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全职高手/叶蓝】兰溪棹歌(3)

这是一篇披着同人皮的原创……估计有几个bug先放着好了,大家看到别揭穿我,等我查一查去改掉……

被某人骚扰于是让她如愿以偿吧,新CP出场大家猜是谁~

赶在今天发,祝亲爱的kami生日快乐!



3、夜半歌

因为半夜去了河边的缘故,叶修睡到日上三竿才起。肖时钦只当他是偷懒,自己带着孙翔出去又转了一圈,回来瞅见叶修蹲在小院里若有所思地抽烟,察觉带他们回来就抬起头笑着打了个招呼。

“进去说话,”肖时钦按着他的肩膀,“我们发现一些奇怪的事。”

三人进了屋子,孙翔在门窗各处检查过一遍才坐下,叶修难得瞧见他如此警惕的模样,不由得提起了兴致。

“好了,现在可以说了吧?”

肖时钦与孙翔交换了个眼神,然后从怀里摸出一块金红色的绸缎料子,那里面似乎包裹着什么东西,他小心翼翼地打开。

出现在叶修眼前的是两粒珍珠,有拇指指甲大小,原本这两粒珠子该是一模一样的,但其中一颗被硬物磨损,上面划痕遍布,而另一颗则保存得很好,闪动着温润的光泽。

肖时钦指着那颗被磨损的珠子,“这是小孙从河边的石滩里捡到的,”然后指向另一颗,“这是昨天我在镇子宗祠的香炉里发现的。”

叶修吸了口气,“说下去,这些学问你比我通透。”

肖时钦捻着那颗保存完好的珍珠,神色凝重,“这珠子产于南海,若是再大一些、成色再好一些,便可呈为贡品。即便如此它们也价值不菲,绝不是兰溪镇上这些与世隔绝的山民可能拥有的东西。而且叶大人请看这里,珠子上被镶嵌过的痕迹,或许是作为首饰上的装饰——极有可能是支金钗。”

“那这块绸缎……”

“是云锦。”肖时钦几乎是叹息着回答。

答案呼之欲出。叶修当然明白肖时钦为何一脸悲伤,而孙翔则保持着高度警戒。

——被袭击的四支商队中有两支运送绸缎,另两支是红货。

“作为证据,这还不够。既然商队在山里遇害,尸体由镇民收殓,拾获一些货物总是寻常。”肖时钦顿了顿,不安地转着眼珠,“但这镇上处处透着古怪,不可不防。”

叶修苦笑着摇头,“倘若你的推测应验,就是最坏的结果。我们三人在此,就算有以一当十、以一当百的本事,要如何去应对这几百户山民?而且他们若有能力劫杀商队,必定有什么不寻常的手段是我们不知道的。”

“那么叶大人的意思是?”

“不可轻举妄动打草惊蛇。接下来就麻烦肖大人你放出话去,重金悬赏向导带我们去商队遇害的地点,同时我们暗中查探,倒要看看他们究竟隐瞒了些什么。”叶修转头看向孙翔,“小孙你要好好保护肖大人,但不可露出戒备之色惹人怀疑。”

孙翔哼声道:“这还用你说?”

“你打算以哪里为突破口?”肖时钦用绸缎把珍珠包好,贴身藏好,“那位喻镇长看着最为可疑。”

“正因为太可疑,恐怕他自己也谨慎得很,不容易发现破绽。所以不如就从这个人入手……”他用手指在桌面上写下一个字。

肖时钦一愣,“你已经有办法了?”

“怎么可能啦,当然是走一步看一步了。敌暗我明,不试试看岂非要被困死在这里?今天傍晚我们就动手来个调虎离山,看看他家里有没有什么线索。”

“那么……孙翔,这老虎就由你来引开了。”

 

黄昏时分,阳气衰微而阴气渐盛,然而这并不能解释为何那只黑猫出现时,伴随着肃杀万物的寂静,仿佛时间与空间都被切割,唯独这一处所在被孤立于世界之外。

张新杰从书桌边站起来,不慌不忙地把手边的几味药材分门别类地收好,然后平静地看向那只站在窗棱上的黑猫。

他不说话,从容不迫地等待着。

“新杰,”从黑猫的方向凭空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带着完全不该存在的空洞回声,“你果然在这里。”

张新杰没有丝毫的惊讶,恭敬地向那黑猫拱手行礼,“七年不见,师兄的道法愈发精进了。”

“那你呢?闭关七年,是否已可生死人肉白骨?”

