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琅琊榜/蔺苏】江左盟不养咸鱼(漫画脚本)

*原本是给某人写的脚本,她不画了,我懒得改编成文,就当脚本看了吧;

*身份互换梗,非我原创,为搞笑而写;

*又名《没什么出息的蔺晨少帅》


蔺晨:大梁将门之子,世代忠良,其父官拜大将军,但其人从小顽劣,素行不良,对带兵打仗保家卫国并无兴趣,向往逍遥自在的江湖。

梅长苏:统领江左十四州的江左盟宗主,其亡父梅石楠与蔺大将军乃是世交。天生不足之症,不能习武,因此钻研岐黄之术。身负麒麟之才,身在江湖却心系家国。



-------------------------我是搞笑漫画开始的分割线-------------------------



【前篇】

地点一:梅岭。

从蔺晨的视角开始,一片漆黑中他睁开眼,看到眼前朦胧的景象――灰蒙蒙的天,一张陌生的、担忧的脸。对方半束长发,披着毛毛领披风,呼出一口白气,嘴唇微动,似乎在说些什么,但蔺晨听不清。

梅长苏看到他醒了,露出松了口气的表情,微皱着眉,露出宽慰的笑容。蔺晨终于隐约听到他的声音:“蔺兄……终于……找到你了……”

镜头切到旁观视角,蔺晨满脸是血,身上铠甲残破,身上还插着一支羽箭。他露出茫然的神情,望着天空,心想:原来我还活着啊……

镜头渐渐拉远,可以看到梅长苏身边还有黎纲甄平卫峥等江左盟下属,其中一个为他打着伞。

镜头再拉远,拉到大场景,天地一片白茫茫的大雪,雪地之上的人、蔺晨身边的血迹、被血迹染红的梅长苏的白衣等等。旁白:“贞平二十三年,蔺家军七万将士埋骨梅岭,少将军蔺晨跌下悬崖侥幸未死,为江左盟宗主梅长苏所救。”


地点:江左盟。

旁白:数日后,廊州江左盟总舵。

场景切换:楼阁,花园,仍在冬季,院子里有一树红梅,梅花枝头落了一只鸟。院子里有人走过来,鸟儿歪头瞧了瞧。

梅长苏推门进屋,手中端着一碗汤药。屋里蔺晨坐在床上,身上还有绷带,听到动静抬起头看向梅长苏。

梅长苏走到床边,递上药碗:“蔺兄,你伤势未愈,还是多歇息为好。喝了这碗药,再让我切一回脉吧。”

蔺晨接过碗,微微皱着眉,仰头一口喝尽,吐了口气:“真苦。”

然后把药碗递回去,道:“切什么脉,不过是些皮肉伤。不过我这些天睡糊涂了,你姓梅?叫……”

梅长苏拿回碗放在一边:“在下梅长苏,不才执掌江左盟。先父梅石楠,与令尊蔺大将军乃是故交,从前我常听先父提起你。”

蔺晨一挑眉:“哦。”

梅长苏走到桌边,桌上放着一只金猊香炉,他打开香炉盖子,往里添了一块安神香。同时说:“听闻蔺大将军在梅岭出了事,在下急忙带人赶去相助,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叹气,“愧对蔺兄,愧对先父。”

蔺晨眼神一暗,但并不显露,摇了摇头,躺回到枕上,道:“皇帝老儿忌惮我蔺家功高震主,迟早有此一劫。也怪我爹不懂得藏锋,忘记了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道理。此番谢玉诬我蔺氏谋反,也是正中了皇帝老儿的软肋。”

梅长苏拿了软席,端正坐在蔺晨床边地上:“蔺兄请放心,我江左盟定会护你周全。”

蔺晨一哂:“呔,我有手有脚,等养好了伤我便走,必不会给你添麻烦。”

梅长苏问道:“敢问蔺兄有何打算?”

蔺晨仿佛漫不经心地笑道:“既然朝堂之上容不下我,江湖中自有我蔺晨的去处。反正我就是个顽劣子,不喜欢带兵打仗,倒是向往这快意逍遥的江湖,如今也算是遂了我愿。”

梅长苏惊讶道:“难道蔺将军的大仇就不报了?这污名就不洗了?”

