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全职高手/叶王】昨日之阱 - 2

黑帮背景年下攻年龄差OOC注意!

叶神,请查收你的生日礼物,我把老王打包送到门口了!

传送门:第一章


----------------------------------


王杰希鲜少向人提起他加入知秋会的原因,陈词滥调,无甚新意。但他时常记起被叶祯带回这栋房子的第一天,两个一模一样的小男孩坐在沙发上,穿着一样的背带裤和一样的白衬衫,一个红领结,一个蓝领结。哥俩人手一个魔方,在他走进玄关的那一刻,齐刷刷地抬起头看过来。

“就是他们了。”叶祯在人后没有大家长的架子,随手把外套挂起来,带着小年轻往屋子里走,“叶修,叶秋,双胞胎,七岁。”

他把人领到儿子们跟前,弯下腰说:“这个大哥哥,以后是你们的家庭教师。你们——哎,听不听话无所谓,别太欺负他啊。”

王杰希没来由地一阵紧张。

叶祯交待完这两句就转身进了办公室,留下刚刚成年、还是个半大小子的王杰希站在原地跟这两兄弟大眼瞪小眼。

“那……谁是哥哥?”王杰希尽量放轻声音试探着问。

红领结的小男孩突然跳下沙发,把手中搞得一团乱的魔方不由分说地塞到他手里。

“给你,这是任务,我会回来验收的!”

说完一溜烟地跑出门去了。

留下蓝领结的男孩哭丧着脸叫起来:“哥哥大坏蛋!”

来到叶家的第一天,王杰希陪着叶秋在沙发上转了一下午魔方。这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没过多久就把他们兄弟俩那点事全都给王杰希交了底。到晚饭时间从后门钻进来一个小泥猴子,后面跟着一脸无奈的园丁老李。

晚上他坐在自己的新房间里不知所措的时候,洗过澡换上了干净睡衣的叶修偷偷摸进来,拿着拼好的魔方,眨着眼拼命打量他——

“喂,你叫什么名字?”


王杰希走过客厅时,看到叶修大喇喇地坐在沙发上看书。年轻人换下了那身皱巴巴的西装裤和衬衫,穿着松松垮垮的运动衫,一边翻书一边打哈欠。

“没兴趣就不要看。”王杰希随口说。

叶修放下书,视线黏在他身上:“不看不行,是账本。”

王杰希冷冷:“那种账本看了也没用。”

“是你的账本。”叶修把它放在茶几上站起来。

王杰希停下步子,敛起眉峰一眼扫过去——那的确是自己亲手做的账本,并不是对外应付税务和警察的那种。

“……你怎么找到的?”

叶修抻了个懒腰:“因为我了解你。”

“是么,”王杰希也不生气,摆摆手转过身去,“那就好好看,记得放回去。”

“我说,王老师——”叶修在身后拖着长音叫他,“你就不想知道我这些年在外面做了什么?”

王杰希回过头,朝着账本抬抬下巴:“你不是小孩子了,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你明明很清楚。”

叶修眯起眼睛,双手插在口袋里:“那么你呢?你又要去做什么?”

王杰希穿着格外正式的西装套装,手里提着公文包,西服肋下有一块不规则的凸起——那是他不离身的伯莱塔M9。

“如果你希望我不再过问叶家的生意,最好成长到能够将这些事情全部接手,”他低头看看手表,只剩下几分钟余裕了,“否则就只是在妨碍我的工作,对彼此都没有益处。”

“我会的。”叶修站直了,脊背挺拔地平视他,“我会让你明白,你不是这个家的管家——”

王杰希一挑眉。

“——也不再是我父亲的秘书。”叶修大步走向他。

那我究竟是什么?

王杰希看着他迫近的脸孔,听凭那些细碎的吻落在自己干燥的唇上。

叶修甚至顺手替他正了正领带。

“路上小心,早去早回。”


王杰希的秘书生涯是从一次刺杀开始的。

双胞胎九岁那年,他还在应付大学里的最后一年课程,傍晚从学校回到别墅,叶祯外出还没有归来。他像往常一样陪双胞胎吃晚餐,例行检查功课,然后催促他们上床睡觉。

他是被夜半的枪声惊醒的。枪声很近,仿佛就在围墙之内,很快演变成一场枪战。他光着脚弓着身子紧贴墙壁,跌跌撞撞地摸黑冲进双胞胎在隔壁的卧室,隐约看到两个紧紧抱在一起的小小身影。

“别怕,来。”他脱口而出,才意识到自己声音颤抖。但是他咬着牙根把双胞胎揽进怀里,连推带搡地带出卧室,按着他们的头把他们塞进四面封闭的杂物间。

“不要出声!”王杰希用力关上门,把自己留在外面,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飞奔回自己的房间找出叶祯给他的柯尔特手枪,双手握紧枪托强迫自己不再颤抖。他知道如何扣动扳机,可在此之前从未瞄准过任何一个目标。