“那是逆天而行的事,我不会去做。”

气氛有些尴尬,一人一猫就这样对视着,张新杰面无表情,反而是那黑猫在片刻之后张开嘴打了个哈欠。

“师兄此行也是为了那个东西?”

黑猫竟似人一般叹气,“帝都水脉异动,由不得我坐视不理。你都知道些什么,不妨告诉我。”

“血脉淡薄,封印衰弱。”张新杰惋惜地摇了摇头,“只怕异变就在这个冬天。”

“哦?”

“距离上一次祭祀就快要满二十年了。”

黑猫在窗棱上蹲坐下来,凝固的夕晖在它身后铺开大片的红,艳丽得不像是人间景色。

然而这幅画面突然像被风吹过的水面一般起了波澜,夕阳和背后的山峦一齐扭曲,那黑猫猛地跳下地来,而张新杰微微皱起眉头。

“他们来了……”黑猫喃喃自语,笼罩着这个房间的诡谲气氛骤然收起,没有如血残阳也没有独立于世的孤独感,张新杰好端端地站在自己的书房里,一切如常。

黑猫茫然而戒备地看着他,那样子倒真相是一只普普通通的猫了。

张新杰弯腰把猫抱起来,它也没有躲闪,由他抚摸着自己头顶的短毛。

“为什么要用猫呢。”他摇了摇头,紧接着就听见院子里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张大夫——张新杰——出来啊——”

这声音有些耳熟,张新杰记得那是从帝都来的三位钦差之一,最年轻的那一个。黑猫受到惊吓从他怀里跳开,他掸了掸身上的毛,去给钦差大人开门。

 

孙翔要张新杰带他和肖时钦去找当时发现尸体的猎户,软磨硬泡胡搅蛮缠,张新杰实在拗不过,几乎是被他生拉硬拽着带出门来,肖时钦就在一旁笑着赔罪。

关门的时候屋子里传来一声猫叫,孙翔挺好奇地问你养了猫?张新杰就点头说是刚开始养的。孙翔还想多看两眼,但黑猫很快躲进屋内。

“我们快走吧,”肖时钦拉他的袖子,“天色晚了。”

 

三人离开不久,叶修就从窗子里偷偷翻进屋子。

这兰溪镇闭塞得很,民风倒也淳朴,都是乡里乡亲的,出门也就懒得费力把门窗锁得那么严实,便让叶修钻了空子。他一进屋就直奔书房,在书架和桌案上翻翻找找,可看来看去都是些药理医书,最多还有些道学易理,实在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叶修不甘心,四处搜寻暗格密室,搜到卧房时突然觉得后颈发凉,猛地回过头去,只见一只成年黑猫蹲在房门口,一声不响地盯着自己。

那视线冰冷,叶修不认为是错觉。

他停下动作,右手垂在身侧,从袖中悄无声息地滑出一枚暗器,被他捏在指间。

一人一猫就在这死寂的氛围中对视。叶修不敢动,从那双瞪圆的浅碧色双瞳中他能清楚地感觉到慑人的力量,就如同与顶尖的武林高手对峙一般,气势上一分都不可退让,否则便会一输到底。

对方是一只猫。他在心底苦笑,在这么个处处透着古怪的地方,有魇魔夜夜入梦,有想要置他于死地的河中怪物,十九年前死去的人又出现在人间,然后连一只瘦巴巴的野猫都有能杀人的眼神。

这是造了什么孽。

 

哗啦——

脑海里那冰冷的水声又响了起来。

在万万不能分神的时刻,叶修却不受控制地失了神。那水声和随之而来的寒意在一瞬间席卷而来,他知道这是那股不知名的力量在干扰自己,所以拼命敛住心神,然而还是晚了。黑猫一跃而起,小小的身躯却有如豹子般的影子,那影子化为具象人立而起直扑叶修。

暗器出手,毫无阻碍地穿过了影子,而半空中的黑猫一拧身堪堪避开锋刃,黑影仍向叶修面门压去。

“请住手!”

一个清洌的声音从黑猫背后响起,叶修眼前忽然一晃,那影子像是撞在了一面看不见的墙上,被阻了一下,叶修已经闪身避开,抖开手中的千机伞,伞柄伸长变为长矛,矛锋直指那黑猫。

但黑猫像是对他骤然失去兴趣,扭过脖子看向身后突然出现的人。

叶修循着那声音看去,赤脚,月白色的长衫,披散在肩上的乌黑的长发,一双闪动着复杂情绪的眼。

蓝河。

“请放过这个人。”蓝河低头对黑猫说,一脸诚恳,“我答应过……不会伤害他。”

叶修微讶地看着他,黑猫却一甩尾巴,膨胀的影子飞快地缩小,转眼间已恢复原状,无辜地舔着爪子,再也没有那逼人的气。

蓝河松了口气,转眼对叶修道:“你走吧。”

“我若不肯走呢?”叶修笑着收起千机伞,满不在乎地打量着他们,“二位高人打算拿我怎么办?”

