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绿墙山

call me 绿墙山

善用导航
LOFTER站内转载不喜
不提供文包下载
请勿进行无授权的二次上传

【全职高手/叶王】昨日之阱 - 3

安全驾驶,文明出行,希望交警同志不要来我这儿执法。

传送门:第一章  第二章


---------------


格洛克21被重重地放在床头柜上。伴随着那声钝响,王杰希仰面倒在枕上。

叶修按着他的肩膀,他搂着叶修的脖子,亲吻连绵不绝地落下。他肆意地撕扯着叶修睡衣上脆弱的扣子,但叶修很快捉住他的腕子,用力压下去。

“让我来。”

叶修直起身子兜头把睡衣脱下来丢到地上。

王杰希借着窗外昏暗的一点灯光,仰视年轻肉体美好的轮廓。他任由对方解开自己的浴袍。浴袍之下他不着寸缕,一切袒露无余。他感到叶修的视线从上方落下代替双手在自己身上逡巡,像刚刚射击过的枪口,又像是一把锋利的刀。他被那视线扫射着,肢解着,灼烧着,甚至不必看清对方的双眼,也能捕捉到情欲的热度。

“我想起七年前……”叶修拨开他额前的碎发,弓着身子蜷在他身上,嘴唇贴在他耳后,“如果不是被父亲撞破……你早该是我的。”

王杰希把手指插进他发间,语气近乎温柔:“你知道,时间只是无关紧要的事。”

“胡说。”叶修粗暴地啃咬着他的嘴唇把剩下的话语融化在彼此的呼吸里。

于是王杰希不再说话了,隐藏在暗中的脸孔只余一双眼睛微微发亮。在他的小腹上方有一把半硬的带着弧度的刀,随时都会剖开他的肚子。

叶修伸长手臂从床头的抽屉里翻出润滑和套子,杂物东倒西歪叮叮当当地响。当沾满润滑液的手指探进去的时候王杰希还软着,叶修皱了皱眉,用另一只手握上去,又去亲吻他的锁骨。

“告诉我怎样才能取悦你,”叶修的语气中带了些许刻意的恳求,“既然你教过我那么多事……也不在乎多这一件。”

王杰希没有回答。他用掌心摩挲着叶修的后颈,身体毫无戒备地向他敞开,放松而任性。但他的某一部分回应了叶修的爱抚,缓慢而确实。他们交换更多的亲吻,叶修不断在他的锁骨和胸口用唇齿留下印记,王杰希则给予恰到好处的喘巛息。

“看着我。”叶修灼热的刀刃抵在轻微抽动的穴巛口。他扳正了王杰希的脸,望进那双沉静的眼中。

王杰希在看着。他瞳孔中决然地映着叶修的影子,尽管黑暗吞噬了一切细节。他用膝盖蹭了蹭叶修的腰胯。

“现在……不然你就没机会了。”

这微哑的声音终于成为压垮叶修心底防线的最后一击。

他放弃理智和耐心毫不怜惜地顶进去。王杰希温暖、柔软而湿润地接纳他,包裹他,浸没他,悠长的叹息缱绻地勾连住他的魂魄,在激情之外不可思议地营造出一种久别重逢舒适感,在短暂的一瞬他几乎缴械投降。

他不得不退出一些,调整呼吸再次进入,浅浅地游走在快巛感边缘。这几乎算得上是某种刑罚。他喘着粗气,报复般地撮弄着对方硬而湿滑的欲巛望。

王杰希。

他在心里念着这个名字,或许也在某一刻从嘴边滑落。他不再压抑自己的冲动,毫无章法地横冲直撞。他感到身下人夹紧了双腿收紧了腰腹,比起索取,更像是一种催促。可他是更加焦虑的那一个,长久以来的欲念比任何时候都渴求一个出口。他扣住王杰希的手指,一遍遍地亲吻那握枪的手茧,然后把自己的手指塞进他温软的口中。

他想王杰希,王杰希你告诉我这一切该怎么结束。


王杰希闭着双眼,仿佛仰面躺在海边的沙滩上,潮水冲刷着他的身体,带着强有力的律动涌进他的血管,将他的四肢连同心脏全部填满。他耳边又响起沙沙的白噪声,是潮汐,是梅雨,又或是停驻在他生命里某个挥之不去的影子,长久以来在他身后如影随形,此时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形状。

叶修伏在他身上,精疲力竭,发出野兽般的低吟。

他双手穿过叶修腋下,把人抱在怀里。

叶修的脸埋在他肩上,呼吸沿着他的颈动脉钻进他的身体。他轻抚着叶修汗湿的短发,扭过头看向窗外。

“原来真的下雨了。”

王杰希喃喃,随后就这样沉沉睡去。


次日早晨,叶修是被拉开窗帘的声音叫醒的。继而他听到地板上的脚步声,院子里鸟儿的喧嚣,晨光明亮地落在他的脸上,这是个雨季里难得的晴天。

王杰希一丝不挂地站在床边。

这景象让叶修迅速从倦意中醒来。他第一次如此清晰地看着王杰希裸露的身体,一瞬间惊讶于自己对它长年来的想象过于天真地偏离了方向。匀称的体格,修长的四肢,经过锻炼的纤长而紧致的肌肉,甚至两股之间未经善后的情事余韵,都不及那一身旧伤痕来得醒目。至少有三枚子弹、五处刀伤曾经侵犯过这具成熟的肉体,右肩的贯穿伤尤其触目惊心。和这些相比,叶修昨晚留下的斑驳吻痕根本不值一提。

王杰希注意到他正看着,坦然转过身,把皱巴巴的浴袍潦草地披在身上。

“早晨好。”他的男人这样说,眉目间不见分毫昨夜的温存。

叶修揉了揉脸,心想这究竟是哪里不对。

“你可以再睡一会儿,我还有事要处理。”王杰希随手把额发抓到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就这么走了出去。