该死,该死,我得学会这个。我早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他听着院子里的枪声,心跳如擂鼓。家中的女佣在楼下惊声尖叫,伴随着抽泣声,令他更加不安。

但我得做点什么。

他无助地想,又回到藏着双胞胎的杂物间外,贴着墙根坐下,持枪的手紧紧贴在胸口,默默地在心里数数。

当他数到四十七时,枪声彻底停了。

保镖们很快从楼下跑上来确认屋内的安全。他拉开杂物间的门,看到咬着自己的手指紧闭双眼不敢出声的叶秋,和抱着弟弟的肩膀、目光在黑暗中微微发亮的叶修。

“好了……没事,没事了。”王杰希松了口气,跑回房里拿了一条毯子把两个孩子裹在一起,将他们带到客厅,吩咐女佣去热两杯牛奶。

十几分钟后叶祯赶了回来。孩子们被送回房里休息。又过了一个小时,已经是后半夜了,王杰希第一次在这个家里见到本家的客人。

叶宏是被连夜从本家叫过来的,匆忙之中头发还乱翘着,眼神却是异常清醒。叶祯将王杰希叫到会客室,当着叶宏的面把晚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所以,老四,我在想,也差不多该下定决心了。”叶祯叹了口气,“我打算把阿秋送出国去。”

叶宏一愣:“那么,阿修呢?”

叶祯沉默了,剪开一支雪茄,点起来静静地抽着。

站在一旁的王杰希感到不自在。这是叶祯头一回在自己面前谈论起家族事务,他认为自己已经完成了必要的工作,现在最好离开。但叶祯不说话,好像要他留下来似的,这让他更加无所适从。

雪茄的烟叶缓慢地燃烧着,会客室里很快就充满了呛人的烟味。王杰希被熏得昏昏沉沉,再加上通宵的疲惫,让他几乎抬不起眼皮。

但这时叶祯突然看向他。

“你明年就该毕业了吧?”

王杰希下意识地点头。

“那么,我想你会是个不错的秘书,”叶祯吐出一团烟雾,将大半支没抽完的雪茄用力按进烟灰缸里,“你不会令我失望的,是么?”


再去回顾自己是如何成为叶家的一员,无非是些不值一提的缘由。电影和小说里总是会有这样的故事,走投无路的少年接受黑帮的恩惠,或是自愿或是被迫,最终成为帮会的一份子,都像是命中注定。

但那一刻王杰希清楚地意识到是什么让叶祯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叶家的办事效率高得惊人。仅仅在一周之后,叶修甚至没有机会好好同弟弟道别,对他来说只是在放学后去玩了一会儿足球,就被告知叶秋已经离开了这个家。

在等待叶修回家的时候王杰希想了很多种安慰的说辞——准确地说,是很多谎话。这也是叶祯所默许的。但叶修从进家门开始一言不发,没有质疑也没有吵闹,只是安静地吃饭、做作业、洗澡睡觉。王杰希憋了一肚子话,最后都烂在心里。

直到半夜时,叶修敲开了王杰希卧室的门。

小男孩穿着小熊睡衣抱着枕头站在门口,声音很轻但清晰:“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吗?”

王杰希不懂如何拒绝。

于是他在黑暗中侧过身去,感觉到背后有一具小小的温热的身体紧挨着自己。

许久之后叶修终于小声说:“我知道的,父亲把阿秋送到安全的地方去了。”

王杰希没有作声。对一个九岁的孩子来说,无论说些什么都太残忍。他甚至没有办法告诉他,他不是一个人被选中,不是一个人被困在这个家里。

可他们不是同伴。

“喂,我说,”叶修从床上坐起来,“你可以教我用枪吗?”

王杰希闭着眼睛,甚至没有转过身。

“为什么?”

“我要保护自己,保护这个家,保护父亲,”男孩顿了顿,末了在王杰希肩上拍了一下,“我也会保护你的。”

王杰希在黑暗中无声地笑了。

“再过两年吧,现在你还太小。两年之后我教你用枪。”

“骗人,你敷衍我。”

“你还有别的选择吗?”王杰希把被子拉过脖子,“现在睡吧,把你枕头底下那玩意儿收起来——我可不想半夜被人捅刀。”

叶修咬住嘴唇。他看着王杰希不为所动的脊背,不情愿地把藏在枕头里的军用小刀取了出来,重重地放在床头柜上。

“你等着瞧吧……”男孩在他背后小声嘟囔着,很快呼吸声平稳下来,继而变为轻轻的鼾声。

而王杰希睁开眼睛,在黑暗中握紧了右手。


两年后叶修收到了他的十一岁生日礼物——一把崭新的格洛克21手枪。

“王秘书会教你,”叶祯把礼物推到儿子面前,“他在这方面差不多是个无师自通的天才。”

叶修捧着礼物抬头看向王杰希,而后者坦然地望回去。

从那之后王杰希教过叶修很多东西。他答应过的事从没有食言。

从那之后叶修始终把这支格洛克放在枕头下面入睡,但再没有被夜半的枪声惊醒过。


“先生——先生?”

