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全职高手/叶王】NeverLasting - 番外:Humoresque -1-

是的,这个lo主被盗号了,不用怀疑。

小标题是德沃夏克的《幽默曲》(或者叫《诙谐曲》),听古典音乐list的时候突然就觉得,这首对了,没跑了。

我听的是这个版本:《Humoresque》

不过我觉得大家可以直接脑内播放周董的《夜曲》2333333

【新跳坑的小伙伴可以戳底下的NeverLasting标签找到全文】

时间点是在本子番外之后,也就是老叶回来,被喻总请吃饭,了解到所有的事情,的后续。接着上一个月光曲番外来看正好~


============我是含笑半步癫的分割线============


<Humoresque>


1、


从回到旧居的第一天起,叶修就发现这里居住着一个幽灵。


那天喻文州亲自送他到门口,郑重其事将钥匙交给他。他拿在手里掂了掂,没急着开门,而是转过身对路灯下的喻文州说,好了,就到这里吧。

聪慧如喻文州自然明白。

“对了,”叶修把转身到一半的人叫住,随手往屋后指了指,“把你的人撤了吧,用不着。”

喻文州嘴唇微动,隐约是想说一句“可是”。

“我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人了,说白了,和你们秘党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叶修把一只手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好似无心地扶着门廊柱轻轻摩挲,“和你是私人交情,要动用秘党的护卫可就过了,这点道理你不会拎不清。”

手掌下的木纹是温润光滑的,在夜色与寒露中依然守着几分温平――毕竟是上百年的老房子了。

“私人交情也会担心你被人暗算。”喻文州说,旋即自嘲地笑,“或许是我多虑了,现在的您也有足够的能力自保。”

“就算不能自保,那也是我的命,”叶修轻拍柱子,“我现在终于可以尽人事听天命了,给我个机会重新做人,嗯?”

喻文州终于无话可说。他双脚并拢,摘下帽子恭敬地向他鞠了一躬,转身消失在夜色里。


叶修拧动钥匙,推开木门。这扇门是更换过的,依旧继承了旧日的样式,经过几番包浆和时光的沉淀,如今已经与他记忆里的那扇门没有多少差别。随着门轴“吱呀”一声,他站在几乎陌生的玄关前,陈旧的气流卷着木头和灰尘的气味从屋子深处扑到他面前,他恍惚不知这新鲜感究竟来自于对这副新身体的不适,亦或是这里确实与记忆中不同。

他人类的双眼无法在黑暗中视物,嗅觉也无法从空气中辨识每一件家具,因此他伸长手臂在玄关墙壁上摸索,找到一枚电灯开关。

电路是经过定期维护的,灯闪过几下便亮起来,照出了眼前的门厅。原本用来堆放烟草的橱柜和装装样子的柜台,而今被换成整洁的衣帽架、沙发和茶几。沙发上盖着一块宽大的深灰色防尘罩,茶几的木色暗得发黑,深棕色的地板抛光打蜡后依然坚实深沉――所有这一切看上去都像是一个老人的居所。

喻文州没有让这里长久地荒置,脚下只有一层薄薄的浮土,木质家具和地板也没有过分腐烂发霉,上一次打扫或许是几个月前,可见喻文州并不希望他重新回到这里居住。

但他也该知道这只是徒劳的愿望。

叶修踩着靴子踏着木板,连这倾轧的声响都不同了,他走了两步就弯腰把鞋子脱下来,整齐地摆在玄关――仔细得几乎不像是他所为。

连同袜子也一起脱掉了,他赤足踩在地板上,些许新鲜的寒意让他不自觉地动了动脚趾。他吸了一口气,大步走进屋里。


曾经寄居在这里的人,大刀阔斧地将房子改造过了。叶修并不十分意外,毕竟这里原本糟糕得不像人类居住的地方。他在每一个房间和走廊里巡视,打开每一盏电灯,敞开每一扇窗户,转动每一个阀门,拧开每一个水龙头。这一切平凡得令人乏味,然而叶修对每一件事都充满好奇。他甚至用流水长久地冲洗自己干净的双手,夏夜里的水管依然是冷的,然而连双手被冻得发僵的痛觉也让他新奇。他走上一级级台阶,惊起那些沉睡的尘埃,没有注意二楼的房间,直接走上阁楼。

这曾是他不修边幅的卧室,而今狭小的空间布置得井井有条。新床铺看上去十分舒适,他掀开防尘罩在床边坐下,抬头望着阁楼仅有的一扇小窗。天快亮了,朦胧的光正从窗口缓缓升起。

一切都不一样了,他不无遗憾地想。曾经属于他的房子,被那个人改建成了另一番样子,平淡无奇,刚好居住。他想象着那人住在这里,生火做饭,看书休息――这番景象又让他觉得欣喜。那人终究是给他留下了一些东西,一些陈旧的、烟火气的痕迹,他虽然无法拥抱,却可以触碰呼吸。

“真安静啊……”

他从床边跳起来。彻夜未眠并没有给他带来倦意,他已经沉睡得足够久,而今有着用不完的精力。但他人类的肉体不合时宜地感到口渴,他想起厨房里冰冷的水管,光脚走下阁楼想给自己接一杯冷水。

――刚好路过一扇关闭的门。


在叶修看来,这栋房子与那个人相关的记忆少得可怜,更多的是经年累月独居的寂静。如果说这里尚且寄存着某些美好的片段,那么就该是在这间书房里。在那段暧昧不明的时日里,那个人时常在这里看书。他永远抱怨叶修不知道整理书籍,让各种孤本和秘典混乱地躺在地上或是跻身于书架的某个隐秘的夹缝里。叶修毫不犹豫地想,而今这些宝贵的书本一定被妥帖地安置了,分门别类地放在书架上,像市立图书馆那样整齐。

只是为了验证这一猜测,他推开门。

像是有人在他面前开启一个封存已久的罐子,罐子里潮湿的空气带着枯草发霉的气味扩散开来;又像是一本古老的书,书页又薄又黄,纸张脆得仿佛轻轻一折就会碎掉,灰尘扑面而来,呛得他匆忙掩住口鼻。

而后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藏书室。被填满的书架,堆在地上的旧书,窗口的书桌上散落着几张潦草的手写稿,窗户被牢牢关着,锁住了房间里沉闷的空气――像极了他还住在这里的某一日,尽管这一日并不曾存在过。

在城市的第一缕曙光中,那个苍白的幽灵就从书桌边站起身来。

他是透明的,却又浑浊,好像只是这个久不通风的空间里被叶修激起的一团尘埃,轻飘飘地扬起,再以更缓慢的速度落下。他更像是一团光线,从屋外投射到屋里,映照在尘埃细小的颗粒上,模糊地漂浮着。

叶修恍惚眨了眨眼睛。

晨光就在这时声势浩荡地铺散在房间里,幽灵在阳光下无所遁形。


TBC


【下一章】


不是人鬼情未了,真不是。

评论(35)
热度(153)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