黑猫像是已经对这里的事完全失去了兴趣,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开。蓝河有些为难地看着他,静了半晌,末了叹了口气,一转身就消失在叶修的视线里。

他追到卧室外面,可蓝河和黑猫都失去了踪影。

 

叶修无功而返,关于蓝河的事他一直瞒着肖时钦和孙翔,这一次也不会例外。他的直觉告诉他有些事是针对他个人的,避开了身边的同伴却对他无孔不入连梦境都不肯放过,一切绝非巧合,却缺乏一个合理的解释,所以他只有耐心等待契机出现。

而肖时钦他们总算带回了好消息,重赏之下果有勇夫,有个猎户答应带他们去找一找商队遇袭的地方,约好三天后动身。

“会不会有诈?”肖时钦向来谨慎。

“这还真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啊。怎么,怕了?”

肖时钦不好意思地低了头。

孙翔在旁边道:“不如你留下,我和叶修进山。”

“那也一样不安全,”肖时钦苦笑,“还是一起行动吧。”

 

这一晚叶修没有再等梦魇出现,在肖时钦和孙翔睡熟后他就神不知鬼不觉地出了门。

往河滩的方向走,他隐约听到前方传来飘渺的歌声。

似是哼唱,调子古朴,悠远空灵。

河水中那不知名的力量因这歌声而衰弱下去,不再徘徊在他意识里哗哗作响。

他猜到那是蓝河——声音有些相似。但再往前走,歌声骤然止歇,离河滩很近了,那股力量愈发强盛,带着冰冷的恶意,他不由得想起昨晚被看不见的“怪物”拉进水中的感觉。

那东西……想要他的命。

但在蓝河出现的时候,这股力量又会收敛起来。

“你躲着我?”他放开声音向河中喊去,却不敢靠得太近。那力量似乎不能离开河水太远,至少在岸上就很难伤害到他。

“喂,蓝河!我来陪你聊聊天而已——你躲起来多没意思。”

他随意地坐在地上,千机伞放在膝上。

“你今天为什么要救我啊?不会伤害我?你答应谁了?我吗?——哎你对我这么好,我真感动。”

“那只猫你认识?本事还挺大……该不会你们兰溪镇的东西都成了精吧?”

“蓝河,蓝河?别装死呀!”

“你要是打定主意不理我,我可就往这河里跳了。再发生昨天那样的事也没关系吗?”

说着叶修就站起来往河边走,果然听见蓝河的声音从不远处的树丛里传来。

“你这人真麻烦……”他还是那身装扮,衣服像是多余地挂在身上,在月光下带着朦胧的光。

“哟,出来啦?”

蓝河拢了拢自己耳边的碎发,站得离他远远的,“找我有什么事?”

“你今天帮了我。”

“所以呢?”

“要我以身相许吗?”

蓝河退了一步。

叶修朗声笑了起来。“哎,逗你呢。我这个人啊,钱可以欠,人情从来不欠,你说说看,我能帮你做点什么?”

“马上从我眼前消失——如何?”

叶修摸了摸下巴,“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刚才唱歌挺好听的,再唱两句吧,我听过了就走。”

蓝河无奈道:“以后都不许再来找我了。”

叶修这倒是答得痛快:“行,至少没事闲着不来。”

“那好吧……”

“等等,在那之前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个……是个什么?”

“随你怎么想。孤魂野鬼,妖魔鬼怪,对我来说没有区别。”蓝河远远看他一眼,明知不该心软,但或许是这个人勾起了自己尚且为“人”时的记忆,所以对他始终下不去手。

——日后,定会后悔。

他一跃投身于河水中,却没有激起半点水花。

然后那歌声又响了起来。

真好听啊,叶修满足地想,好听得不像是人类的声音。

 

那之后的事,他全然没有记忆。

仿佛只是一晃神的功夫,肖时钦担忧的脸出现在视线里,紧接着又挤进一个孙翔。

“叶大人!”肖时钦用力捏着他的肩膀,有点痛,他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已是白天了。

“你可算醒了,”孙翔也松了口气似的,“睡了足足三天!”

叶修一怔,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


TBC

评论(9)
热度(93)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