蔺晨一愣:“事已至此,人各有命,自古以来不知多少忠臣良将死于帝王的猜忌,史书上血迹斑斑,岂独我蔺氏一门?”摇头,“再说如今的时局,要报一人之仇不难,大不了我一剑杀了谢玉。可要为蔺家军洗雪污名,却是比登天还难,我何必逆天而行自讨苦吃?”

他讲话时,梅长苏端起一杯茶水。他话说完,梅长苏手一抖,茶杯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梅长苏:“此事虽难,却并非无计可施。以你我两家的交情,我愿倾力相助,助你报了这血海深仇,为蔺氏一门平反,还大梁一个清明坦荡的朝局!”

蔺晨双手支撑着坐起来,目光闪烁:“这个,梅宗主,我都说不用了,你何必执着?”

梅长苏站起身,逼近一步,一张脸在蔺晨眼中格外巨大:“蔺兄遭逢巨变,一时心冷,在下明白。但请蔺兄切莫丧气灰心。”

蔺晨额头冒汗,往后退:“哎,不是,哪有你这样的,还逼着人去报仇啊?”

梅长苏握住他双手,情绪慷慨:“男儿在世当恩怨分明、坦坦荡荡。蔺大将军为奸人所害,乃是天大的冤屈,是大梁的损失。我身为故人之子,更是大梁子民,若不能还蔺氏一个公道,与咸鱼何异!”

蔺晨哭笑不得,泪目状:“你自己心怀天下,还不许别人做个咸鱼么!”

梅长苏的脸继续靠近:“蔺兄,来,别怕,我会帮你的。”

蔺晨继续躲:“你、你别过来……梅长苏!有话好好说!我伤还没好你别动手啊!”

镜头拉到屋外,只听里面蔺晨的哭喊:“来人啊!救命啊!有人碰瓷啊!我不要去复仇,我不要回金陵,你放我去浪迹江湖啊啊啊!!!”

声音惊起了梅花树上的鸟,拍着翅膀飞走了。


*过渡场景,蔺晨抱着膝盖坐在角落里画圈圈,给他爹烧纸,旁边一封家书:“爹,由于某种不可抗拒的原因,我要准备为您平反了。您在天有灵,保佑我早日办完了早日解脱,浪迹江湖逍遥快活去。不孝子蔺晨顿首。”



【中篇】

地点:江左盟

场景切换:盛开的花(不是冬天的梅花),郁郁葱葱的树,树上鸟儿成双对,显示季节变化春去秋来,过去了几年。

飞流在屋檐上飞过,手里抱着一捧时令的花,哼着歌心情很好的样子,要去找苏哥哥。

而此时蔺晨从屋子下面爬上来(先出现手,探了个头,露出坏笑,然后飞出来)。

蔺晨:“小飞流!”

一边出声一边出手,手中拿着一盒胭脂,抹到飞流的小脸上。

飞流:“啊!”愣住了。

蔺晨得意洋洋地打量:“不错呀!”

飞流一手抱着花,一手在自己脸上乱摸,把胭脂蹭花了,低头一看,手上一抹嫣红,又惊又吓:“什么!”

蔺晨伸手捏他的脸:“小美人,这是胭脂。”

飞流惊慌失措:“有毒!”说完就跑。

蔺晨一指:“嘿,你这个小没良心的――”

飞流从房顶跑下来,钻进梅长苏屋里,躲到他身后,委屈地拉着他的衣服:“苏哥哥!”

梅长苏看着飞流的小花脸,忍俊不禁,这时蔺晨也进来了,手里还拿着胭脂盒,伸手就往梅长苏唇上一点。

飞流大惊失色,梅长苏也愣了,只有蔺晨左看右看,眼角含笑,点头说了句:“真好看。”

梅长苏无奈,用拇指擦去唇上胭脂,摇头苦笑:“你又胡闹……不过来得正好,我有样东西要送给你。”

蔺晨笑着抽出腰间纸扇,坐到梅长苏身边。只见梅长苏从桌上拿起一只木匣子交到他手上:“打开看看。”

此时飞流在旁边伸着脖子看,碎碎念:“吃的?”

蔺晨嘀咕着“什么呀,神神秘秘的”,一边打开了匣子。里面是各种小木牌,整整齐齐地码着。

蔺晨:“这是干嘛用的?”

梅长苏拿起宁国侯的小木牌:“解决一个烧一个,什么时候都烧光了,什么时候再回来见我。”

蔺晨一惊:“你这是何意?”