王杰希猛然从浅眠中醒来。他正坐在车上,开车的是他的下属刘小别。天色已经完全暗了,车子飞驰在公路上,零星有几点雨丝划过车窗。

“我们马上就要到了,先生。”刘小别提醒他。

“不要那样叫我,”王杰希轻轻按揉太阳穴,“即使在人后也不要。”

“可是我们都很尊敬您——何况以您的能力根本不应该做一个秘书。现在老大不在了,何来没有老板的秘书呢?他们该给您升职。”

“这不是你该多嘴的事。”王杰希严厉地说。

刘小别缩了缩脖子。

“让你放的线,都派出去了吗?”

“是的……都是可靠又能干的弟兄。”

王杰希“嗯”了一声。很快车子就停在别墅大门前。王杰希下了车,摆手拒绝了刘小别的伞,冒着小雨走进家中。

叶修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背对着他看电视。

“真是忙人啊,王秘书,”年轻人听到响动,从沙发靠背上仰起头,眯着眼睛勾起嘴角微笑,“有没有替我向堂叔问好?”

正在脱外套的王杰希一愣。

“你监视我?”

叶修竖起食指摇了摇:“准确地说,是监视他。听说你和他在生意上有些……分歧?”

王杰希没有答话,换上拖鞋大步走进客厅,关上了电视机。

“你还知道些什么。”他盯着叶修的眼睛。他早该想到的,叶修绝不会毫无准备地回到这个家。

叶修把双肘支在膝盖上,身体前倾。

“只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比方说,我那位暴脾气的姑姑并不像她看上去那么讨厌我,而我那做生意很精明的堂叔其实巴不得我消失。至于四叔嘛,他这个二当家的位子早就名不副实了,也差不多是时候放手一搏了吧。”

王杰希平静地听着,缓缓地吐了一口气。

“虽然各怀鬼胎,但他们还不至于对我父亲下手。”叶修的声音沉下来,“是外面的人做的?或者另有内鬼?这座城市已经多少年没有帮会首领死于暗杀了?为什么……为什么是他?”

“你四叔正在调查。”面对一连串的质问,王杰希只是摇头,“不能让这件事成为一场以复仇为名的帮派火并,其他家族也不会希望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局势毁于一旦,万一有什么差错,叶家会成为众矢之的,就连警方也不会坐视不理。所以调查只能秘密进行,以你现在的身份不宜过问。”

“我的身份?”叶修冷笑起来。

“叶家现在需要的不是一个为父报仇的少爷,”王杰希抬手揉乱了他的头发,感觉他梗着脖子对抗着自己的手掌,“你只有成为真正的继承人才能将叶家——将你自己,从这片危险的沼泽中拉出来。”

叶修昂着头,目光仿佛要在王杰希身上烧出一个窟窿。

王杰希近乎残酷地押上最后一块筹码:

“你不会令我失望的,是么?”


再没有比这更卑劣的事了。

王杰希赤裸着站在花洒下冷静地想。

你明明可以远离这一切。你不该选择回来。你和我不同,你的双手还是干净的,你还没有被钉在十字架上。

可是你回来了,在最危险的时候,以那么张扬的姿态,让所有人都知晓,你将为死去的人复仇。

于是你现在也是一只困兽了。

王杰希仰起头,让水流从头顶一直冲刷到脚底。

——你现在和我一样了。


挂钟敲响午夜十二声,王杰希悄无声息地推开了叶修卧室的门。

在他关上门的那一瞬,一支格洛克21手枪顶住了他的后脑。

青年站在门后,屋子里那样黑,只能勉强看清他持枪的轮廓。

王杰希无辜地举起双手:“你还是老样子,离开这把枪就睡不着觉。”

黑暗中传来叶修的呼吸和轻笑。年轻的身体带着焦灼的热度从背后靠近王杰希,他闻到与自己相同的沐浴液的味道。格洛克贴着他的脊柱缓缓下滑,持枪人用力抵着他的腰眼迫使他往前走。

在跌入床垫之前,王杰希听见那个声音贴在耳边说:

“你是知道这一点才来的,不是吗?”


TBC


【下一章】


注:黑帮里的“先生”算是个尊称,一般用来称呼头目(或者小头目)。但老王的身份只是秘书,没有实权,所以他不让刘小别叫他“先生”。

推荐一本《黑手党百科全书》,像工具书一样好用~

另,如果从这篇文里看到《教父》(麦克和汤姆)、《忧郁之朝》(主角组)的套路,大概是正常现象。

评论(19)
热度(502)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