[秘术·晴明就是晴明啊变成鬼我也不怕]

晴明封印被驱散

般若:去你们的狗男男!

评论(12)
热度(121)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