梅长苏站起身,腹黑笑:“意思是你该出发去金陵了。”

蔺晨把盒子盖住放到一边,飞扑抱住梅长苏大腿:“长苏啊,你再让我逍遥几年好不好!我还没游过小灵峡,还没去过凤栖沟,这花花世界我还没玩够啊!”

梅长苏继续腹黑笑,皮笑肉不笑,狐狸眼笑等等,向飞流招手:“飞流,把你蔺晨哥哥打包带走。”

正从桌子上偷拿东西吃的飞流手一抖,食物掉到身上:“啊?”

梅长苏摸摸飞流的头(此时蔺晨还挂在他大腿上),笑得特别和蔼可亲:“蔺晨哥哥要去金陵,你就同他一道去吧。要好好保护他,寸步不离,知道吗?”

飞流看了蔺晨一眼,然后看回梅长苏,惊慌道:“不要!”

梅长苏又转向腿上的蔺晨,继续腹黑笑:“我会派黎纲前去助你。江左盟在金陵还有些人手,他们都会替我好~好~关~照~你~的~”

蔺晨喊着“我不去!”,故意弄翻了胭脂盒,染了满手嫣红,举起手来喊道:“你看!我旧伤复发了!疼疼疼疼疼――”

梅长苏:“飞流!”

镜头拉到屋外,只听屋里飘出声音:

“不要啊!我想当咸鱼!我想当米虫!我不要去金陵啊啊啊!!!”


旁白:然而蔺晨的反抗并没有什么用……

过场分镜是车马从江左盟启程离开,从外景过渡到江左盟室内,表现出江左盟的安静。旁边写着:数月后。

梅长苏坐在火盆边,甄平在旁边沏了茶递给他,他端起茶杯先闻了闻茶香,心旷神怡地感叹一句:“真是安逸啊。”

甄平继续烧水:“蔺公子不在,盟里怪冷清的,还有点不适应呢。”

梅长苏喝茶:“是啊,这一去数月,也不知他在金陵可曾受了委屈。”说着叹了口气,将空杯子递回去,“别看他平时那副样子,其实心里一直有一团火,诸般苦楚无处可说,只好强颜欢笑,可这天底下又有谁懂他心里的苦呢……”

甄平接过空茶杯,正要再沏一杯,此时江左盟NPC破门而入,手里捧着一只鸽子:“报――宗主,蔺公子来信了。”

梅长苏面露喜色,示意甄平去拆信。

甄平接过鸽子,取下信筒,拆开看。

梅长苏:“他过得可好?”

甄平汗颜:“蔺、蔺公子说,金陵太月楼的鸡丝馄饨做得不如当年了,盐水鸭还不错,但还是吉婶的手艺最好……”

梅长苏流汗。

NPC二号捧着鸽子进来:“宗主,又有信来。”

甄平再次打开信:“宗主……黎纲说,蔺公子跑得太快,他抓不住……”

梅长苏额角开始冒井字。

NPC三号捧着鸽子再来:“宗主……”

甄平:“妙音坊的宫羽姑娘说,您托她照看的人,举止轻薄,言词放荡,还、还拖欠酒钱,惹恼了好几个姐妹……”

梅长苏(强忍愤怒)。

NPC四号再来,四个人跪了一排:“宗主……”

甄平打开最后一封信,镜头直接给到信,上面是特别丑的两个字――不好!!!(旁边还画着飞流的鬼脸)

梅长苏(爆发):“蔺晨你大爷的!”

旁白:而此时,在金陵――

蔺晨(近景)打了个喷嚏。旁边的蒙挚(近景)问他:“没事吧?”蔺晨摇头笑着说:“没事,大概是长苏想我了吧。来,我们继续!”

镜头拉远,蔺晨、蒙挚、霓凰、景琰四个人正在热火朝天地搓麻。


*过场图是满脸不情愿的蔺晨和满脸不情愿的飞流,互相嫌弃着,旁边堆着一大堆打包好的行李,被江左盟扫地出门了。



【下篇】

地点:北境战场

(一系列的场景过度)

皇宫外景。旁白:元佑六年,皇七子萧景琰入主东宫,蔺氏谋逆一案平反。

马蹄飞驰。

马上的军士喊道:“报――边关告急!”