叶修在房门关上的响声中叹了口气。

乱成一团的被子,皱巴巴的床单,随手弃置的安全套,还有床头那把格洛克21——他想我没有做梦,这糟透了。

他终于意识到在离家的七年里自己的时钟不过徒劳地重复着过去的时光,但王杰希并不。

他烦躁地翻出烟盒和打火机,狠狠地吸了几口,无可奈何地苦笑起来。

——去他的禁烟令。去他的王杰希。

他抓起手机,拨通了魏琛的电话。


“老魏,是我……告诉一帆在老地方见。”


*******************


乔一帆是个不起眼的年轻人。个子不高,长相虽然还算清秀,但平凡的衣着和发型让人不会去注意他的脸,是那种混在人群里一眨眼就找不到的隐形人。

这也正是他最大的优势。

叶修与他约在一家不起眼的咖啡馆,相对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叶修随意地点起烟,乔一帆捧着一杯不起眼的拿铁咖啡。

“很久没有这样直接见面了吧,”叶修弹一弹烟灰,“都还顺利吗?”

乔一帆点头:“是。您吩咐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

“说来听听。”

他从夹克内侧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推到叶修面前。

照片里的主角是一个留着小胡子的微胖的中年人,正从轿车上走下来,在他旁边有个年轻姑娘亲昵地挽着他的手臂。

叶修一挑眉梢:“是他?老爷子和唐家走得这么近吗?”

“大约从三年前开始,叶家和唐家有些暗中往来。当时的五大家族中,这两家实力最强,关系一直很紧张。但令尊似乎试图与唐家达成某种默契,甚至瞒着本家与对方密谈。从我掌握的情报推测,就在两个月前,两家终于达成了共识,并且令尊遇刺的那晚,主办晚宴的正是唐氏。”

叶修用手指轻轻敲着桌上的照片,有一下没一下地嘬着烟:“嗯……继续。”

“在令尊遇刺之后,与唐氏的往来就断了。我想这是因为本家的干事有一半还被蒙在鼓里,而另一半也并不支持。”

“说具体点。”

“二当家。”

“呵,四叔啊,他和楼氏有交情吧?如果要选择一方外部助力,与唐氏从头开始接触当然不如直接和老朋友打交道。”

“是,您了解得很清楚呢。”

“我朋友多嘛。”叶修吐着烟,身体向后靠去,“那么,唐家对我父亲遇刺的事有什么反应?”

“没有反应。唐氏负责与令尊接触的人,在那之后再也没有过联络。他们或许打算终止合作,毕竟这件事最初就是由令尊提出来的。”

叶修捏着半截烟蒂,眼看着它烧到底。

“听你的意思,我们这边也有一个接头人?”

乔一帆微微迟疑了一下才说:“虽然还没有确实的证据,但我想……”

叶修把烟头用力按进烟灰缸里。

“我知道,”他吐了口气,“是王杰希。”


傍晚时王杰希从外面回来,提了一箱新鲜的樱桃,用清水洗过之后再用冰块镇上,放在浅绿色水晶玻璃的果盘里摆在餐厅的桌上。

叶修随手拿起一颗丢进嘴里。

“听说你今天出去了。”王杰希转身去给自己泡茶。

“是啊,每天都呆在家里多无聊,我去听了些有趣的故事,你想不想听一听?”

王杰希没做声。

叶修在果盘里挑挑拣拣,拎起一颗畸形的连体果,咬在齿间,走过去从背后抱住王杰希,右手从他腋下穿过,按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扳过他的下巴,把樱桃送进他口中。亲吻混着樱桃清甜的汁水在唇齿间流连,樱桃核被舌尖推搡着兜兜转转,最后被叶修无所顾忌地吞了下去。

连同王杰希温热的舌。

“我要你帮我一个忙,”叶修的嘴唇离开他,用指腹擦去他唇边淡红的汁液,温柔得好像在说着最亲密的情话,“替我安排与唐氏的会面,越快越好,不要让别人知道。”

王杰希的眼神变了。

叶修看着他的眼睛发笑。如果本家那些人见过这样的眼神,他们恐怕不会让王杰希活过明日正午。

“我知道那件事不是唐氏做的,”叶修双手捧着王杰希的太阳穴,拇指揉开他眼角的细纹,“但唐书森是个过分精明的人,他不会在我父亲死后冒险继续与叶家的合作。所以我需要重新建立起他的信任,你明白要如何去做。”

王杰希的确明白。

他掰开叶修的手,转身继续去泡他的铁观音。当他再次面对叶修时,他眼中的利刃已经不着痕迹地收进刀鞘里。

“你面对唐书森没有胜算,但是再精明的人也有软肋。”他的手顺着叶修的侧颈向胸前滑去,从衬衫的口袋里抽出那张照片——照片里的中年人望着挽住他手臂的年轻女孩,那神色对于一位黑道首领来说过于柔和了。

王杰希把照片放在餐桌上。

“他的独生女现在掌握着唐氏一半的产业,迟早会成为家族的掌权者。我会安排你和她见面,如果你能赢得这位公主的好感,唐书森很可能会改变主意。”

叶修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王杰希在他身上飞快地打量了一下。

“不过在那之前,你需要一套新西装。”


TBC


【下一章】


就说老王不是那么容易搞定的,搞定了我还写什么呀!

老规矩,追连载可以订阅底下那个 #昨日之阱 tag哈~

话说我其实无所谓热度多点少点,但是最近都收不到评论宝宝快寂寞死了。

评论(71)
热度(477)

© 太阳照在绿墙山 | Powered by LOFTER