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全职高手/叶王】NeverLasting - 番外:Humoresque -2-

本来想多攒两章,然而攒不住……

Humoresque - 1 - 【戳我】

前传Moonlight 【戳我】



2、


起初,叶修认为那不过是自己的错觉。

他坦然面对内心深处的侥幸。自己不过是睡了一觉,醒来时世界都变了模样,眼前所有真实的一切――包括他此刻所拥有的崭新躯壳――都是那么的不真实,仿佛所有人联合起来同他开了个恶劣的玩笑。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在推开书房那扇门的一刻或许正期待着什么,期待某个人来终结这个恶趣味的梦境;或者反过来,他亦渴望能得到某种启示,来证明目下的世界切实可信。倘若他的双眼和大脑因此创造了那个朦胧的幻象,他也会欣然原谅自己。

于是他笑了,大步走进书房。这里显然很久没有打扫过了,地板上积了厚厚一层灰,他每走一步都要咳嗽几声,猜测着喻文州是怀着怎样不可告人的目的才特意留下这么一个未经打扫的房间。他走到书桌边,那些手稿上的字迹被灰尘掩埋难以辨认,仿佛它们已经在这里安然度过了三十年。

叶修打开窗户。窗子生了锈,几乎卡死,他颇废了一些力气,甚至在心里动了要使用暴力的念头。当屋外的新鲜空气终于涌进来时,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如释重负地从窗边转过头。

――不过是一个封尘经年的旧屋子而已。

他对片刻前那个惶惶期待的自己报以冷嘲。


叶修在旧居中住了下来。尽管拒绝了秘党的帮助,他还是接受了喻文州交给他的一小笔钱,足以应对一日三餐,也足够让他慢慢地重新整理这栋老房子。

打扫房屋对他来说不是件新鲜事,但他很快发现,身为人类的自己竟然难以忍受这些过去看来无关痛痒的灰尘。他的肺变得敏感了,尽管五感尽皆退化。他拿起工具和清水,一点一点,一天一天地,独自一人将这栋房子清理出来,也包括那间书房。

他甚至整理了每一本被灰尘埋葬多年的书。书架已经过饱和了,他尽可能地将多余的书整齐地摞在地上。书桌上散放的几张手稿,被他小心地弄干净,拿到阳光下阅读。他毫无障碍地认出了书写者的笔体,但过于复杂的演算已经超出了他所掌握的旧时代的知识,于是索性将它们放到一边。

做这些事花费了比想象中更久的时间。他经常做到一半就停下来,点起香烟发一会儿呆,或是突然兴起出门去,在热闹的街道上消磨一些时光。很快他就忘记了书房里的那个影子,转而投入到对新生活的好奇中去。

直到他再一次见到那个幽灵。


当时他正抱着晾晒好的干净衣服从院子里走进来,视线被挡住一半,走廊里光线昏暗。他随口哼着不知名的民谣小调,大步走着,余光中忽地见到一个人影从身边走过去。

他一愣,以为是光线变化时眼睛出现的短暂不适应。但他迟疑着站住脚步,缓缓转过身去,就清清楚楚地看到那熟悉的幽灵穿过走廊走向后门,消失在后院明媚的阳光里。

这不该是幻觉了,他想,幻觉不会这样出现在他意识清醒心无旁骛的时候。他饶有兴味地站了一会儿,但幽灵先生并没有再出现,他于是抱着衣服继续往楼上走去。

他为这邂逅惊喜不已。


幽灵出现得更加频繁了,只是总在他毫无防备的时候。一次他烧糊了锅,手忙脚乱地打开水龙头,就看到幽灵站在灶台边,抱着双臂似乎在思考什么。还有一次他从外面回来,甫一进门,幽灵恰好就在门厅四处走动,好像在收拾什么看不见的杂物。

他试着同对方讲话,或是伸手触摸那模糊的影子,然而幽灵不为所动,依然我行我素地做着自己的事,而他也没能捕捉到哪怕一点异于寻常的触感。


搬进这栋房子一个月后,他第一次看清了幽灵的脸。

那天夜里他做了梦。吸血鬼并非不会做梦;在秘党的传说中,他们的梦境与地狱秘密相连,而对叶修来说,一千年来他的梦里始终栖息着黑暗君主本人。魔君的力量侵蚀了他的肉体,当他的内心稍有软弱,恶魔就会在睡梦中趁虚而入。在漫长岁月里他早已学会与梦魇相处之道,以至于再世为人之后觉得梦中安稳,反而空虚寂寥。

人类的梦境与吸血鬼大相径庭,没有恶魔大君的蛊惑,没有黑暗的躁动;叶修所见到的,只是些许回忆的片段罢了。生命如斯漫长,记忆如恒河之沙,他所能拾起的不过是点滴小事。他在梦中见到旧日亲朋和仇敌,慢条斯理地坐下来闲聊,然后平静地醒来。

那一日他梦见一片无尽之海。他漂浮在海上,随波逐流,耳边只有单调如白噪声的潮水,眼前灰蒙蒙一片,没有光也没有黑暗。他好像又回到了地狱那条冥河之中,时间不再流逝,一切都没有尽头。不知过了多久,他恍然发现自己搁浅在一片沙滩上。沙子又细又软,潮水从他身下缓缓退去,直至轻抚他的脚跟。灰蒙蒙的视野被人揭开一角亮光,紧接有人从他的头顶探身过来,低头望着他。

在过去数不清的日夜里,唯有一人用这样的眼神望过他。

沉稳,安静,平和,却又执着,从不知放弃,不像火焰那般炽烈,不像冰雪那般傲慢,也不像顽石那般坚硬。他像水,像雪山之巅涓涓流淌下来的清澈溪流,像平原上容纳百川的宽阔大河,更像这深邃的海。

叶修回望着他,继而伸出手臂轻抚他依然年轻的脸。他依旧是他们分别时的样子,不差毫厘,如时光雕刻于大理石上的印记。

在虚幻的泪水从眼角滚落的那一瞬间,叶修醒了,发现自己躺在阁楼狭窄却舒适的床上。天已经亮了,屋里一片洁白,连同那坐在他床沿的影子,也透出温和的光芒。

叶修一动不动,甚至下意识地屏住呼吸,牢牢地盯着他的幽灵。他终于在晨光中看清了,那是一张成熟男人的脸,尚未衰老,但已韶华不再,棱角更加硬朗,眼尾也微微下垂。他的幽灵只是这样坐着,低头沉思。

――叶修觉得自己可以出卖一切,只为让这一刻永远存在下去。

他的眼角酸楚,过分沉重的空气压在他的胸口,他生怕自己唤出姓名的瞬间魔法就会消失,可如果继续沉默下去,他倒觉得不如立刻死去。

于是他睁着两眼,一瞬不瞬。

“……王杰希。”

他的幽灵就在这时转过头,站起身,视线仿佛从他身上掠过,走到窗户边。

叶修看到他的幽灵翕合着嘴唇,无声地说:


――开始吧。



TBC


【下一章】



老王要开始啥呢,一定猜不到。

关于我为什么又回来写番外炒冷饭:因为写文终究使我快乐,然而我又没有当年那么多热血来开新坑了,只好在番外里搞一些自己不擅长的故事当做写作练习。

评论(38)
热度(149)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