切到室内,蔺晨对着舆图背着手。镜头拉近,蔺晨低头叹气:“黎纲,给长苏发一封信吧,说我要领兵上阵,怕是要迟些回廊州了。”

后面的黎纲拱手:“是,蔺公子。”

场景:北境战场,两军厮杀,旌旗飘动,切换到中军大帐。

旁白:大梁中军。

蔺晨身着铠甲,掀起帘子走进中军帐。帐门口有一扇兽皮屏风,他一边绕开屏风,一边摘下头盔,露出沾着血污的脸来。

一边走一边叨叨:“你大爷的,早知道北境冷成这个鬼样子,我就不来了!要打让他萧景琰自己来打,少爷我可是累惨了――”

话说到一半,人已经走到帐中,帐内有个身影,他头也没抬,以为是侍卫,两手一伸:“卸甲!”

对方没有动,蔺晨举了一会儿手,这才抬头一看,梅长苏(参考真·梅长苏的猎装)正对自己笑。

蔺晨惊喜地迎上去:“长苏?你怎么来了!”

他胸甲上溅了血,梅长苏低头看见了,感叹道:“这段时日辛苦你了。”

蔺晨开始卸甲,旁边飘梅长苏的对话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虽不能上马杀敌,行军布阵总能帮得上忙,你我联手定会攻无不克……”

甲胄都丢在地上,蔺晨微微一笑,歪着头看他:“长苏,好久不见,你就没别的要说了?”

梅长苏拢着手,望着他,隐隐藏着笑,道:“想你了。”

蔺晨上前一步把人抱住:“我就知道。”

此时帐外黎纲正要进来,挑起半边帘子又赶紧放下了,挡住了外面的萧景睿言豫津。

继续帐内。梅长苏嫌弃脸:“你身上一股血腥气。”

蔺晨笑:“你身上还是只有药香。”

梅长苏:“好在我平日里逼着你多看了几本兵书――这仗打得还不算糟。”

蔺晨一手扶着他的肩膀,一手轻抚他的鬓发:“那我们可说好了,等打了胜仗我们就走,天下事自有天下人劳心,我只想过自己喜欢的日子。”

无限接近的kiss,梅长苏:“好,就依你。”


场景再次切到北境苍茫大地(和开头同一个场景),两人骑着马在雪地上驰骋而过。

旁白:战事僵持不下时,一位江湖布衣出现在大梁军中,屡出奇谋,败大渝军于梅岭。后主帅蔺晨与那人双双失踪,远遁江湖。

场景过渡到树林掩映之间,山上小径通幽之处,立着一座山门。蔺晨揣着手抬起头,看着山门上的匾额。梅长苏与飞流从石阶上下来。

蔺晨:“长苏,你看我这名字取得可好?”

梅长苏笑着走过来,抬起头,看到匾额上的三个字――

琅琊阁。




【四格彩蛋】

地点:江左盟

1、屋内,蔺苏二人对坐在桌边,黎纲搬来一大堆竹简啊书啊之类的东西,放在桌上。

梅长苏:“这些兵法谋略需得熟读。”

蔺晨(拍桌):“本少爷凭什么听你的啊!”

梅长苏(淡定喝茶):“我救了你的命。”

蔺晨(宽粉泪):“把命还给你行不行啊……”

2、院子里,蔺晨练剑,摆出一个“刺”的姿势,梅长苏上前压低了他的手,给他矫正姿势。

蔺晨:“梅长苏!你自己不会武功还来指手画脚!”

梅长苏(一边看书一边吃橘子):“我天生不足之症,不能习武,但向往仗剑江湖的侠客,所以看了好多武功秘籍。如今正好,你都替我练了吧。”

蔺晨:“你大爷!”

3、梅长苏领来小飞流(时年6岁),让他俩一起练武。飞流练得特别认真。

梅长苏(笑):“我们飞流进步真快。”转头看蔺晨,突然变嫌弃脸:“蔺晨,你练武还不如一个稚子,好意思么。”

蔺晨摔剑:“不练了!少爷我这仇不报了!”

梅长苏抱着小飞流,用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他。

蔺晨一转头(嫌弃的颜艺):“呿。”

4、蔺苏两人围着火盆坐。

梅长苏:“此事就听我的,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定能折断太子的臂膀,誉王也讨不了好。”

蔺晨转过头小声嘀咕了一句“……”。

梅长苏:“你说什么?”

蔺晨(赔笑脸):“说你江左梅郎足智多谋天下无双。”

梅长苏微笑,自带圣光,旁边字幕打:最终大BOSS。


――完――


一年多前写的,不包售后啦啦啦~

评论(19)
热度(182)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